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大洋洲[貨殖列傳] 非典型荷蘭病

[貨殖列傳] 非典型荷蘭病

天然氣開採 圖片來源:https://goo.gl/UftgC3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今年夏天暑氣逼人,但台灣景氣卻直打哆嗦!

台灣景氣為何急凍?

何以見得?讓我們檢視一下今年經濟成長(國內生產毛額-GDP)的組成元素:GDP=C+I+G+(X-M)(民間消費+民間投資+政府消費及投資+順差(出口-進口))。

民間消費:經濟部公布最新的六月商業營業額較去年同期下降3%,其中占比約七成的批發業減幅亦為4.5%,雙雙皆為今年以來的第五個月衰退;累計今年上半年商業營業額為6.99兆,年減1.6%,全年商業營業額恐改寫金融海嘯後最大跌幅。

民間投資:全球景氣渾沌未明,廠商投資也趨向保守。與企業設備升級息息相關的機械及電機設備進口值,今年以來像溜滑梯般不斷減少,六月的最新數據為208.9億美元,是連續第七個月衰退,年減16.1%,累計今年以來的下降幅度直逼歐債風暴時的水準。

政府投資及消費:主計總處預估,今年政府投資將下滑2.2%,已是連續六年負成長;而公營投資今年衰退幅度則上看雙位數,在後金融海嘯時代,跌幅僅次於2011年。以上各項加總稱為國內需求,下列所提的順差(淨出口)則為國外需求,兩者相加即為當年的經濟成長率。

資料來源: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

資料來源: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

順差:財政部的海關進出口統計表示,除了進口岌岌可危外,六月出口表現更是不妙,出口總值僅為230.7億美元,是連續第五個月下降,較去年同期大減13.9%,衰退幅度改寫近六年來單月新高;使得(出口-進口)後的出超數據僅剩下21.8億美元,創下近一年來的新低記錄。

救出口、拚經濟?

影響所及,行政院緊急召開財經會議,邀集相關部會首長及民間學者,展開「拯救出口大作戰」、「保三(經濟成長率3%)防衛戰」,並限期國發會兩周內提出擴大版出口振興方案。

可,這處方到底有沒有對症下藥?還是藥到命除?讓我們攤開實際數據一一確認。根據主計總處的資料顯示,過去卅年來的出超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度,其占比超過(或逼近)五成僅約十個年頭,另有九年呈現負貢獻(就是在後面當啦啦隊,拉低整體經濟成長),卅年來的平均貢獻度約為18%;顯示同時期的台灣經濟成長其實是靠平均占比約82%的內需市場在努力支撐。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若觀察上圖,就算是近十五年來的順差表現還不錯,但這可能是因為內需動能疲軟或是進口衰退幅度大於進口(因為國外淨需求=出口−進口,如果進口的衰退幅度大於出口,就會變成負負得正)所造成。前者從國人薪資連續凍漲15年可見一斑;後者則有五個年頭發生這種現象(2001、2008、2009、2011、2012),導致該年的經濟成長多半由國外淨需求所貢獻。

孰令致之?可能是因為台灣在全球產業鏈中的「科技代工島」形象太過強烈,所以一直以來,只要台灣景氣出現疲軟跡象,不管誰當家,就會反覆放送「貶值救出口」、「提振出口拚經濟」等口號;但這其實是一種不求甚解的政策方向,為了這占比不到兩成的國外需求,舉國上下動用租稅優惠、匯率走勢、產業獎勵等各種政策,以「加強出口」為最高指導原則,最終卻導致經濟結構的極度扭曲,嚴重排擠內需市場的潛力與成長,不免會造成薪資長期停滯或倒退的荒謬景況。

而在出口產業中,來自產、官、學的各界資源,又高度集中在資通訊(ICT)產業,在這種「萬千寵愛集一身」的獨厚扶植下,使得自主計總處有統計(2008)以來,光是ICT產業對台灣的經濟成長貢獻度就有年平均高達五成左右的亮麗表現;但「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過度仰賴ICT產業更強化了台灣經濟結構的傾斜度與脆弱性,一旦國際景氣出現變動,衝擊整體台灣經濟的程度也恐既深且廣,2001年的網路泡沫破滅就是一個典型例證。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易言之,如果這樣的畸形趨勢與壟斷思維繼續下去,不僅所謂的「經濟升級轉型」注定淪為空中樓閣,連吸納近六成人口數的服務業也恐無翻身之日,勢將成為高勞力密集、低附加價值的魯蛇(loser)一族。

「荷蘭病」殷鑑不遠

這種獨厚一方卻造成整體失衡的故事,有沒有感覺似曾相識?

