Home亞洲[貨殖列傳] 誰是受害者?

[貨殖列傳] 誰是受害者?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t;h3>「經濟制裁」二三事

歲次甲午的2014年,勾起福爾摩沙島上無限的感傷與回憶;對西方世界來說,一次大戰的百年紀念活動,更是提醒世人時刻莫忘遍地烽火的血腥點滴。你、我都應該感恩惜福,期盼不再有戰雲密布下的無辜死傷,願人人都能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一次大戰帶給人類社會的影響難以計數,最直接之一是在眾敗俱傷、痛定思痛之後,由當時的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Thomas Woodrow Wilson)為首,大力催生出體現國際合作主義的第一個跨國組織-國際聯盟(Origin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1920年成立於瑞士日內瓦),主張以合作與談判和平處理國際糾紛;如遇僵局難解者,則改採經濟制裁取代武力對抗。

國際聯盟 來源:Wiki http://ppt.cc/vJeD

國際聯盟
來源:Wiki http://ppt.cc/vJeD

在國聯的努力之下,曾分別在1921年與1925年透過經濟制裁,成功迫使南斯拉夫停止侵略阿爾巴尼亞,及制止保加利亞與希臘間的邊境衝突。此後,經濟制裁就被視為「不流血的戰爭手段」,廣泛應用於國際爭端之中。(但缺乏約束力/制裁機制的國聯,在處理大國衝突或爭議事件上,卻多顯得力不從心、甚至是軟弱無能,最後在喪失會員國的集體信任下無疾而終,第二次世界大戰也隨即爆發。)
事實上,經濟制裁(或封鎖)的歷史源遠流長,從西元前七百年的「春秋第一相」管仲開始,就知道經濟戰的妙處無窮。他為助齊桓公成就霸業,曾派出一批齊商,到楚國市場上高價收購活鹿,煽動楚人棄農獵鹿,一年下來,雖然楚國財富盆滿缽盈,卻放任千畝良田荒蕪、蔓草叢生,隨後齊國更通令各諸侯國禁止與楚國通糧貿易,一時間楚國陷入錢銀滿手,卻無米粟可買的空前饑饉,大批楚人紛紛出降齊國,楚成王無奈之餘只好遣使求和,承認齊國的霸主地位,堪稱古今中外透過市場手段兵不血刃、遠邇來服的第一人。

齊桓公與管仲 圖片來源:http://ppt.cc/JJcV

齊桓公與管仲
圖片來源:http://ppt.cc/JJcV

不過,隨著時代演進,經濟系統漸次發展出如有機體般的複雜樣貌,各國的金融互通、貿易往來等商業活動,陸續交織成為「剪不斷、理還亂」的綿密結構,使得經濟制裁(或封鎖)的成功率每況愈下。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研究,從一次大戰(1914年)至1973年間,約有44%的經濟制裁奏效,但到了1973至1990年間,成功率驟降至24%,某種程度顯示身為經濟制裁大戶的美國,其霸主地位已逐漸日薄西山。

以「經濟制裁」為主軸的新冷戰

到底經濟制裁有沒有用?為何大多數制裁總是功敗垂成?若干制裁國甚至落得「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淒慘景況?

撇開大欺小、強凌弱、富壓窮等極端案例,以近來美歐日聯合制裁俄羅斯為例,由於俄羅斯屬於自然資源豐富、國族意識強烈的巨無霸國家,美歐陣營試圖以「群起圍攻」的戰略方向大致無誤,但戰術是否精準、能否直指要害則有待商榷;再加上俄羅斯手中籌碼不少(世界第五大外匯存底國-4,783億美元,總資產近1.5兆美元),「遇強則強」的態勢明顯(美歐宣布制裁措施後,俄隨即反擊,宣布禁止進口歐美糧食),雙方對峙情勢漸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殊不知在高舉貿易壁壘的層層阻礙下,受害最深、影響最鉅的是各國中下階層的無辜民眾…。

