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全球[貨殖列傳] 國際政治經濟的系譜

[貨殖列傳] 國際政治經濟的系譜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看「貨殖列傳」的讀者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這個專欄明明主題是經濟,但政治的成份卻很多。其實筆者的視角,大多是根據國際政治經濟(以下簡稱國政經)的觀察途徑而來。「國政經」顧名思義,就是討論國際關係事務中,經濟與政治相互影響的議題。

更簡要的說,政治學討論的權力(power),經濟學討論的是財富(wealth),國際政治經濟討論的則是整個世界體系中,權力如何操縱財富,財富又如何滋長權力。因此,筆者希望透過檢視目前在學術界、實務界與民間媒體所採用的國政經視角,為讀者們爬梳各種論點。這些論點就像不同的透鏡,同一個事件用不同的透鏡觀察,往往會得出不一樣的結論,這也是國政經充滿爭議與有趣之處。

當前的國際政治經濟主要有三大流派,分別是現實主義(Realism)、自由主義(Liberalism)與反思主義(Reflectivism),其差異在於分析者所注重的面向。現實主義者認為權力才是國家追求的目標,經濟不過是一種資源或輔助手段,因此傾向將重要的經濟現象,視為角逐權力後的結果。但自由主義者卻認為,權力雖然存在,但經濟問題才是政治的核心,因此著重討論權力如何支持國家財富。反思主義則跳出權力與財富的範疇,認為兩者都是當權者壓迫人民的工具,應該思考如何解放這些限制,追求公平與正義。

而在不同的流派中,又有更多不同的視角,這些差異雖然使國政經在實務上繽紛多變,但在學術上卻始終無法發展成一個統整的理論。因此,我們有必要探討目前主要有哪些觀察途徑?讀者也可藉此選擇適當的透鏡,來發掘新的現象。另外,由於反思主義一派涉及的面向較廣,同時也是近來興起的潮流,因此筆者打算另闢一篇文章論述,故以下暫不提及。

首先,最早的一批現實主義者,同時是歷史學家或政治學者,他們探討的是治國之術(Statecraft),如何富國強兵,透過財富追求權力(或武力),是他們分析的焦點。這也衍生出了「綜合國力論」的分析,也就是判斷一個國家的強弱,不能只從軍事力量,國家財富與經濟影響力,也是分析的要點。例如,支撐17世紀荷蘭海上霸權的因素,不只來自於荷蘭的海軍,更深層的因素是荷蘭的銀行制度與全民持股,使軍事力量可以投射到東南亞,甚至在台灣建立基地。

在冷戰期間,中東的國際局勢紛擾,使得世界上出現多次的能源危機。這也使美蘇兩大強權,開始思考戰略性資源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因為一旦資源短缺,很快地就會造成國內的騷亂,以及軍事能力的下滑。因此,如何以軍事力量鞏固重要的資源產地與戰略要道,成為「戰略資源論」的分析特色。例如當代的俄羅斯為何要介入中亞、中東、東歐的內政,原因在於確保輸往俄羅斯的資源不至於斷絕,或是保障俄羅斯輸出的產品可不受影響。

而在冷戰過後,「貿易制裁論」逐漸興起,原因是世界貿易體系的成長,使各國間的經濟來往日益密切,貿易與投資的熱絡,連帶使本國發展受到他國影響。因此,如果要以軍事以外的手段逼迫一國就範,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隔絕於貿易體系之外,即便該國不服從,國力也會大幅衰退,如當前的北韓。而制裁論在近期也突變出新的手法,就是經濟勸誘(inducement)。國家可以透過投資借貸、簽訂貿易協定、或讓利,來影響對手國內的經濟環境,進而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政治情勢。相信這一點,台灣人都很清楚。

自由主義則是緣起於古典的政治經濟學,如亞當斯密、彌爾等人。他們主要探討的是政府如何促進經濟發展。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各國開始反思戰爭的起因,其中一項就是關稅壁壘。於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開始過國際制度的建立,來確保悲劇不再重演。這也就是當前世界貿易體系的起源,也是國際制度論者的基本立場。於是,開始有許多媒體與學者,研究各國如何透過國際制度角力,來達成所欲的經濟或外交目標。例如WTO的杜哈回合談判,世界就形成三大談判陣營,不同農業發展程度的國家,對於農業開放議題,各有不同的盤算。

但國際制度的分析途徑,卻也產生許多死角。例如許多經濟整合的成型,與國際制度沒有太大的關係,往往是國家的貿易談判與FTA策略產生效果。因此,「經濟整合論」者認為,政府透過外交政策與經營區域組織,追求經濟整合(如自由貿易、投資自由化等),以創造國家財富。此一途徑往往與經濟學者的研究整合,以一般均衡理論等總體經濟模型,分析經濟整合對國家生產、經濟成長率及進出口分佈的影響。對於經濟整合論來說,各國都會積極的追求財富,只不過由於權力與手段上的差別,而導致了不同的發展程度。

更有一派自由主義者,直接鑽進去國家內部,探討什麼樣的政策可以促進經濟發展。這也就是最常見於媒體或智庫的「產業政策論」,這些分析家相信經濟是靠權力推動的,更細緻地來看,產業政策有消極與積極兩種面向。消極的產業政策,就是透過各種租稅優惠或人口紅利、補貼等政策來鼓勵企業發展。積極面的產業政策則是透過規劃自由經濟區、投資戰略產業、引進或研發特殊技術等。這種分析多半參考國際經驗進行比較,或是將重點放在政府的規劃上,較少著墨國際趨勢的變動。

最後,這些分析途徑的介紹,不是用來給各位讀者吊書袋,而是鼓勵大家從國際政治經濟的角度,看待各種政經時事。尤其是近來在台灣興起的貿易自由化議題,除了數字的堆疊與過多的政治恐嚇,我們究竟還能發現什麼利益或損害?就像廣告常見的「投資理財有賺有賠,申購前請詳閱說明書」,在國際上,沒有什麼經濟行為是永遠獲利的,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說明書」,並藉此看清趨勢,才是我們在這個世界的生存之道。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