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南瀛列國考為什麼馬來西亞執政的國民陣線仍牢牢掌控砂勞越?

為什麼馬來西亞執政的國民陣線仍牢牢掌控砂勞越?

圖片來源: http://www.sabahsarawakmerdeka.com/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本文修改自 4/25 [南瀛列國考] 馬來西亞砂勞越州選前瞻

砂勞越的自身歷史認同與砂州人民爭取自治的關係

砂勞越,位於婆羅洲西北,是馬來西亞東部的一個州,外界對這個地方,除了尼亞洞遺跡,就好像沒有什麼印象,傳媒也很少會報導這個地方。

砂勞越主要是華人、馬來人、以及當地原住民伊班、達雅等民族,這裡伊班人大約佔三分一,華人約佔四分一,馬來人則約五分一,其餘是當地原住民。這裡原先曾經是滿者伯夷帝國  (Majapahit Empire),除了這之前和馬來半島有過些少政治上的關係,此後砂勞越都只是在經濟和文化上和馬來半島來往。14世紀開始為汶萊博基亞王朝所統治,自此成為汶萊帝國的版圖近400多年,這時期還未有砂勞越一名,甚至首府古晉此一名稱也未曾有。不過地名史上,是先有古晉,後有砂勞越的。

16世紀時汶萊蘇丹穆罕默德哈山 (Sultan Muhammad Hassan) 有一子,名為蘇丹登加 (Sultan Tengah),帶著近1000名沙繼族 (Sakai) 和卡達也族 (Kedayan),移往今之砂勞越和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坤甸等地就藩,娶當地蘇丹之女,成為統治當地的蘇丹。並開始伊斯蘭教宣教和建立政治制度工作。此後汶萊蘇丹較少過問這裡的情況,而蘇丹登加被奉為開發砂勞越的先賢之一,至今墓葬在砂勞越山都望村 (Kampong Santubong)。此後汶萊仍繼續統治當地,直至19世紀中葉。

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rawak#/media/File:Sarawak_in_Malaysia.svg

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rawak#/media/File:Sarawak_in_Malaysia.svg

 

18世紀時,潮汕地區政局不穩,大量華人從廣東、福建沿岸一帶移民到婆羅洲西部,他們多從事開礦、農業等職業,著名的蘭芳共和國,其開基元祖即是嘉應州石扇堡,因科舉不如意,遂跟隨鄉人到坤甸,娶當地原住民之女,並建立類似國家的政體,他和當地蘇丹合作擊退敵人,在當地推廣教育,這就是當地有大量客家人居住由來。蘭芳共和國的國族意識,在19世紀時面對英國人的殖民中表現出來,當時英國人已經開始準備殖民砂勞越,對汶萊蘇丹來說極為苦惱。嘉慶7 (西元1807年),來自陸豐吉康都高塘鄉羅庚山的客家人劉善邦,在當地參與石龍門十二公司,開採金礦,因受當地政府的苛政所弊,復有英國人布洛克 (James Brooke) 欲奪其礦場,故起義攻入古晉城,但反抗失敗。不過這場運動反映了當地人認同其獨特歷史地位。直至1840年前夕,汶萊還在當地有過開發工程,當時汶萊擔心失去砂勞越,不斷加強對當地的開發工程,然而最終不堪其苦,人們要求脫離汶萊。

1841年,布洛克開始統治古晉,開啟了砂勞越王國的歷史,至1905年砂勞越的版圖擴至林夢,汶萊縮小至今日四個縣,而華人南來移民仍然沒有停止過。但這時的砂勞越,始終仍和馬來半島沒有任何隸屬關係,馬來半島屬於英國殖民地(Crown Colony)或保護國(Protectorates )。而布洛克家族統治,乃英國保護國 ,實際上就是自治性質,主權在布洛克家族,他們大多保留當地的風俗,且引進新的律法應用,並繼續建設和開發,使古晉市和其他市縣漸漸有規模。至20世紀40年代,日本人統治過短時間,後來日人投降,英國人回復統治。此時當地人已有不同的想法,在近百年的殖民歷史和社區建設,使他們有新的想法,對這個地區有強的歸屬感,即希望建立屬於砂勞越人的國家,他們覺得這塊土地並不屬於任何國家,而是由砂勞越人去決定自己居住土地的命運,他們自二戰後開始爭取,直至1963年砂勞越和馬來半島政府談判,答應在認同《十八條款》對砂勞越自治保障的前提下組成馬來西亞。但他們最終還是失敗了 ,即使1963年加入馬來西亞後,他們仍沒有放棄過這個建國想法。可是大局既定,亦難挽回,於是後來建立獨立國家的想法又陷入低潮。