影響經濟制裁效果的因素很多,其中最關鍵者莫過於眾制裁國是否能團結一致、齊心禦敵,以壓迫俄羅斯因巨大經濟損失而低頭,放棄進一步染指烏克蘭。

分析目前已宣布的制裁措施,俄羅斯經濟重創勢難避免,資金外逃、貨幣貶值、股市慘跌、通貨膨脹的情況愈演愈烈,今年以來的俄國股市跌幅接近兩成,在世界各主要股市中表現最差;同時期的盧布對美元匯率也暴跌約一成;資金外流金額高達750億美元;七月最新通膨率為7.5%,仍高於年度預測的6~6.5%區間。為此,俄國央行今年已三度升息,將基準利率調升至8%的高水準,與印度同居世界第二,僅次於埃及的9.25%。影響所及,俄國官方也將今年的經濟成長率下調至0.5%,改寫近十四年來的新低記錄,明年甚至有可能陷入衰退。

 

俄股指數與通膨指數
(蘋果越大表示越貴;八月數據尚未出爐)
來源:洞見團隊編製

這樣的經濟壓力不可謂之不大。但克林姆林宮顯然「吃了秤砣鐵了心」,寧可祭出反制裁的嚴厲措施,加深自身的糧荒與通膨疑慮,也不願鬆口退讓、失了帝國臉面。

假使僵持進一步升級,說不定會衍生若干變化,一是加速俄羅斯經濟結構升級轉型,擺脫目前在全球經濟迴圈中,處於能源原料出口國的低階地位。就像當初法國拿破崙針對英國實施「大陸封鎖令」、窒息英國經濟,最後卻迫使英國積極發展海外殖民地事業,成為十九世紀輝煌一時的「日不落國」。

事實上,俄羅斯也確實已往「脫歐入亞」方向前進。適逢新興亞洲經濟實力崛起,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積極為力抗美國重返亞洲(或說因應美國的圍堵政策),向俄羅斯伸出友誼之手。雙方不僅剛剛結合其他金磚國家,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BRICS Development Bank)相互支援;簽訂價值超過4,000億美元、歷經20年談判的天然氣供應長約;俄方更開始增持黃金、拋售美元、改抱港幣,以有效降低與西方國家間的依賴與連結。

 

金磚國家 資料來源:http://ppt.cc/UA-y

金磚國家
資料來源:http://ppt.cc/UA-y

還有一種機率甚低、沒人想見到的最差情況(卻也沒人敢保證不會發生):俄羅斯堅不退讓,美歐等國制裁力道不斷加強,俄在內外交逼下只好奮力一搏,以軍事武力解決經濟困境。難保不會如二次大戰期間(1939年),美、英、中、荷聯手對日本進行經濟制裁,孰料日本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在1941年偷襲珍珠港,全面與上述各國宣戰開打,一舉將「不流血戰爭」轉化為流血戰爭。

到底制裁了誰?懲罰了誰?

更教人不敢樂觀的是:各制裁國其實並非眾志成城、齊心協力;反而心中自有盤算、同而不和,使得理應為全面封鎖的天羅地網,卻處處存在減損效果的例外與漏洞,例如法國與俄羅斯間的既有軍售合約(價值12億歐元)得如常執行,不受經濟制裁影響;還有,歐盟雖宣布禁止五家俄羅斯銀行在歐洲資本市場進行融資活動,但這些銀行的歐洲分支卻不在此限等。

造成這種各自為政的主因是:經濟制裁是把雙面刃,違反國際貿易中的「比較利益理論」(Theory of Competitive Advantage),無法透過自由貿易的好處,集中生產並出口各國具有「比較優勢」(成本低、品質好)的產品,進口其具有「比較劣勢」的產品,進而喪失發揮市場效率、促進整體效益最大化、創造雙贏局面的機會。

歐俄貿易 來源:洞見團隊繪製

歐俄貿易
對歐盟而言,俄羅斯是歐盟第三大外貿國,
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大陸,去年歐俄間的貿易總額接近4,000億美元。
各國更有許多重要貿易項目與俄羅斯互有往來。
來源:洞見團隊繪製

