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客座專欄[黑潮來襲] 讓律動帶領我們

[黑潮來襲] 讓律動帶領我們

圖一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圖一

Earth, Wind and Fire的專輯封面

當Earth, Wind and Fire唱著「我們來律動吧!」(“Let’s Groove”),也算是把”groove”這個深植在黑人音樂文化的詞彙介紹給白人。如果我們回到爵士樂的定義1 來看,”groove”指的是一種音樂的韻律感,它基本上是在於節奏和聲響「有差異的參與」,這件事情可以由一個樂手自己、也可以由多個樂手一起來完成。什麼叫做「有差異的參與」呢?所謂的「參與」就是黑人文化中「呼喊與回應」的傳統,許多事件都是在一種對話性的情境中進行。而這對話中透過各種具有差異的姿態來完成,簡單來說,就是不同強弱週期的節奏和急遽變化、對比的音色或聲樂。

某個角度來說,這是黑人音樂之所以「黑」的根本;遠在非洲音樂中就可以聽見這樣的聲音:非洲音樂因為樂器的關係,大多是以各種鼓為主,能夠演奏複雜弦律的樂器並不多,因此當我們聽到非洲音樂時,可以發現他們著重在多層節奏彼此交叉著,形成一種節奏的織網(rhythmic fabric)2 。非洲音樂強調「對話」的特質,因此這些節奏往往不是固定而且統一的拍子,反而我們會聽到奇數拍與偶數拍同時交叉出現,而且時而變換節奏的速度與重拍所在。從結構的形式來看,非洲音樂的基本概念是週期性的,在節奏的重複與變化中,累積一種聽覺的強度與推進音樂走向下一步。因此它們並不像我們一般聽到的交響樂或是流行音樂,是線性的結構,有鮮明的主旋律與副歌,敘說整個音樂的起承轉合。

圖二

非洲音樂由各種鼓聲節奏交織而成 圖片來源:http://goo.gl/3VCV3h

這種源於非洲部落的音樂概念,隨著黑人一起來到了美國;融合了西方的音樂與樂器更發展出不同的「音樂對話」方式。非洲鼓樂純粹的節奏性對話,在更多的樂器加入也豐富了音樂的音色質地變化,因此對話亦可以透過樂器來表現不同的角色。對鼓來說,有個性的「差異」是反映在節奏變化上,而這個概念應用到西方樂器時,便成為音色對比鮮明、音階跳躍劇烈,連續的旋律則變為了宛若節拍的點狀音符。簡單來說,像是小喇叭、薩克斯風、鋼琴等傳統上做為和弦的樂器被當成了「音色豐富的鼓」來使用。於是,這種強調互動、差異、具有對話節奏的演奏方式也被稱為「律動引導」(groove-directed),因此,「律動」(groove)在黑人音樂文化脈絡下被用以形容描述一段音樂的編組方式,或是這種音樂對話上共有的默契感3 

1967年James Brown作為靈魂樂與節奏藍調的新起之秀,他就大量地的把黑人音樂的律動美感,帶進其所開創的Funk風潮,大辣辣地走入大眾的耳裡。像上次我們介紹的“Papa’s Got a Brand New Bag”,就是其從節奏藍調這種仍然以旋律為主的「歌」,開始轉型變化。雖然”Brand New Bag”基本上還是像首歌,分工鮮明,音樂的上層有維持著旋律線的歌聲,還有喇叭負責相對細緻的旋律,特別是還有一整段音律豐富的「即興段(riff)」(上方音樂連結大約2:11處),而下層有鼓提供著穩定的節奏模式。有趣的是中層作為音準的吉他,擺盪在節奏和旋律之間:歌聲進行時,吉他偏向與鼓和貝斯一起支撐節奏,但過門時又會短促演奏一小小段旋律。而貝斯倒是直接從弦樂器變成了打擊樂器,從慣常的中層旋律伴奏,跑到了下層和鼓聲作伴,用單點的音符與鼓聲交錯強調出具有非洲韻味的交叉節奏(cross-rhythm)。儘管和同期的”I Feel Good”一樣,多少還在歌聲的結構上延續著藍調的味道4 ,但聽起來明顯能夠感受到四處都充滿了節奏。

