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貨殖列傳] 小心,恐攻就在你身邊!

[貨殖列傳] 小心,恐攻就在你身邊!

地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20151113,原本只是個再平凡不過的Friday night,繁華浪漫的巴黎華燈初上、遊客如織,正當人人都在放鬆並享受這一晚的花都夜未眠;冷不防傳來的陣陣猛烈爆炸與破空槍響,不僅已然大幅改變歐洲未來命運,也勢將連帶對全世界產生劇烈影響。

Groupe_combat_zurb

圖片說明:法國全國戒備 圖片來源:https://goo.gl/N8TFI2

那一個黑色星期五…

首先,在法國恐攻之後,我們看到若干歐洲國家重啟邊境管制、反難民聲浪高漲,甚至不惜危及《申根協議》(Schengen Agreement)的自由移動精神,但這種拒於門外、眼不見為淨的傳統思維,真能有效減少神出鬼沒、防不勝防的恐攻事件?(應該很多人聯想到台灣莫名其妙就成了美國的抗IS盟友…(真應了那句俗諺:生雞蛋無,放雞屎有!))

答案其實很明顯。

類似緊急狀態、關閉邊境、從嚴審核的種種作法,很可能到頭來都是白費工夫,因為恐怖分子極有可能就是自家人,可以是那個沉默寡言卻無比熟悉的鄰家大男孩、也可能是那個自幼就認識的樓上宅男大叔、更有可能是那個不知從哪一代祖先就已經搬來歐洲,卻始終無法徹底融入的外國裔小夥子。

以這回的法國恐攻事件為例,已擊斃或遭逮捕的嫌犯中,除了來自中東地區的難民之外,亦不乏有土生土長的法國人與其它歐洲民眾(比利時),這表示恐怖分子的養成不是一種境外獨立事件,其實更像一種細胞自發癌變,進而無限增殖、破壞正常組織。

復仇者聯盟?

再者,法國隨即向宣稱主導恐攻事件的伊斯蘭國(ISIS)展開報復,積極擴大轟炸層級與範圍、調動航空母艦前往敘利亞反恐,甚至打算聯合同樣遭到ISIS擊落客機的俄羅斯一起對抗ISIS(兩者間仍存在經濟制裁與被制裁者的關係…),這些以暴制暴、冤冤相報的戰爭行為,究竟真能遏止層出不窮的恐怖攻擊?還是徒然使憎恨與怨懟無盡蔓延?

螢幕快照 2015-11-27 18.36.36

圖片說明:法國可能與俄羅斯聯手打擊ISIS

原因很簡單,如果攻擊方無法確保死傷者都是荷槍實彈的戰士(或將領),如果攻擊方造成了大規模的無辜平民傷亡,就像你、我現在對法國恐攻的理解與憤慨一樣(甚至影響數以萬計的孤兒寡母千里流徙),這樣的衝突到底有沒有必要?這真是一種正義得以伸張?會不會在死了幾個ISIS領袖後,還有千千萬萬個ISIS基本教義派前仆後繼?還是應該要跟以色列一樣草木皆兵、動輒風聲鶴唳?

歷史的巨輪正在加速滾動,眼下歐洲極右派聲勢大漲,在現行民主機制框架下,原本左派色彩明顯的各國政府或將被迫向右調整,或是重新採取若干傳統保守的折衷施政,勢將減損歐盟原本引以為傲的低交易成本、低流動費用、人員自由移動等優勢,這對目前疲弱不振、仍需倚賴QE(寬鬆貨幣政策)、亟待活水澆灌的歐洲經濟來說絕非好事,更有可能就此大走回頭路,摧毀長久以來細心營造的區域整合穩定。

這樣的轉變對歐洲、對世界、對人類未來是好?是壞?

法國恐攻的深層結構省思

其次,是這些「本土型」聖戰士所帶來的深層結構省思。如果我們將其視為一種自發性的細胞癌變,接下來應該就會問:是什麼樣的大量輻射/環境荷爾蒙直接致使或誘發了如此劇烈的病變?即便是移民第二/N代,有何道理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一樣空氣、使用同種語言、浸淫在相同文化下一起成長的人,會驟然對旁人痛下殺手、毫無轉圜餘地?