1959年,荷蘭首度在鄰近的北海海域(Glochteren)發現天然氣田,不僅瞬間搖身一變成為能源暴發戶,更掀起一股北海油氣的探勘熱潮(在1973年與1979年兩次石油危機中大大受益);也因為這種easy money得來容易,促使荷蘭傾全國之力投入能源相關產業。

一時間,荷蘭的天然氣事業如日中天、國庫收益大增,卻也嚴重排擠原有的農業與工業發展,連帶抬升貨幣(當時仍使用荷蘭盾)大幅升值,勞動力成本遽增、失業率提高、出口競爭力下滑,等到能源收益不再時,荷蘭當局才發現其他產業早已千瘡百孔、委靡不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讓產業結構回到常軌,重新恢復經濟元氣。

天然氣開採 圖片來源:https://goo.gl/UftgC3

天然氣開採 圖片來源:https://goo.gl/UftgC3

這個鮮明教訓啟發了兩個經濟學家W. Max Corden 和 J. Peter Neary,在1982年提出一個名為「荷蘭病」(Dutch disease)的經濟學模型:用來形容一個國家因為出口自然資源,進而導致工業出口減少、製造業生產力荒廢的現象。

天然資源的詛咒?

類似的情節也發生今時今日的南半球資源大國-澳洲身上,這個連續25年不曾嘗過衰退滋味的已開發先進國家,長期靠著出口天然資源推動經濟成長(澳洲礦業出口對其GDP年平均約有8%左右的貢獻),近年來更憑藉著中國崛起(對原物料需求大增)而大發利市,但在商品市場高峰已過+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的雙重壓力下,亟思結構改革、發展其他產業(如農業、觀光)實為一條不得不然之路。

澳洲財政部日前已示警:如果無法進行根本改革,積極提升生產力再創新猷,澳洲的未來十年恐將面臨所得增幅停滯,出現近五十年來的最差經濟處境。可惜的是,改革之路總是崎嶇難行,受到人類貪、懶、懼的原始本性使然,澳洲國內似乎充斥著「既然現在日子過得還不錯,何必要甘冒改革風險、走出舒適圈呢?」的不思進取氛圍。

隸屬於自由黨的現任總理東尼∙艾伯特(Tony Abbott),在屈居在野六年之後上台,一度雄心壯志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裁減冗員過多的公務(衛生)機構、放寬大學收費標準、提高養老金領取年限等改革方案,藉以紓緩日漸沉重的財政壓力(截至2015年第一季,澳洲外債為9,550億美元,相當於澳洲GDP的60%)。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澳洲現任總理東尼・艾伯特 圖片來源:https://goo.gl/nbRw3t

但民眾似乎並不買單,大量的澳洲大學生、醫界與企業界人士,競相上街示威遊行,使得艾柏特的支持率快速跌落谷底(兩成多),不僅連累自由黨在今年初澳洲第二大洲-昆士蘭州的地方選舉慘敗(上回選舉是大勝),二月還接連上演一場黨內同志的逼宮大戲,所幸最後化險為夷、成功留任。

影響所及,艾伯特任內所提出的第二份財政預算,基調開始轉趨樂觀,不再強調政府撙節、財政減支的重要性,顯然艾伯特是希望透過這份預算案,來恢復企業與消費者對政府施政的信心,至於對長遠有益的結構性改革也只好被打入冷宮、留待改日再議,在2016年大選結束前幾乎不可能重見天日。

資源貧瘠也會有「非典型荷蘭病」…

由此可知,「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民粹當道是全球國家治理的頭號難題;但不論如何,想要出現「荷蘭病」還得家底豐厚(如荷蘭、澳洲),至少有本錢揮霍老天爺賞賜的不勞而獲,多少換取些改革時間與空間;如台灣這種不明究裡的「非典型荷蘭病」,就完全只是涇渭不分、人謀不臧,對不起「耐操、好擋、拚第一」的台灣人民了。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