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貨殖列傳] 透視人民幣重貶

[貨殖列傳] 透視人民幣重貶

人民幣貶值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想過,如果國際通用語言是華語,主要流通貨幣是人民幣(很抱歉,不是新台幣),今時今日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人民幣無預期重貶可能原因

上周最火熱的國際財經新聞無疑是人民幣無預期大貶三日,累積貶幅約為4.7%,創下自近廿年以來的最大跌幅,第四日起才開始止跌回升。影響所及,歐、美主要股市重挫,亞洲貨幣也競相開貶、一瀉千里,一時間市場謠言紛傳、陰謀論四起,頗有貨幣戰爭風雨欲來之勢。

人民幣貶值

人民幣價值無預期重貶

為什麼中國人民銀行(後文簡稱人行)在走了十年的升值格局後,願意在此刻放手讓人民幣重貶?十個經濟學家會有十一種不同見解,筆者試整理連日來的市場討論觀點如下:

一、救出口。這是市場上流傳最廣、也最為人所接受的說法,因為中國海關日前公布的七月進出口表現奇差,雙雙較去年同期衰退超過8%(出口降幅8.9%、進口降幅8.6%),累計今年一到七月,進出口總額為13.63兆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降7.3%。

而貶值可以提高企業出口競爭力(同樣一件商品,貶值後的出口報價下降,可以有效強化買主的購買意願),相對於今年以來各國貨幣競相貶值,人民幣與美元算是「唯二」強勢貨幣的現況來說,「貶值」的確是拯救出口的大絕招之一(很多台灣企業也不斷要求央行「貶值救出口」)。

但依目前出口衰退幅度、全球景氣疲軟、有效需求不振等跡象綜合判斷,人民幣三天下來約4.7%的累積貶幅有用嗎?除非中國人行打算就此放手、甚至「助貶」人民幣,才能有效達到救出口、拚經濟、穩增長的政策目的,否則充其量只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進出口增長率

資料來源:中國商務部

二、想要爭取加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SDR)之列,成為國際準備貨幣之一。過去中國為了讓人民幣被納入SDR貨幣籃中,寧願堅持穩定幣值、付出犧牲出口的沉重代價,但卻一再遭受政府介入市場的批評,日前IMF更以人民幣未達「自由兌換」的標準為由,將其納入SDR的期程,從今年十一月延至明年九月底。

(人民幣匯率是由人行每天公布參考匯率(即中間價),並設有市場匯率2%的漲跌幅限制(在20150811以前,今年最大的匯率調整幅度僅0.16%))。或許是因為IMF的提前攤牌,促使人行實施匯率改革,表態退出外匯干預,藉此加速人民幣匯率的自由化與市場化,說不定更有利人民幣早日加入SDR(IMF隨即對此表示歡迎)。

三、適時適度釋放貶值壓力。由於今年以來,中國官方為刺激經濟,不斷推出置換地方債、降準、降息等寬鬆銀根政策,再加上國家隊(政府)因應七月股災的大量印鈔,加乘出人民幣龐大的貶值壓力,人行勢必得適時適度予以釋放,才不會抵消寬鬆銀根的刺激效果,同時可以遏止因人民幣資產收益遞減所導致的國內資金大量流出。

根據人行資料,中國外匯存底雖然高居全球之冠,但連續四季呈現資金淨流出現象,自去年第三季以來,中國外匯存底已淨流出約3,000億美元,特別是中國國內資金,因為股市、房市都漲得差不多了,滿手現金的中國人/企業很自然會到世界各地去消費、去投資(如買希臘小島、買倫敦豪宅、買紐約飯店);如果人民幣貶值、錢變薄了,也許可以減緩這些中國土豪資金外流的速度。

世界地圖

中國貿易行為遍佈各大城市

四、中國經濟下行趨勢明顯,貿易順差不如預期,人民幣不存在持續升值的條件。這話說的不錯,但一國貨幣的升貶與否其實是比較而來的,以中國上半年仍有7%的經濟成長率(姑且不論是否灌水),成績可說是傲視全球,排除即將步入升息循環的美元之外,人民幣就算不升值、也沒有大貶的基礎。

五、針對美國聯準會(Fed)的升息行動,預做準備、降低衝擊。這種解釋也對、也不對,Fed打算升息早非新聞,國際資金大舉抽離新興市場、回流美國也不是最近才發生,美元指數從年初的90、一度突破100大關,目前也還有97的高水準。換言之,人行不是不能預為因應美元升息,早就該做、也可以做,為何要挑在此時此刻?

重貶面面觀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上述這些理由,有的被人行明/默認(如釋放貶值壓力/SDR考量)、有的則被斥為「無稽之談」(如救出口),但不論這一次人民幣究竟為何大貶,終究是覆水難收、逝者已矣;未來人民幣會不會繼續貶下去、進一步引發貨幣戰爭、造成亞洲經濟緊縮,甚至最終影響全球經濟崩跌?可能才是讀者們日後更應該關心的重點發展。

人民幣還會再貶?

