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貨殖列傳] 為什麼台灣不好談FTA?

[貨殖列傳] 為什麼台灣不好談FTA?

wto 秘書長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今年(2015)七月底,在國際貿易談判的場域中發生兩件大事,首先是在夏威夷舉辦的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部長級會議,未能達成實質進展。另外則是在日內瓦舉辦的WTO ITA2(第二代資訊科技協定)出現突破性進展,有201項資訊科技產品,最遲在2016年7月全球免稅。雖然台灣無法透過這兩場談判擴大國際能見度,但國際趨勢必然影響一國的對外經貿政策。當多邊協定的進展已逐漸追上雙邊貿易協定時,我們應該思考是否該追尋其他國家的FTA政策?還是繼續尋找適合產業現況的貿易政策。

wto 秘書長

WTO秘書長Roberto Azevedo 圖片來源:https://goo.gl/pOFZRl

台灣面對韓國陸續與主要貿易夥伴(歐、美、中)簽署FTA(自由貿易協定),難免感到焦躁不安,除了中國因素所帶來的先天談判劣勢外,後天上也沒有積極培育進入自由貿易的體質。舉例來說,台灣的主要出口產品也大多在加入WTO後就降到相當低的幅度,民間追求FTA的動機並不大。另外,台灣對外出口的產品種類也不算多,電子產品就佔了總出口的四成。如同韓國般的爭取FTA,其實意義有限。

筆者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觀諸各國FTA談判的主戰場,往往不是電子產品,而是在農業、汽車、醫藥、投資等議題上。因此能夠追求FTA的國家,最好在各級產業都有著均衡發展。舉例來說,大多數我們心目中的電子大國,其產業政策仍然不會偏廢第一級產業。韓國目前的農業人口約占總人口的17%,但政府將農業人口與糧食自給率視為自由化的政策要點,從未放棄農業。日本雖然只有5%的國民從事農業,但安倍政府將農村所得與農業產值提升視為重點,透過集約與高附加價值農業,確保政府的自由化政策能順利推行。

President Park Geun-hye¡¯s state visit to China Photo=Cheong Wa Dae (Related Korea.net Article) Presidential visit opens new era in Korea-China ties http://www.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647 Presidential trip to reshape future vision of Seoul-Beijing ties http://www.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483 President Park holds 1st Korea-China summit in Beijing http://www.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560 ---------------------------------------------------- ¹Ú±ÙÇý ´ëÅë·É Áß±¹ ±¹ºó¹æ¹® »çÁø=û¿Í´ë ---------------------------------------------------- ????ÚÓÐÇû³ ??ñé??ú¼?ÞÀ?? ????ÚÓÐÇû³?? öè?ñé?Ú±?ãæø¹íñ http://chinese.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712#sthash.Jm8sHhaI.dpuf ÚÓÐÇû³ÔÒñé??Ê«ñ«à¬?ÐÎøÁ?ú¼âÏó­âÏ??? http://chinese.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562#sthash.UnYJQbUk.dpuf ???ÚÓÐÇû³?? ??ñé?ͧ?ïÒãæîÜÚ±?ê´ÌØ http://chinese.korea.net/NewsFocus/Policies/view?articleId=109481#sthash.hAorDnL3.dpuf

韓國現任總統朴瑾惠 圖片來源:https://goo.gl/ioayCj

以台灣的條件,能夠選擇的FTA夥伴國也相當有限,因為台灣的產業體質是偏重電子業,但又不是完全沒有其他產業。往往只能跟紐西蘭、新加坡這種「偏重型」或「偏廢型」的國家談自由貿易, 因為副作用不大,又可取得些微的出口空間。一旦談到跟中國、美國、日本等國的雙邊自由化,勢必得面臨極強烈的國內壓力。這些壓力的來源並不是台灣刁民太多,而是台灣過去忽視或放任的產業,一夕之間變成談判桌上的俎上肉,這要受衝擊的勞工或業主該如何接受。

筆者認為,後天條件不足的國家,面對自由貿易的趨勢,應該要秉持「愛現」與「藏拙」兩種方向。「愛現」就是對於自身有優勢的貿易協定,不論是多邊還是雙邊,都應該以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的身分積極參與,就算無法達成協議,也至少充分參與制度的擬定,例如台灣在漁業談判就相當值得肯定。而在「藏拙」方面,就必須盡量在談判中避開劣勢產業,或是透過產業升級、延緩開放時間、勞動力能力建構等方式,致力將劣勢轉為優勢。

從上述的角度來看目前ITA2的成功,WTO向世人宣告多邊貿易談判並沒有因為杜哈回合而潰敗,雙邊自由貿易的本質仍然是一種過渡且政治性的協定。這對於台灣來說,正是一個「愛現」的機會。當中國拒絕將面板產品納入ITA2的範圍時,台灣此時可以聯合其他IT先進國家,推動下一輪的談判。另一方面,部分媒體或評論家認為,ITA2的生效,可能對目前正在進行的TPP或是其他FTA造成阻礙。其主要原因在於電子產品的全球開放,使許多已開發國家失去了與農業國家談判的籌碼,這也是台灣難以藏拙的部分。

日本經濟大臣甘利明 圖片來源:https://goo.gl/o47VoV

相較於TPP的停滯不前,ITA2的生效其實也給予台灣許多產業發展的空間。例如這次全球免關稅的產品,相較1996年的ITA,其實增加許多高精密或醫療相關的產品。例如心電圖儀、超音波掃描器、X光機等。而在台灣的擅長的記憶體、半導體零件、音響增幅器等,也必須面對來自全球更激烈的挑戰,從正面思考,這亦是產業下一波升級的方向。台灣其實不用加入任何FTA,就可以在這些產業中成為國際談判的要角(major power),但這並不是殊榮,而是一種鐵牢。除非我們努力掙脫,將產業發展重心平均分攤到其他服務業與農牧業,否則我們能夠談判FTA的夥伴,仍然只有偏重部分產業、或無太多貿易往來的國家。

心電儀器

精密儀器開放全球免關稅 圖片來源:https://goo.gl/aJ8rG3

最後,所有政策的制定,必須回到國際的趨勢與本土的現狀去談,一味羨慕其他國家的成就,展現的不過是自卑與自艾。同理,台灣目前面臨的FTA難點,並非一朝而成,而是長久以來的產業偏廢所造成的積重難返。我們無法像香港或新加坡一樣,全力發展貿易服務與金融;也沒辦法像日韓一般,有足夠的國內市場支撐不成熟的產業。但台灣有學習快速的勞工、相對低廉的研發人力以及大量的投資慾望(台灣人在2014對海外置產約480億台幣),只要能善用政策、因勢利導,絕對有機會調整後天的體質,迎向自由貿易的挑戰。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 “當中國拒絕將面板產品納入ITA2的範圍時,台推動下一輪的談判。另一灣此時可以聯合其他IT先進國家,方面,部分媒體或評論家認為,ITA2的生效,可能對目前正在進行的TPP或是其他FTA造成阻礙。” 這一段看起來好像怪怪的

  • 應該是排版亂掉了,試著重排一下:
    “當中國拒絕將面板產品納入ITA2的範圍時,台灣此時可以聯合其他IT先進國家,推動下一輪的談判。另一方面,部分媒體或評論家認為,ITA2的生效,可能對目前正在進行的TPP或是其他FTA造成阻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