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遊走在中國與東南亞之間:越南航海貿易的崛起

遊走在中國與東南亞之間:越南航海貿易的崛起

(西貢市,圖片來源:https://goo.gl/0i71fX)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西貢市,圖片來源:https://goo.gl/0i71fX)

(西貢市,圖片來源:https://goo.gl/0i71fX)

跟身邊朋友談到越南,朋友對這個國家的印象多是: 因為廉航開通新航線而略有聽聞的峴港、越南河粉、珍多冰。熟悉國際形勢的朋友會多想起六、七十年代的越戰;或是中國南海爭議。 然而,論及東南亞經濟,坊間鮮有論及越南的經濟潛質。越南作為東協最北點的一員,北臨中國,南向東南亞,其實可以充當東亞及東南亞貿易的中介人。本文將簡單討論越南的貿易狀況、越南船運在中國—東南亞兩地的定位、越—港—台三地的貿易關係以及阻礙越南貿易發展的原因。

越南是一個典型的發展中國家

雖然越南接壤中國、寮國和柬埔寨,但越南的主要貿易夥伴集中在歐美一帶。圖表一顯示,在2013年,越南從中國大量進口原材料(如:布料,化工產品,鋼鐵及機械),並主要向歐、美、日出口。東協佔比只有9.2% ,比中國還要低0.8%。這種貿易模式令人回想起80年代亞洲亞洲四小龍著重往歐美出口的「東亞模式」。然而, 根據2016年歐盟貿易報告顯示,越南仍從歐盟進口高科技產品及機械。同時,越南與中國的貿易出現長期逆差。由於越南從中國大量進口資本財產、機械及糧食,從而加工產品出口至歐美,暫時未能擺脫與中貿易逆差。由此可見,越南仍然是一個典型的發展中經濟:從亞洲及歐美進口機械設備財產來加工,並回頭向歐美出口。

 

圖表 1: 越南對外貿易走勢。 出處 :To & Lee, 2015

圖表 1: 越南對外貿易走勢。 出處 :To & Lee, 2015

 

越南在貿易上存在雄厚潛質。越南盾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相比之下,匯率偏低,因而有利出口產業。然而,越南盾眨值同時意味著薪水低落,不少中學畢業生及大學畢業生的薪金水平都偏低。越南全國平均薪資為150美元一個月,相當台幣4800元,或1164港元。

薪資水平的低下加上越南學校的教育品質參差不齊,以致不少學生輟學,阻礙積聚人力資本。與此同時,越南的通信發展亦有潛質開拓商機。根據Google/TNS 2014網絡消費者調查,在越南有約3200萬名用戶享有寬頻互聯網服務,然而其中多數以娛樂性質為主。只要加大商用寬頻互聯網服務佔比,相信越南可以通過互聯網促進貿易發展。

中國船運超前、港台讓路、越南介入?

中國經濟崛起,完全改寫了中國以及東南亞一帶的貿易遊戲規則。香港人從自己歷史認知的轉口港地位,早已被中國多個城市的港口取代。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orld Shipping Council)2013年全球首50名海港排名,香港僅列第4名,高雄列第14名。成為全球之首的上海,流量高達3300萬個標準貨櫃,遠遠拋離香港近1000萬個標準貨櫃。其他中國城市的海港亦榜上有名:深圳列第三、寧波列第五、青島第六、廣州港第七、天津第十等等。

由是觀之,港台的海港地位早已被中國拋離。雖然這並不代表港台海港可以關門大吉,但在未來十年,港台要繼續成為中國—東南亞海路貿易的經理人實在困難。

現時,香港政府正苦惱如何推廣自身在制度上的優勢以保持香港在國際航海業務的地位,但畢竟制度優勢並非香港獨享,這種做法沒有太大持續性可言。不久將來,商家只需直接出口至中國各大城市、毋須經香港轉口。

因此,不久將來東南亞國家可以直接經海路出口至中國各大商港。這個正是越南大展所長的好機會。越南直接跟中國接壤,並擁有長達3260公里的海岸線,航線短、成本低,自然有足夠潛力發展這條航線。在東南亞航海業而言,越南的胡志明市港口群總出口量達596萬個標準貨櫃,列全球第24名,是全東南亞第5名,落後於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和泰國。

雖然現在越南的船運排名成績有待改善,但越南近年貿易正急速增長。2010年,越南的貿易總值比起其自身的GDP超出65.3%, 可見經越南往來的貿易流量極高,比起中國同期的57.1%實為可觀。同時,越南面對歐洲經濟衰退,對出口需求下挫的大環境之下,貿易往來仍然有所增長,成功維持往來盈餘,貿易能量驚人。

港台越關係:合作,競爭,還是假想敵?

越南若全力發展其航海業務,自然引人預計屆時會與香港直接競爭中國—東南亞航線的主導權,並挑戰台灣的出口實力。然而,現時越南與港台關係仍屬合作形式。隨著香港—東協自由貿易協議漸見初形,越南即將向香港調低關稅,並開始著手拆除非關稅阻礙(NTB)。台灣方面,台商大量對越直接投資,仍然有利越南發展出口行業,互為互利。隨著越南於2015年落成東協經濟共同體(AEC),經越南轉口時港台亦可享免關稅,手序簡化等多項好處,港台因而亦無誘因與越南直接競爭。