唯一且可能的解釋:凶手們不覺得跟死傷者是一家人,根本是相互敵視、不共戴天的大仇人,所以才會選在周五狂歡夜、只針對法國人、專挑球場、餐廳、劇院等娛樂場所大肆殺戮。

何以致此?

HomelessParis_7032101

圖片說明:街頭遊民的徬徨不安 圖片來源:https://goo.gl/R6qvpK

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可能是箇中重要關鍵。因為經濟長期不景氣、社會流動速度變慢、年輕人喪失夢想未來的原動力…,在這樣一個徬徨不安的社會裡,即便是曾經遠征新大陸、主宰過全世界的傳統歐洲人也會逐漸感到茫然,也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排斥其他人、那些來搶奪我們工作機會、使用我們社會資源的外人;於是,非我族類者(包含不同人種、不同階層、不同信仰等)開始有著各種不同被排擠、被歧視、被邊緣化的理由與標籤。

沒有希望、沒有發展機會、前景一片黯淡,又羨慕別人過著好日子的他們,到底該如何自處?或許只能投入集體陰影,被收編為境外激進團體的基本單位,成為自殺攻擊中源源不絕的補充人形彈藥,至少能在組織內獲得從來不曾有過的認同與肯定…,這無疑是現代國家社會的終極悲劇。

效率與公平的永恆論戰

從經濟學理觀察,效率與公平是現代政府體制所應兼顧的兩大施政目標,所謂效率是指「經濟成長」這塊餅可以做得多大?而公平則是指經濟成長這塊餅該「如何分配」?做餅的原則當然是愈大愈好,但如果長久欠缺公平分配,做餅的人們就會心有不甘,輕則消極怠工,重則積極罷工,甚至掀起革命取而代之,意圖掌握分餅的權力。

實證上,效率與公平確實很難兼顧(各位讀者可以想想台灣與中國的對比),就資本主義來說,正是一種鼓勵人們追求把餅做大,並以利潤極大化作為激勵人們努力的秩序體制,若不受節制地盡情發展,遲早會應了馬克思的那句預言-「資本主義將因其成功而崩潰」(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作者其他文章:從賭爛票到大革命一文)。

螢幕快照 2015-11-27 23.45.10

幸運的是,馬克思的預言沒有成真,是因為資本主義國家採取社會福利與累進稅制等矯正措施,維持某種限度的公平來安撫受剝削者;而以追求公平為主軸的共產主義國家,反倒由於效率極度低落,把餅愈做愈小,衣食無著的人們最後決定取而代之,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再說。

但,這不表示資本主義自此一片坦途,在老牌資本主義國家陸續發生的本土型恐攻事件,以它血腥且無情的姿態正告各國政府:效率與公平必須齊頭並進,經濟全球化趨勢雖然帶來了效率的高速進步,卻同時使得貧富差距急遽惡化,未來若無法在所得分配上尋求明顯改善,勢將成為極端主義的滋生溫床,並催生出更多如影隨形的激進團體追隨者。

現代國家治理的頭號課題

古諺有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特別是這些生命力旺盛的「雜草」們都是自己人,這種禍起蕭牆、同室操戈的不幸,很顯然不是出動航空母艦、擴大轟炸規模、成立復仇者聯盟、各國政要聯手反恐就能解決的,亟需執政者以更加細膩、更多智慧與更大耐心的公平回應。

又或許我們可以先從自身做起(期待政府/政客…不如自己動手比較快),多關心孩子同學中的新台灣之子、不吝支持街角那家新住民媽媽開的小吃店、對那些眼神總是茫然或疲憊的弱勢族群多點包容與理解,善待他人就是寬容自己,因為台灣原本就是一個兼容並蓄、多元融合的美麗島嶼(雖然美國人很雞婆,但中東離台灣真的很遠,ISIS不用記得我們了…揮手)!

地標

圖片說明:為了哀悼法國恐攻事件,各國地標打上紅白藍燈號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