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海外設廠不能沒有政治風險評估

海外設廠不能沒有政治風險評估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2

  今年台塑在越南河靜設立的鋼鐵廠,因排放廢水引起魚群暴斃,最終遭越南重罰5億美元。此消息傳回台灣,震驚台商與民眾。事實上,這已不是台塑第一次在越南賠錢,20145月的越南排華事件,也造成約300萬美金的損失,包括停工、廠房毀損,甚至有中國包商死亡。從台商的角度來看,越南政府如果要繼續經濟發展,就得無條件地保護外資。但從越南媒體大肆報導魚群死亡事件,以及民間陸續響應「我挺魚」的活動,可見台塑在當地的公關形象非常差,甚至沒有考慮到當地的政治生態、環境法規與文化習慣。筆者認為這樣的問題並非台塑獨有,而是大多數台商的海外投資皆缺乏對政治風險的認識。

何謂政治風險評估?

  所謂的政治風險指的是因為政治環境的不確定性,而造成意外或難以預測的商業損失。事實上,政治風險也是最容易被紀錄與分類的一種風險,比起全球性的金融風暴,或者區域性的極端氣候,政治風險顯得有跡可循,且易於分類。許多國外的智庫或者管理出口的政府機關,都會製作政治風險表(Political Risk Index),利用各種數據的變化,來偵測或解釋政治風險的發生。

 然而各家憑藉的來源數據不同,所使用的表格類型也有所差異。因此本文僅針對概念性的分類,進行案例上的分析。一般來說,政治風險關注的對象主要有三種,分別是當地的政府、商業環境與當人民。而所謂的政治風險評估(Political Risk Assessment, PRA),則是以服務跨國企業為目的,特別針對當地的歷史資料與經濟趨勢,提出潛在的風險與可能的規避手段。例如加拿大就有一間官辦民營的出口協助公司Export Development Canada(簡稱EDC),長期針對政治風險進行研究與分析,並對跨國投資的加拿大公司提供政治風險相關的保險。因此,政治風險評估不僅是學術上的分類,也是一種國際常見的保險項目。

政府相關的風險

  一般來說,PRA的主要分析途徑,仍然從政府相關的風險開始分析。對於海外設廠的企業來說,他們最擔心的應該不是匯差或土地價格,而是政權穩定度(Regime Stability)。政權穩定應該包括兩個部份,首先是政府的政策是否善變?如果當地國的經濟政策朝令夕改,甚至對於海外企業存有敵意,那政治風險就較高。例如委內瑞拉就曾為了討好底層勞工,將外國投資的能源產業「國有化」,形同讓企業設廠血本無歸。其次則是政權交替時的穩定度,如果一國政府(或是當地省份的政府)不能透過選舉和平更換政府,甚至有政變或內戰的可能,那在當地設廠可能就面臨戰禍,甚至可能因為國家安全需求,而使企業資訊或商業機密被迫公開。這也是為什麼雲端產業多半在民主較穩定、商業較自由的地方設立分公司,例如Google就選在新加坡與台灣設立資料中心。

文化相關的風險

  關於政治風險的另一子分類,則是與當地文化相關的風險。文化本身是長久且穩定的事物,但對於不瞭解當地文化的外資來說,就會形成不確定性。假設台商在穆斯林國家,不經意的要求員工在年中的開齋節加班,這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另一方面,文化本身也包括當地國既有的政商關係或習慣的制度,例如在中國經商都必須瞭解的潛規則,包括逢年過節送禮、送禮該送誰?要怎麼送?等不明文的規矩,如果設廠投資前未能瞭解,很可能在開始營利之前就被迫退場。

 簡而言之,文化相關的風險主要來自兩方面,第一是當地固有的習俗或宗教禮儀,第二是長期在當地運行卻又不一定是明文規定的制度。這些風險基本上可藉由事前研究來擬定防範策略,但不要以為只要規避了文化風險,就不會面臨法律的挑戰。如台塑雖然事前打點了越南官員,但仍不敵民意的批判,最終不得不接受司法審判的結果。無獨有偶,2007年新光集團與中資華聯集團,合資在北京開設百貨公司,以為此作法就可避開中國政府的刁難,但慘遭華聯反咬新光有洩漏商業機密之嫌,最後不但失去經營權,重要幹部也一度被限制出境。因此在擬定風險因應策略時,也要思考最後是否有法律途徑可解決。

5

勞工條件是最常忽略的風險

  一般來說,勞工薪資水準、土地與資源的取得便利性,是許多海外設廠的企業最關心的議題。但勞工抗爭也是海外設廠最大的風險之一,除了擔心廠房設備遭到毀損,商業機密如果外流、或者流失訓練已久的當地幹部,對於企業的長遠發展更加不利,其造成的傷害可能比政府罰款更大,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是永遠撤資。因此筆者認為,勞工條件是政治風險中最重要的一項。

 一般而言,勞工問題可以從兩個方向觀察,首先是當地的物價與失業率等總體經濟數據,企業可研判自己的僱用條件是否滿足當地人的需求,甚至應該給予高於當地水準的薪資或福利,以減少未來可能面臨的風險。其次是當地政府的勞動法規,例如工時、加班、假日與保險等議題。通常來說,違反勞動法規、例如超時工作不給薪,或僱用童工等問題一旦被發現,後果不但是賠償與停工,更可能在國際上造成難以恢復的聲譽受損。因此許多勞力密集產業,如電子零件的裝配或需要人工檢查的傳統產業,皆會盡力遵守當地勞動法規,以免國際形象受損而傷害該企業產品的市占率。

結論: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國際形象?

  當我們自己求職時,會考慮不同的外商會獲得不同的待遇時,別忘了企業投資海外,一樣會受到當地民眾的評量。在2014年的越南排華事件發生前,部份台商認為中國與越南在南海上的爭執,根本與台灣無關。因此台資企業受到越南勞工攻擊,幾乎無招架之力。當時的馬英九政府甚至只能請台商在護照上貼標籤,註明台商與中國無關。但越南人其實分得出自己的老闆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排華運動名義上針對中國,實際上就是出一口對台商的怨氣。那些利用中國幹部對付越南勞工的台商,在當地的形象是也不像台灣媒體所描述的無辜商人。

 因此,政治風險分析(PRA)不只是提供投資國外的建議,同時也讓企業瞭解,以目前的管理技術與僱用條件,是否適合海外設廠。風險的來源是不確定性,當企業沒有足夠應付風險的能力時就貿然海外設廠,可能需要在當地國付出更大的學習成本。台灣在西進中國的經驗中,應該深切瞭解到政治風險對於企業發展的影響有多麼巨大。而目前新政府的南向政策,更應該召集或委託專家進行東南亞各國的政治風險分析,並針對適合投資或設廠的企業,提出改良或轉型的配套。勿讓政策成為一窩蜂的熱潮,犧牲掉原本不適合外移的企業。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