S4S運動的出現

201355日馬來西亞大選的結果令國民大為失望後,砂勞越人就開始再重新思考砂勞越的前途,加上同年西班牙發生加泰隆尼亞之路運動,以及翌年蘇格蘭提出獨立公投,啟蒙砂勞越人成立S4S運動,即是砂勞越人的砂勞越運動 (Sarawak for Sarawakians) ,是在認同砂勞越本土主義及現實政治失望的環境下形成,運動至今仍在進行中。[10] 它大約可以分為兩派,第一是主流的『加強自治權派』,即大部分人所跟隨的旗幟。他們主張在中央政府手中拿到更多的自治權,其實他們爭取的只是當年1963年砂勞越以國家名義和馬來亞,北婆羅洲,新加坡組成馬來西亞時,簽下的《十八條》 (18-point Agreement),希望中央政府能根據《十八條》給予砂勞越應有的自治權,也就是在制度上抗爭。去年年底的三十萬人簽名支持成立公投法的運動,是希望一旦公投法成立後,砂勞越就可以在全民公投下,拿回更多的自治權,包括教育、政治制度、選舉、經濟民生等方面。

而另一隊是最初建立的S4S團隊,現改名為砂獨大聯盟,即是『主動爭取派』,以前民主行動黨州議員房保德州議員(Fong Pau Teck)和尤明慶(Beng Kor)兩位在領導。尤明慶更是S4S運動的創始人。砂獨大聯盟以六十年代人民聯合黨的建黨理念為總綱,而口號『砂勞越人的砂勞越』就是那個時候來。他們希望建立砂勞越國,所以這一派的人就是想在制度外改變,不只是要提高砂勞越的自治權,更希望砂勞越能以全民公投方式來脫馬獨立,他們認為1841年砂勞越國已經成立,不再是汶萊的領土,到1963年馬來西亞聯邦組成,砂勞越在沒有經過全民公投下,就被合組成為聯邦,此派認為英國人欠砂勞越人一次公投民族自決的機會。

儘管,砂獨大聯盟未成為註冊的團體和組織,但很大可能會打正旗號以脫馬獨立為議題出選四月尾的砂勞越州選,包括房保德(Fong Pau Teck)自己的選區美里埔奕區(Miri ,Pujut ),還有潛在候選人尤明慶(Beng Kor)出選的詩巫峇旺阿山區( Sibu ,Bawang Assan)。這是首次有以獨立為議題的候選人出選,也是自1963後,除了還在森林打游擊戰的砂勞越解放同盟外,第一次有組織要求砂勞越獨立。

由原來的脫馬公投,改到成立公投法,以圖取得更多自治權。S4S 已經改變了原來的立場,也同時變成是非之地。S4S主要的傳播是在臉書和微信交流,就以臉書上,官方出了三個不同的專頁,第一個是砂沙退出馬來西亞,第二個是砂沙公投創未來,第三個砂勞越公投之路。根據隊中主流的說法,前兩者的專頁已經被前S4S領導騎劫了,不代表隊中主流的立場。可是卻有指現在大隊領袖陳宏祥 (Erick Chin) 乃是人聯黨美里支部文宣部的成員,因此有民眾質疑自稱無政黨背景的S4S 大隊,其政治中立性何在?國陣的黨員為運動領袖,很難不給予各反對派系口實,覺得整個陣營是由國陣操控,好像又真的在跟阿德南首長的劇本走下去。阿德南首長已明確表示脫馬是不可能,但會在制度下保障砂勞越的自治權,這種說法很有統戰砂獨派的意味。

圖片來源: http://www.sabahsarawakmerdeka.com/

圖片來源: http://www.sabahsarawakmerdeka.com/

 

選舉結果

砂勞越自五月七日選舉,結果公佈後,國陣政府大勝,82席中取得71席,而民主行動黨只取得7席,公正黨僅3席,國陣繼續在砂勞越屹立不倒,到底為什麼呢?