例如出口禁運時,受制裁方不得不以較高價格向其他賣方購買商品,制裁方也因此失去了一個外銷出海口,導致雙方經濟皆蒙其害。反之在進口抵制的情況亦然。

對美國來說,由於美俄貿易額向來不大,去年僅260億美元,對俄實施經濟制裁的損失不大,自然可以大聲疾呼制裁必要,並為加強效果積極遊說其他國家(特別是歐盟)加入。但對歐盟而言,俄羅斯是歐盟第三大外貿國,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大陸,去年歐俄間的貿易總額接近4,000億美元。根據歐盟委員會預估,經濟制裁將使歐盟今、明兩年分別減少400億與500億歐元的外貿收入。如此密切的經濟關係,使得歐盟在制裁範圍與力道上,格外顯得瞻前顧後、猶豫不決。

以德國為例,有超過30萬個工作機會與俄羅斯相關,數以萬計的德國中小企業恐成為經濟制裁的最大受害者。德國知名經濟智庫Ifo Institution示警,受到烏克蘭危機的持續惡化與經濟制裁措施的波及,德國經濟恐從第一季0.8%的健康正成長,降低至第二季的零成長。俄國德國商會(German-Russian Chamber of Commerce)也估算,在俄羅斯的德國企業約有6,200家,投資額達200億歐元,一連串的制裁活動將使德國今年對俄出口減少17%,損失約為60億歐元。

至於其他歐洲國家,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資料顯示,法國是俄羅斯最大的債主,貸款金額約有540億美元,義大利也有300億美元,倘若俄羅斯經濟當真一瀉千里,歐洲債主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各國制裁受損比較表 來源:洞見團隊繪製

各國制裁受損比較表
來源:洞見團隊繪製

更何況,歐盟對於俄羅斯的便宜能源(石油與天然氣)依賴甚深。如果只是「找其他賣方、頂多買貴點」(放棄比較利益),問題還算好解決;但歐盟對俄的能源需求可說幾無彈性可言,短期內替代方案難覓(過去十年內歐洲的斷氣危機頻傳,尤以2006年與2009年為烈)。加上歐洲經濟仍處於元氣大傷的調養階段,這招七傷拳只要落點稍有偏差,就有可能使歐洲景氣重陷衰退泥沼。

簡言之,美歐日等國對俄羅斯的聯手經濟制裁,確實會影響俄國經濟成長與金融市場表現,但其強度仍不足以使普丁屈服,停止干預烏克蘭內政,且一旦時間無限期拖長,制裁國(尤其是歐盟)恐付出損人不利己的沉重代價。

人民才是受害最重的犧牲者

在眾制裁國貌合神離、歐盟投鼠忌器、中國又大開方便之門等諸多因素交互影響下,這種效果注定不佳的經濟制裁,最後極有可能因為成效不彰、徒增全球經濟紛擾、雙方互尋下台階後而不了了之,徒增街頭巷尾的談資一樁而已。

可,不流血的戰爭還是戰爭,不論制裁結果最終為何,雙方陣營在制裁期間的物價飛漲、經濟停滯,甚至是生計頓失的慘痛犧牲,全數盡由相關人民承擔,特別是那些缺乏當權者奧援與背書的社會中下階層。縱觀歷史前後三千年,從中國古代的春秋時期,到今時今日的歐亞大陸,走過無數城邦、王朝與國族輪轉,飽受景氣動盪、流離飢寒之苦者,永遠只有「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平民百姓。

縱觀歷史前後三千年,從中國古代的春秋時期,到今時今日的歐亞大陸,走過無數城邦、王朝與國族輪轉,飽受景氣動盪、流離飢寒之苦者,永遠只有「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平民百姓。 圖片來源:Flickr http://ppt.cc/9kIf 作者:Marc Brüneke

縱觀歷史前後三千年,從中國古代的春秋時期,
到今時今日的歐亞大陸,走過無數城邦、王朝與國族輪轉,
飽受景氣動盪、流離飢寒之苦者,
永遠只有「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平民百姓。
圖片來源:Flickr
http://ppt.cc/9kIf
作者:Marc Brüneke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