筆者大膽預測,人民幣應該不會再大貶,會如人行所強調:「未來還會進入升值通道」、「毋須靠貶值救出口」、「不會發動貨幣競貶」,(人民幣)依舊還是強勢貨幣。何以見得?

各位讀者可以想想,試著站在中國當局(就假裝你/妳是習大大吧)的角度盱衡全局、綜觀歷史,被納入SDR貨幣籃的目的是什麼?為何要確保人民幣強勢且穩定?維持強大經濟實力又為了什麼?答案很簡單、也只有一個-中國夢!

唯有透過一步步融入國際政經體系,形塑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或區域經濟秩序,逐步建立不可取代的政經戰略地位後,才有可能挑戰美國目前的獨霸局面,或至少呈現「東西兩個太陽」之勢,而「人民幣成為國際強勢貨幣」就是這跨世紀策畫中至為關鍵的一環。

 

美中對抗

中、美兩個太陽的對抗

也因此,中國利用其改革開放以來所累積的雄厚資本,趁著金融海嘯導致各國元氣大傷的絕佳時機,試圖以多頭並行、分進合擊的方式改變全球與區域經濟秩序,例如2010年開始實施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2015年初帶頭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出資400億美元設立絲路基金、推動「一帶一路」十年計畫等,這綿密不絕、一波接著一波的戰術運用,在在顯然出中國確有認真記取1980年代日本(經濟)國力由盛轉衰的歷史教訓,決意積極從量變到質變,務使其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影響力,具體轉化為全方位的世界強權。

由此觀之,人民幣就算還會再貶,幅度也不會太大,因為人民幣如果為了因應短期經濟困境,採取與其他國家一樣的貶值作法,等於是拱手讓出中長期挑戰美國霸權的入場券,讓美元重返獨強地位、享受來自全球供應的廉價商品(學名叫做「全球化」),人才、資金、技術等勢將進一步匯集美國,世界局勢又將回到昔日的單極狀態。

信筆至此,相信一定有人想問:既然中國夢這麼重要,(人民幣)壓根就不應該出現這一次的重貶?

最直接的可能原因是為了回應IMF推遲討論人民幣納入SDR時程的聲明,人行乾脆放手讓人民幣重貶,等於正式宣告啟動結構性匯率改革方案,以杜絕日後有關「政府干預市場」的悠悠之口;當然,肯定也有順勢發揮「貶值救經濟」的一箭雙鵰意圖,不論是為了短期救出口、釋放貶值壓力,或是預為因應Fed升息,總之人民幣貶值絕對有益於紓緩中國當前的經濟窘境。

不過,由於中國面臨十分明顯的通貨緊縮(deflation)壓力,最新公布的7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減5.4%,不僅創下五年來的最大單月跌幅,更已連續41個月呈現下跌趨勢(PPI是消費者物價(CPI)的領先指標,PPI長期衰退會壓抑CPI的預期成長。根據IMF定義,若CPI連續兩季出現負成長,即可視為通貨緊縮)。倘若人民幣續貶,勢將大幅提高進口物價,搭配今年強勁的聖嬰現象,糧食短缺影響經濟安全的隱憂如影隨形,通縮壓力難保不會惡化為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對中國經濟傷害可能更大。

ppi cpi走勢圖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更何況,干預匯率(貨幣升貶)手段基本上就是兩面刃,過猶不及極難掌控、更容易失控,前文曾提及人民幣適度貶值有助於減緩國內資金外流速度,但若形成市場對於續貶的預期心理,加上Fed升息(美元持續走強)是遲早的事,反會加速資金外逃(中國短期市場利率自人民幣貶值前的1.57%,飆漲至20150818的1.72%,顯示資金外流跡象加劇,因為利率可視為貨幣的價格,供給變少自然會使價格上升)、不利未來投資與消費,對此,人行應會審慎評估。

簡言之,人民幣未來要大貶的機率不高,但肯定會逐步放寬漲跌幅限制,並輔以其他降準、降息的寬鬆銀根政策,來因應經濟下行明顯的大勢所趨。

中國製造 → 中國影響

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打噴嚔,全球理所當然會重感冒,短期內金融市場勢將平添變數、動盪不安,連帶Fed九月的升息預期也不再那麼勢在必行;對於廣大的投資人來說,這一波景氣下滑來得又急又兇,相關跡象也十分明確,如何在變幻莫測的經濟循環中趨吉避凶、持盈保泰?筆者建議短期內還是多留點現金在手上,留待落底時可進場撿便宜,如黃金等避險工具可以減持、但不宜全數出清,至於股票、高收益債等高風險投資標的則宜適度停利出場。

至於中長期倒底有沒有可能「東風壓倒西風」、「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甚至看得到華語與人民幣躍上國際舞台的一日?套句經濟學大師凱因斯的名言:「長期而言,我們都死了」⋯。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