首先,問題在於砂勞越近年本土主義興起,因為西馬政府的腐敗無能,貪污成為國際醜聞,拖累了馬來西亞的形象。又因去年4月新徵收的消費稅 (GST),令百姓生活辛苦。因此他們近年興起提出砂勞越本土獨立。然而,這種情緒為國陣所看穿,在選舉之前,國陣不斷強調砂勞越本土的言論,以爭取選民的支持。因為砂勞越的國陣,其中的人民聯合黨 (SUPP) ,是砂勞越國民陣線中最大的政黨,他們很早就提出本土主義,那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砂勞越尚未加入馬來西亞政府的事了。人聯黨部分人對本土主題是比較熟悉,只是因為加入了馬來西亞,又成為國陣的政治聯盟,才漸漸失去最初爭取本土的原型而已。砂勞越的十八條款,也即加入馬來西亞的條件,保障砂勞越人民的權益,很多條款都是人聯黨的成員及其相關的人脈討論和撰寫而成的。

而民主行動黨為什麼會輸?輸在只打煽情牌,雖然他們和國陣都是用煽情牌,但民主行動黨用的是批評納吉,納吉和國陣政府的確做得不好,批評人的缺點是很容易,可是如果提不出實際的政綱,平日又少做一些拉近選民的工作,只在接近選舉的時候才出來批評,難免令人有現實功利的想法。再講,民主行動黨是西馬人主導的政黨,在本土主義思潮興起之際,民主行動黨的主張,就顯得好像是西馬的意志凌駕於砂勞越之上,令選民反感。

選民情緒上只想到本土,沒想到阿德南選舉前曾受納吉的祝福,意味阿德南所謂的本土政策是旨在吸納選票,阿德南言論和納吉是聯手合作爭取選民支持,一方面西馬政府以中央政府的姿態示於砂勞越人民,一方面阿德南以砂勞越國陣的身份發表本土言論,兩者其實是在合作延續國陣在砂勞越的勢力,包括砂勞越向西馬「進貢」的石油稅,以及砂勞越偏遠地區的開發工程,都為國陣及西馬政府帶來可觀的利潤。

然而,砂勞越偏遠地區,尤其是內陸城市,多為原住民居住,交通和資訊都不發達,不知外界世間事,但凡有人支持他們原住民已經很足夠。納吉和阿德南以尊重原住民文化的姿態,深入原住民鄉村和村民載歌載舞,足以令原住民樂意地投下對國陣信任的一票,也即砂勞越土著保守統一黨,而沒有深入考慮選舉中所牽涉到的政治代價和背後所包含之價值觀。這也是民主行動黨多年來,只知派人宣傳其政綱,而不知以文化交流為策略吸納原住民支持的原因,雖然民主行動黨也有製過相關的短片,但都以謾罵納吉為主,給不到選民實際的承諾和信心。

國陣繼續在砂勞越獨大,已經成為事實,人民繼續深受國陣獨大帶來的惡果,而笑到最後的,仍然是納吉和國陣,因為砂勞越繼續是國陣的勢力,意味可以不用擔心2018年的首相選舉,如果納吉繼續參選首相選舉,他勝算機會很大,因為砂勞越選票向來就是最多國陣票數的,沙巴也是國陣最多票的地區。在砂勞越,城市地區多數是華人,他們比較支持改革和開明政治,這和鄉村傾向保守成強烈的對比。因此來屆首相選舉,如果想擊倒國陣霸權,恐怕難度會比上屆更大。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