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砂勞越、馬來西亞與汶萊:阿德南逝世的意義

砂勞越、馬來西亞與汶萊:阿德南逝世的意義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阿德南的逝世—對砂勞越的意義

2017年1月11日,馬來西亞砂勞越首長阿德南 (Adenan Satem),突然驚傳逝世消息,事件震驚砂勞越人民。事前,他仍然和平常一樣,和妻兒交談如歡,仍然很平常的看報紙和關心砂勞越的事務。據了解,他是心臟出了問題,在三馬拉漢心臟科醫院逝世,享年72歲。

日前過世的馬來西亞砂勞越首長阿德南。圖片來源:goo.gl/05Cb4W

日前過世的馬來西亞砂勞越首長阿德南。圖片來源:goo.gl/05Cb4W

阿德南的生平

阿德南是砂勞越馬蘭諾族 (Melanau)和馬來族混血,馬蘭諾族是砂勞越一個重要的原住民。馬蘭諾族的住屋有點像伊班人的設計,但略有不同,他們的房屋一般是有很高的腳根,建的梯幾乎去到第二層才到房屋內部。這在砂勞越古晉山都望 (Santubong) 文化村可以看到,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那裡看的。阿德南1944年生於古晉,小時候就接受英國殖民教育,在一間天主教學校讀書,其後他往澳洲阿德萊德大學就讀法律系,畢業後就從事記者。至70年代,他開始投入從政的生涯。

砂勞越馬蘭諾族傳統長屋。圖片來源:https://flic.kr/p/gK36F

砂勞越馬蘭諾族傳統長屋。圖片來源:https://flic.kr/p/gK36F

砂勞越的獨特歷史

他的少年時代,正好碰上砂勞越人面對前途問題,那時英國人經歷二次大戰,開始衰退,當地人正思考應該獨立還是爭取更大的權益才加入馬來亞聯邦。對砂勞越人來說,歷史上砂勞越是屬於汶萊的,而汶萊是自1840年起不斷把土地割給英國,才開始他們的開埠史,從性質上幾乎和獨立國家無異。

然而,因為歷史總和命運開玩笑,砂勞越最終沒有獨立,加上印尼介入改變格局,在和西馬政府談判後,加入馬來西亞,成為馬來西亞的一個州。但砂勞越的條件是,要求維持砂勞越的婆羅洲價值,也就是原住民和華人和平相處,因為原住民和華人都在砂勞越有獨特的歷史地位。砂勞越的內政和出入境等問題,均以砂勞越為先,強調砂勞越的獨特地位。然後他們才會名義上奉吉隆坡為中央政府。因此砂勞越是沒有蘇丹,只有州元首,也不參與西馬的蘇丹推選最高元首制度,因為歷史統承上,它原屬於汶萊的事實是不可改變的。用今日的說話,就是一國兩制。這些歷史,對阿德南的思想有很大的影響。

阿德南的政治

阿德南加入的政黨,是派別上屬於國陣 (Barisan Nasional) 的砂勞越土著保守統一黨 (Parti Pesaka Bumiputera Bersatu),在砂勞越,縱使華人的經濟影響力相當大,但不可能忽視土著權益,因為他們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它的宗旨就是捍衛原住民的權益,也因為這點,西馬政府要獲得他們的支持,就先要支持和尊重他們的權利。除了馬蘭諾族,其他如伊班族 (Iban)、比達友族 (Bidayuh)、達雅族 (Dayak)等都可以參政表態他們的要求。原住民的信仰比較多元,有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和原始宗教。

隨著西馬政府在其後逐漸擴大在砂勞越的影響力,砂勞越人擔心不能捍衛本土價值,因為西馬政府透過政府用人、教育、經濟發展等滲入西馬的價值,包括近期日益白熱化的宗教和種族課題。國陣霸權製造不少問題,包括砂勞越發展落後、貧富懸殊甚大等。

阿德南關心砂勞越的族群和諧相處,先後多次表示砂勞越需要的是不分種族和平相處,又為華人教育向西馬爭取權益,他對華人並非僅流於口頭上對華人示好,而是真是會希望華人成為砂勞越政治的主流,他甚至表示華人不是外來移民者 (Pendatang),居住在砂勞越的華人很多都已經是第三、第四代華人,早已視這片土地為他們的家,為此他真心爭取獨中及承認統考,這些都是華人的教育問題。

雖然他路線上屬於國陣,但他也曾努力爭取更多本土權益,特別近年本土主義興起,以及砂勞越人又提出獨立問題,他意識到這些問題的根源是本土權益得不到重視,以及西馬政府的干預,曾很勇敢的表示,砂勞越人能自己治理砂勞越,不用西馬政府和西馬政黨「指指點點」,包括民主行動黨及巫統。這也是為什麼去年砂勞越選舉,縱使西馬的行動黨是反國陣,卻得不到砂勞越人民的支持,原因在於砂勞越人覺得行動黨的意圖只為選票,而砂勞越土著保守統一黨卻可大獲全勝,捍衛本土乃民心所向。可以說,阿德南是少數國陣派可以得到砂勞越人民的歡迎,也是少數民望較高的國陣人民。

阿德南逝世,最先出來分析的國際學府和傳媒,是新加坡,因為傳統上,新加坡和砂勞越關係密切。對新加坡來說,古晉是新加坡的朋友,甚於新加坡和吉隆坡政府。古晉視吉隆坡為「外地政府」,「中央政府」只是名義上。在新加坡,也有不少砂勞越人,而且他們對社會經濟有些影響力,近年很多砂勞越人都會考慮出新加坡工作的。

而另一注目的,就是汶萊蘇丹第一時間來砂勞越致哀。至今散佈在汶萊、砂勞越和印尼加里曼丹的汶萊皇族,在重要節日都會收到汶萊蘇丹的請帖,邀請他們去汶萊聯誼。汶萊駐古晉領事館,置在古晉市中心心臟地帶,道理即在彰顯汶萊和砂勞越關係。汶萊、砂勞越和新加坡,本質上可以說是一個可以和西馬政府相衡的地緣聯盟,但不明示道出而已。因為新加坡和汶萊實際上就是更緊密的伙伴關係,經濟、教育等都來往非常密切。

馬來西亞與砂勞越邊界示意圖,深紅色處為砂勞越,淺黃色處為馬來西亞。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arawak_in_Malaysia.svg

馬來西亞與砂勞越邊界示意圖,深紅色處為砂勞越,淺黃色處為馬來西亞。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arawak_in_Malaysia.svg

阿邦佐哈里的繼任

砂勞越人在阿德南去世後,比較擔心的問題是,到底繼任的阿邦佐哈里,這個出身政治世族的人,能否延續阿德南的路線,即既身在國陣,卻又能保著砂勞越人的權益問題。不過無可否認,阿德南的逝世,是打亂了國陣在下屆大選的計劃,因為阿德南雖親政府,但形象溫和,還可以拉攏到民心。

去年國陣可以保住在砂勞越的勢力,很大程度上是阿德南的功勞。他的逝世可以說失去了政府和人民的中介人,那會否意味著選民將會流失?人民暫時未對阿邦佐哈里有信心,不太清楚他會否能延續到阿德南的路線。倘若他不太掌握政黨之間的關係,以及人民對政府的信心,將是兩大影響來屆大選中國陣的勝負關鍵原因。如果阿德南沒有去世,那麼馬來西亞的大選可能會在2017年上旬,但現在看來會延後,未來不穩定的變數仍在觀望中。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