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決勝於千里之外 – 菲律賓大選選戰是如何延燒到香港

決勝於千里之外 – 菲律賓大選選戰是如何延燒到香港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今年的菲律賓大選將會在五月九日舉行,但對於身在香港和其他海外工作的菲律賓選民,他們的大選可長得多,他們可以由四月九日開始持續一個月的選舉期內進行投票。是次選舉將會選出下任總統,一半參議院和所有眾議院議席以及各地區首長和議會議席。

菲律賓的選戰狀況

菲律賓總統的產生方法是贏者全拿,每一個選民只能投票予一個總統候選人,取得最多的票數者即當選為下一屆總統。所以即使候選人得不到過半選票也可以當選。

這次菲律賓大選總共有五位候選人,包括來自聯合民族主義聯盟(United Nationalist Alliance)的現任菲律賓副總統傑約馬爾·比奈(Jejomar Binay)

、人民改革黨(People’s Reform Party)的米麗阿姆·德芬索爾·聖地牙哥(Miriam Defensor Santiago)、來自菲律賓民主黨人民力量(Partido Demokratiko Pilipino-Lakas ng Bayan)的現任達沃市市長羅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獨立候選人現任菲律賓參議員格蕾絲·波因(Grace Poe)和自由黨的馬爾·羅哈斯(Manuel “Mar” Roxas II)。

總統寶座獎落誰家?圖片來源: http://america.pink/philippine-presidential-election-2016_3498282.html

總統寶座獎落誰家?圖片來源: http://america.pink/philippine-presidential-election-2016_3498282.html

根據由菲律賓社會氣候站(Social Weather Station)在四月十八至二十日所進行的民調顯示,杜特地支持度達33%,比排名第二的波因領先9%。事實上,在十三至十四日由同一機構進行民調時,當時波因支持度達34%,比杜特地領先1%。但現在她只在民調中得到24%的支持度,急跌了10%。本來波因與杜特地間的對決,變成由杜特地抛離其他候選人。於撰文之時距離大選只剩兩天,但是觀乎的民調的急速變化,杜特地能否當選也包含很多變數。

在今年來,除了杜特地和波因之外,比奈也曾經在民調中領先,可見在這樣的選舉制度和文化下,菲律賓總統選舉的不確定性比歐美國家的總統選舉要高得多。除此之外,策略性投票也令選舉結果再添上一重變數,支持度排名第一和第二位的杜特地和波因加起來乜只有57%,剩下來的43%的選民會否在最後一刻投票給杜特地或是波因?觀乎上次總統選舉,策略性投票的傾向不明顯,候選人民意和最終得票相差最多只有約5%。但考慮到上次選舉艾奎諾三世有壓倒性優勢,這次選舉中策略性投票的影響有可能會比上次選舉更重要。所以對於任何總統候選人而言,他們必需把選戰戰到最後一刻,爭取數個百分點之內的支持度升幅。

海外選民重要性不容忽視

作為外勞輸出大國,於海外工作的菲律賓人佔了菲律賓人口約一成,構成了選舉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菲律賓在2004年第一次使用海外缺席投票制度 (台灣稱為海外不在籍投票),讓以往因身處海外而不能投票選民可以在選舉中投票。所以近年菲律賓以外菲律賓人密集的地區如香港,也出現了菲律賓選舉的競選活動。香港作為菲律賓輸出外傭第二大的地區,有大約二十萬在香港工作的菲律賓人,而當中有93049名菲律賓登記選民,佔大約一半。

編按在台灣的菲律賓勞工約12萬人,佔外籍工作人士約15%。第一名為印尼約25萬。

儘管在菲律賓的海外缺席投票制度下,海外選民並不能夠選出地方直選的眾議院議席和地方政府的職位。但他們仍可以選出全國性職位,包括總統、副總統,參議院和眾議院的政黨名單。

因此為了爭取身在香港的菲律賓選民支持,波因曾在去年聖誕節期間和家人到訪香港,並與在港的菲律賓人進行交流和發表演說。當地影星羅賓·帕迪拉(Robin Padilla)也在二月來香港遮打花園 (Chater Garden) 為杜特地競選。其他候選人也在香港設立了競選攤位,可見他們對香港選民的重視。

除了在海外競選活動之外,菲律賓政壇中亦出現了以海外選民為基礎的政黨。 移工國際(Migrante International)是一個爭取菲律賓外勞權益的國際聯盟。其主席康妮·巴加斯-雷加拉度(Connie Bragas-Regalado)是一個前香港家庭傭工,在這次選舉和數個黨員參與競逐眾議院議席。但由於他們在2004的選舉未能達到2%的選舉門檻而得不到議席。而根據當地選舉法,假如他們在這次選舉中再次得不到2%選票就會失去再次參選的資格。

一群菲律賓家庭傭工週日聚集在香港皇后像廣場。 圖片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5%A4%96%E8%8F%B2%E5%BE%8B%E8%B3%93%E4%BA%BA#/media/File:Filipino_maids,_Hong_Kong.JPG

一群菲律賓家庭傭工週日聚集在香港皇后像廣場。
圖片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5%A4%96%E8%8F%B2%E5%BE%8B%E8%B3%93%E4%BA%BA#/media/File:Filipino_maids,_Hong_Kong.JPG

 

根據香港自由報(Hong Kong Free Press)的一篇訪問,香港菲律賓人聯合(United Filipinos in Hong Kong)移工國際的香港屬會的主席多洛雷斯·芭拉達斯(Dolores Balladares)認為現時艾奎諾三世的管治只是前任葛洛麗雅·雅羅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o)的延續,對外傭而言依然是沒有公義可言。她指出艾奎諾削減了菲律賓外務部的預算,增加了對海外徵收的強制保險費和裁減了一定數量的大使館和領事館。而在這次大選中,她和她的同僚都支持波因的親勞工和福利主義立場。對波因而言得到海外菲律賓選民支持可謂至關重要。但波因與杜特地都曾經對外傭問題發聲,他們都表明反對現時僱主不斷以半年合約聘請外傭令他們福利受剝削的行為,難以肯定外傭都傾向波因。所以現時國內選戰的激烈情況可謂漫延到了國外。

香港自2004年起一直保持在海外缺席投票中維持最高投票率領事館預計香港地區將會有至少15%的投票率遠低於其他海外地區平均投票率26%。至四月二十三日為至,只有17653名菲律賓選民在香港投了票。在投票期完結前的最後一個周末之前的星期五,也只有38252名選民投票,所以預計有至少約一萬名選民會在最後一個周末才到票站投票。海外投票的投票期長達一個月,在投票期開始之際到投票期快將結束之時,民意已經可以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海外投票率的變化,可以作為策略性投票佔總票數的一個參考指標,還有多少選民在觀望選情的變化。所以只有過了下星期一,才能確定香港外傭以及其他菲律賓外勞在這次選舉中發揮了怎樣的影響。

延伸閱讀

中華民國內政部http://www.moi.gov.tw/stat/news_content.aspx?sn=9212

[亞太戰國策] 南海僵局:深陷泥淖的菲律賓:http://www2.insight-post.tw/asia-pacific/20160329/14765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