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團隊企劃TPP為什麼台灣必須南向?

為什麼台灣必須南向?

taiwan-terry-gou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隨著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其選舉政見中的南向政策,開始受到民間與國際的重視。但在媒體的渲染下,南向政策被塑造成一個產業的新天地,當年大膽西進的台商,遭遇中國發展紅色供應鏈,以及歐美市場衰退的夾擊,亟需尋找一個下一片豐美的水草。因此,東南亞與南亞國家迅速崛起的市場,以及日漸豐沛的勞動力,似乎成為台商下一波依附的對象。因此企業對於南向政策,多半持正面態度,有的企業主甚至反咬政府過去太依賴中國。

1

  過去馬政府將產業政策指望中國,原意是希望藉由中國的內需市場崛起,帶動台商的服務與產業轉型。但在缺乏配套的開放下,導致台商僅僅是利用中國本地的廉價勞工與土地,卻不思考下個世代的產業轉型,使得西進政策變成延遲台商面對轉型與國際競爭的最大幫兇。

什麼叫做南方?

  如今新南向政策的目標,是否也如當年西進一般,只是擱置問題?筆者認為,南向不能只看經濟面,或是獨厚少數產業,應該同時考量外交上的策略。另一方面,所謂的「南方」,不只是地理上的南方,還包括社會結構上的意義。南方可以代表弱勢、少數的族群,也可以象徵一個社會裡不同於主流的思考或行為,隱含著階級對抗的意含。而南方更常形容主流媒體忽略的第三世界國家,或是大國對峙下的小國聯盟。

  如果我們將時間拉長,從跨度二十年的大戰略來思考,可以發現台灣其實正在走向南方的路上,只是我們並不自覺。從外在環境分析,我們一直不是一個北方的國家,除了地理上不夠北端外,台灣也不是國際組織中的領導角色,甚至也很少是特殊技術的流出國。

        當然,台灣在外交上很努力扮演北方國家的角色,從輸出農業與醫療,分享疾病防治與中小企業發展上,我們仍有相當大的貢獻。但隨著台灣人口結構的快速老化,以及科技研發占企業營收比例的持續低迷。台灣相對崛起的中國,或是擁有人口紅利的東南亞,究竟能保有多久的優勢,其實並不樂觀。

內需與外銷不能兩全?

  故筆者建議台灣人應該從現實的角度思考,如果我們無法成為如同美日般的「北方」大國,那在國際社會該如何自處?尤其在經濟上,台灣主要的經濟成長動能來自內需,而非出口產業,甚至政府有意透過發展國防與醫療產業,來擴大國內的就業與產業內交易。從提升GDP的角度,這是相當明智的做法,但從長期的經濟策略來看,這明顯是守勢的作法。因為我們並非爭取國外的市場,也不是發展符合國際市場需求的產品,僅僅是為了中短期的國內就業發展。因此台灣如果要繼續發展出口產業,長期來看,我們仍然須南向發展外銷市場。

2

  事實上,內需產業與外銷產業並非二元對立的政策,也可做為相互結合的外貿政策。舉例來說,美國發展農業的目的不只是為了照顧農民,同時也為了國內的糧食安全,以及農業州的選舉訴求。因此美國幾乎在所有的自由貿協定中,都將玉米、小麥、黃豆、肉類及其加工品,視為談判的重中之重。

無獨有偶,韓國則是將家電、汽車與面板等產品,當作談判中必須要求對方開放的項目,同時透過引入國外競爭,使這些產業不能只等待政府援助,同時也要有自己的國際行銷與供應鏈布局,否則在自由貿易下將逐漸被對手淘汰。而最經典的例子其實是美國的軍工複合體,發展軍事產業可提升國內技術與就業機會,而舊技術或人才外溢到民間企業,則帶動新的工業設計與產品提升。

  是故,內需與外銷其實是一體兩面,需要政府透過政策結合兩者。經濟學認為政府介入會造成經濟發展的無謂損失,但個別企業無法替整體產業設計經濟藍圖,也無意願去蒐集國際資訊,因此政府仍需扮演引導長期經濟戰略的角色。而發展內需可強化本國技術與就業,外銷可刺激產業國際化能力。內需產業需作為外銷產業的後盾,外銷產業則是內需產業的國際’行銷途徑。如此才能鍛鍊台灣成為適合自由貿易的體質,並打配政府策略布局海外。

  而回顧當前的自由貿易型態,往往結合國家對外戰略,除了市場上的考量,自由貿易協定往往也代表國家間或區域內的結盟關係。如果說過去二十年是中國崛起的時機,往後的二十年應該是東南亞及南亞市場快速增長的情境。

台灣該如何南向?

  觀察現實的國際局勢,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wi)以維護印尼人尊嚴為名,要求勞工部提出停止輸出幫傭的計畫,預計在2019年可實現零外傭。但現實是印尼人口中有66%落在20歲到64歲,雖然有1億多人正在就業,但失業率也高達近6%,主要的經濟成長來自於國內的服務業與工業。而印尼政府希望透過貨幣寬鬆與投資基礎建設,以擴大內需提升國內的就業率,此時正是要避免流失勞工的時刻。無獨有偶,菲律賓政府從艾若育到艾奎諾政府,皆因為國內的產業發展需求,而陸續收緊勞工輸出政策,預計新任總統杜特蒂也會利用民族主義,採取減少輸出勞工的政策。

  當前東南亞正在同時基礎建設與內需市場,而台灣能扮演的角色除了技術輸出,更重要的是因應東南亞市場,調整自身的產業供應鏈,並開發能夠吸引東協十國的產品。不論我們是否在東協加三或加六的範圍內,台灣應該記取在中國市場的教訓,開發中國家豐沛的人力與廉價的資源,不應只做為代工廠的消耗品,更應該當作台商磨練產品的行銷能力的場域。

        中國紅色供應鏈的崛起,或許不是針對台商而來,但也代表台商失去對於中國市場的靈敏度,以及逐漸喪失中共保護的優勢。未來台灣若要在東南亞布局,政府應提供更多當地的政經及文化研究,以利台灣產業蒐集資訊,並連結本土已成熟可外移的產業,使台灣成為技術與國際行銷的策略中心,將東南亞市場納為產業發展的腹地。目前新政府的三大經濟主軸為內需產業、新南向政策與加入TPP,雖然頗具新意與可行性,但彼此間看似獨立而不相關,若能透過南向政策相互整合,或能加強政策推行力道,使經濟戰略更具整性。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經濟學認為政府介入會造成經濟發展的無謂損失//

    經濟學不一定反對干預啊!對於何時應該介入、如何介入,經濟學者向來有不同說法。上世紀的亞洲新興經濟體,除了香港,都有政府產業政策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