“Cold Sweat”(1967)作為Funk樂逐漸成形的信號,整體而言歌曲的形式已經所剩無幾了,樂器彼此已經不分屬性,不斷玩弄切分音5 ,表現出節奏強弱對比鮮明,跳躍在各種韻律的碎片中,而過去作為線性敘事與結構保證的歌聲,此時也融入節奏中化為James Brown的招牌嘶吼、悶哼,宛若非洲音樂中的領頭鼓手,作為各種樂器節奏穿梭、交叉的信號燈。每小節四拍為基底的音樂節奏,透過切分音製造出三拍子的奇數拍效果,重拍後的反拍空間被填補,這讓音樂有了非洲音樂般交叉節奏的韻味,在James Brown的Funk音樂中這種技巧可以記做「4:3規則」。如果我們以”Cold Sweat”為例,可以化成如下的圖示:

圖三

Cold Sweat的交叉節奏感 筆者自繪

上方是穩定的四主拍,下方則是被Bass、小鼓和大鼓三者特別「疊加起來」的重拍,因此「聽覺上」的重拍就會如圖示一般地構成了所謂的「4:3規則」。

1970年“Sex Machine”可以說是James Brown的Funk樂大成的顛峰作品之一。除了一方面融入了複雜的多線節奏,又能夠以西方音樂結構的規律性巧妙地整合在一起。當時幫James Brown演奏的知名P-Funk貝斯手Bootsy Collins就回憶到,James Brown叫他:「給我『首拍』就對了!(“Just give me ‘the One’ ! “)」什麼是首拍呢?我們就拿”Sex Machine”的貝斯小節樂譜來解釋:

圖四

貝斯的彈奏中,首尾音符相連著不斷循環 筆者自繪

前面所提到的交叉節奏,每經過一個小節或兩個小節後,這些多線節奏就會回到第一拍重新一起開始:而祕訣就在於每個小節的首拍──也是主節奏的重拍──之前,會利用前一個小節最後一個音符(通常是8分或16分音符),來「提示」這個首拍的到來,接著大鼓立刻暢快地在首拍上重重地敲下,這細膩的連續操作讓Funk音樂即使節奏再怎麼錯綜複雜,卻永遠不會搞錯這個首拍發生的時機。也因此,Funk音樂聽起來更容易讓人跟上,但又在一定的程度上維持了非洲音樂般豐富的節奏感。“Sex Machine”唱的不再只是歌,而是已經進入音樂中渾然忘我擺動的身軀。從此,律動(groove)不再只可遠觀,更可褻玩焉──「聞起來很Funk!(“Smell Funky!”)」──那股暢快淋漓後的汗騷味。

影片“Sex Machine”的現場Live,可以看見身體直接反應著音樂的律動感

[embedplusvideo height=”339″ width=”550″ editlink=”http://bit.ly/1ECtJGx” standard=”http://www.youtube.com/v/XeNY-_Jo6oQ?fs=1″ vars=”ytid=XeNY-_Jo6oQ&width=550&height=339&start=&stop=&rs=w&hd=0&autoplay=0&react=1&chapters=&notes=” id=”ep5923″ /]

 

作者介紹:

蔡欣洲

東吳社會所畢。
在高中時接觸了街舞, 對音樂中的舞蹈深受感動,
從此對表演藝術與文化中的身體產生高度興趣;
擅長於黑人文化中音樂與舞蹈的現象詮釋。
目前替代役剛退伍處於大腦復健期中。

11128679_10204247910743895_7188489544198061450_n-600x400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1. Charles Keil, 2010 ,”Defining ‘Groove’” (http://www2.hu-berlin.de/fpm/popscrip/themen/pst11/pst11_keil02.html) []
  2. 非洲音樂強調節奏編織的質地,可以參考這個音樂連結:https://goo.gl/hbc9Nr []
  3. Anne Denielsen, 2006, Pleasence and Pleasure, Wesleyan

    []

  4. 強調旋律變化的「12小節」規則;即是以12小節為循環單位,在某些小節重複旋律時改變將旋律升四階。

    []

  5. 切分音(syncopate)就是把音符從強拍延長至次強拍或弱拍(反拍),有時候也可能是利用休止符,來錯置了原先規律的強弱拍順序,讓音樂的節奏感有了加快或是延遲的感覺。 []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