不少學者形容現時越南正式踏上發展中國家高速發展的正路 : 從鄰近地區入口資本財,出口工業產品到歐美等已發展國家。根據越南與美國於00年簽訂貿易協議、07年加入世貿、08年與日本簽訂貿易協議等經驗,越南的出入口於簽訂貿易協議後短期內大幅增長。其中,出口以歐美等已發展國家為主。然而,現時越南並未著重發展往東亞國家的出口產業。圖一可見,經歷首次貿易熱潮後的越南只見其對美國跟歐洲出口急速上升。隨著TPP,香港—東協自由貿易協議及東協AEC等多項貿易協議遂漸落成,相信在未來5年越南會再次進入貿易熱潮,屆時越南絕對有潛力開拓東亞市場。

然而,貿易熱潮並不代表船運熱潮。在2000年代的上一次貿易熱潮中,越南並未積極發展運輸產業。To & Lee (2015) 及Pincus (2015) 同時指出,由於運輸業不發達,海港服務品質參差,越南出口成本仍然高居不下。在圖二中,To & Lee (2015) 執行模擬演算更發現,改善越南自身的運輸配套可以增強出口4%及提高經濟收益2.8%、相比其他因素如取消關稅,改善行政配套等等,整體影響較為深遠。因此,越南在航海市場上並未有足夠實力與港台直接競爭,現時三地關係仍屬友好合作伙伴關係。雖然過份描繪越南在航海市場上的野心只有樹立假想敵之效,但在越南經濟蓬勃發展,本身位置優越的當下,越南發展航海業的潛力實在不容忽視。

 

圖表 2—各項因數對越南經濟收益,出口,入口和輸出的影響。S5為改善運輸配套,S1及S2分別為取消貨物及服務關稅,S3為增加FDI,S4為改善行政配套,S6則是所有政策同時執行下的總和。 出處: To & Lee, 2015。

圖表 2—各項因數對越南經濟收益,出口,入口和輸出的影響。S5為改善運輸配套,S1及S2分別為取消貨物及服務關稅,S3為增加FDI,S4為改善行政配套,S6則是所有政策同時執行下的總和。 出處: To & Lee, 2015。

 

越南的發展障礙

既然越南有如此雄厚的貿易潛質,為何越南的貿易及經濟發展放緩?越南仍然是東協中「發展較緩慢」CLMV四國中的一員(V),同時世界銀行仍然認定越南為中低收入國家。這與越南內政有很大的關係。

近年,南海爭議升級,導致越南國內出現大大小小的排華運動。2014年的一次運動更導致21人死亡。過度依賴中國進口之下,中國製產品的便宜價格導致中國產品需求上升,排擠國內產品。然而這些中國產品品質參差不齊,對排華情緒火上加油。近年,不少越南人也在社交網站貼文警告自己人不要購買中國產品及中國黑心食品。這對越南作為中國—東南亞兩地貿易的中間人角色有著極大挑戰。

同時,排華運動以後也有不同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挑戰越共政府管治。例如近日有農民就魚類集體死亡抗議政府辦事不力。與港、台兩地一樣,坊間也開始就社會運動產生不同論述。有論述斥責這些示威是有人收買生事影響經濟,又有人斥責示威是外部勢力操控社運。有人將矛盾指向海外反對越共政府的越南更新革命黨(Viet-tan),指責他們收買示威者做亂,希望推翻越共政權。與香港後雨傘革命時代一樣,越南社會亦開始出現各種分化及標籤效應,對不單是越共管治、甚至連經濟發展都存在一定挑戰。

 

圖表 2—各項因數對越南經濟收益,出口,入口和輸出的影響。S5為改善運輸配套,S1及S2分別為取消貨物及服務關稅,S3為增加FDI,S4為改善行政配套,S6則是所有政策同時執行下的總和。 出處: To & Lee, 2015。

圖表 2—各項因數對越南經濟收益,出口,入口和輸出的影響。S5為改善運輸配套,S1及S2分別為取消貨物及服務關稅,S3為增加FDI,S4為改善行政配套,S6則是所有政策同時執行下的總和。 出處: To & Lee, 2015。

 

最後,越共政府在1986年革新開放(????????革新)以來,逐漸組成的統合主義政府亦開始備受挑戰。由於官僚系統多用人唯親,管治效率及貪污狀況仍有待改善。同時,????????革新以後,政府不單沒有將公司私有化,反而將更多公司國有化並重組成國有大型集團,令各集團之間合作難免有火花。以胡志明市商港為例,市下有五個港口,但每一個港口都由不同的國有集團操控。西貢港由國家航海公司Vinalines 營運;畔河港(Bến Nghé) 由另一家附屬胡志明市人民政府的國有公司控制;越南國際貨運碼頭則由國營的南方航海運輸公司,新加坡的NOL集團及日本三菱集團聯營;西貢新港則由海軍發展及管理;最後,百索(Ba Son)船塢則由國防部管理。單是港口系統已經橫誇國有公司、私人公司、政府及軍方多方面利益。其中,Vinalines 更已破產重組。

因此可見,受限於越南的統合主義(Corporatism)政府,要整理越南的船運配套甚至協調商貿路線,當中需與多方協調。而礙於部份持份者為國營企業,這些企業沒有直接誘因改善配套及提高越南商港的競爭力,因而即使協商成功,執行者也有機會不按照計劃行事。例如,已破產的Vinalines曾未經人民政府同意私下將西貢港的貨運碼頭改建成客運碼頭。由於可見,統合主義政府也成為了越南貿易發展,甚至經濟發展的一大阻礙。

展望未來,越南要取代香港成為中國—東南亞兩地的中間人甚至轉口港實在不容易,但越南本身的貿易潛質不容忽視。只要越南企業開拓東協及更多的東亞市場,港口配套得以改善,越南有機會成為東南亞地區的大商港,進入越南的大航海時代。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