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貨殖列傳] 新平庸的可能破口

[貨殖列傳] 新平庸的可能破口

新華社照片,北京,2014年10月24日
    21國在京簽約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10月24日,21個亞投行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依次簽約。
    當日,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標誌著這一中國倡議設立的亞洲區域新多邊開發機構的籌建工作將進入新階段。
    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聲聲急的「一帶一路+亞投行」

圖片來源:http://www.aiibank.org

起因於歐洲國家競相掛號加入及兩岸間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著實在三月天的福爾摩沙撩撥起一湖漣漪。沉寂一段時日之後,上周一在中國福州舉行的「亞洲合作對話-共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作論壇暨亞洲工商大會」中,各國代表確立今年六月完成章程談判,及今年底前投入運營的初步期程。

毫無意外地,這個啟動「一帶一路政治經濟學」歷史大博弈的活水樞紐(亞投行),勢將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斷糾纏著你、我、台商、藍綠政客與整個台灣社會。

AIIB_logo

圖片來源:http://goo.gl/X1OED2

看不見未來的「新平庸」

可,這充滿大國角力與戰略競逐意味的「一帶一路+亞投行」,跟「新平庸」(new mediocre)又有什麼關係?

「新平庸」一詞,最早是由世界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Lagarde)於去年IMF年會中提出。她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成長很有可能已陷於「新平庸時期」,「未來五年,世界經濟恐持續疲弱」,主因是投資不足,加上低信心、低成長、低通膨所構成的惡性循環。

不久,我們的11A總裁也隨即拾人牙慧一番。彭淮南說,若干先進經濟體目前正面臨著低投資、低通膨、高債務及高失業率的困境,加上新興暨發展中經濟體的成長減速,使得全球經濟復甦力道疲弱,陷入長期成長低於平均水準的「新平庸」時期。

彭淮南

央行總裁彭淮南 圖片來源:http://goo.gl/VV8zHZ

簡言之,東西方的經濟專家大致形成一定共識:當前全球經濟的最大難處是需求不足,致使企業不敢大舉進行投資;最大困擾是資金過剩,容易誘發資產泡沫危機。在這種關鍵時刻,通常只能仰賴各國政府負起反景氣循環的重責大任,透過各種非常態方式刺激經濟復甦、擔任披荊斬棘的開路先鋒。

新平庸之可能解?

其實,IMF不僅點出目前困境,也試圖從宏觀角度提出若干放諸四海皆可一體適用的具體建議:第一是貨幣政策。以寬鬆銀根作為全球主基調,新興國家宜積極因應未來波動性增大的可能性(因Fed加息計畫)。二是財政政策。財政政策應偏擴張性,以便支持就業市場改革+有利經濟持續成長。三是基礎設施投資。擴大投入短期內可維持人們就業、促進有效需求,中長期又能創造並提升價值的基礎建設。

世界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 圖片來源:http://goo.gl/atvWpl

持平而論,IMF的建議實為老生常談、了無新意。

能做的早做了,做不了的還是做不了…

上述三項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刺激景氣ABC。第一項建議,單是美國就已經做了六年之久,各國政府也紛紛東施效顰、甚至加碼激情演出,終極受害者多半是政府效能與金融系統相對不健全的新興國家(IMF沒法阻止先進國家以鄰為壑,只能呼籲新興國家自求多福)。

第二項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主要工具不外乎大幅減稅與增加支出。前者是減少政府收入,後者是增加政府投資或消費,以各國國債破表、歐盟力行撙節(政治氣氛不允許)的現況下,可有效著力的部分不多。

第三項建議則是第二項增加支出的升級版。基本邏輯是:既然政府要花錢,最好是能留下點實體建設,總比把錢丟進水裡、只換得「噗通」一聲好多了。而且基礎建設需要大量人力執行一段時日,具有短期內減少失業人數的美化效果,是深受各國政府歡迎的「救經濟」特效藥(例如台灣政府很愛的「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之類的施政)。

既是升級版,當然會遇到同樣瓶頸,多數政府囊袋羞澀、無錢可花;就算有,也很有可能過不了國會那關(因為政府效能普遍低落,公共建設淪為蚊子館的歷史經驗不勝枚舉)。

IMF的新平庸三解方

窒礙難行之處

寬鬆貨幣政策

已鬆無可鬆,只能維持既有水準

擴張性財政政策

各國國債破表(如美國、日本等);

政治氣氛不允許(歐盟主流為撙節政策)

基礎建設投資

各國債台高築;

需經民意機關同意(因多以特別預算進行)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山不轉路轉」的新選項

如果此刻出現一樁目標清楚明確、獲利機率甚高,出資金額不用太大、又可有效引導民間游資進入實體經濟的投資機會,不用花太多腦力也能知道,各國政府會如何心癢難搔、趨之若鶩。

由中國大陸倡議成立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就是在這樣的政經背景之下,成為今年以來國際社會中最火紅的熱門話題,並已吸納57個創始會員國參與章程制定,包括英、德、法、義、加、俄等重要工業國(還有被拒於門外的台灣)。

撇開濃厚的政治意涵不談,現有資料顯示,「一帶一路」計畫囊括44億人口,經濟總值高達21兆美元,且多為對基礎建設需求極大的開發中或低度開發國家。亞洲開發銀行(ADB)曾試算,2020年之前,亞洲基礎建設投資總資金需求約8兆美元,尤以電力開發、道路修建與電信系統三者為大宗。

OBAOR

一帶一路示意圖 圖片來源:http://goo.gl/R1w5d0

而AIIB就是這套新世紀中國崛起大戰略的主要資金來源,資本額暫定1,000億美元,中國出資比率約三成,其餘出資比例依各國GDP(國內生產毛額)規模為基礎加以計算分配(亞洲國家占比75%、域外國家約占25%),主要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建設進行準商業性融資。

跨國聯合財政政策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把「一帶一路」視為一種跨國聯合財政政策,「亞投行」則是突破個別國家舉債限制,採取各國聯合集資,並引導民間資金投入的創新做法,其目的當然是希望有效去化多餘資金、刺激全球景氣回升。

雖然中國這套「一帶一路政治經濟學」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雖然這些基礎建設最終不是落在自己國家,雖然因此衍生的多數就業機會無法裨益自己國人;但至少這是在鬆無可鬆的貨幣政策之外,目前國際間放眼望去企圖野心最大、實現機率最高的實體經濟投資計畫。

究竟效果如何?最後會不會成功?能不能成為突破「新平庸經濟」的終極武器?就請各位看倌備好茶水、搬妥板凳,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