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洞知識] 英國的政黨是怎麼選出領導人的?

[洞知識] 英國的政黨是怎麼選出領導人的?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筆者喜歡看熱鬧,國民黨的內鬥大戲演了半年有餘還在演,遠在地球另外一邊的工黨在五月選舉的時候也是被打趴,正進行著重新選出黨魁的過程當中。然而這個過程與國民黨非常不同,相較於國民黨的宮廷戲碼,工黨黨魁的角逐者卻是針對政策方向刁鑽地攻防,且讓我們看看工黨怎麼選出領導人。

圖片說明:2015年工黨黨魁候選人。圖片來源:BBC, http://goo.gl/PXa2Ug

圖片說明:2015年工黨黨魁候選人。圖片來源:BBC, http://goo.gl/PXa2Ug

選舉制度

首先英國是一個內閣制國家,國家的領導人(首相)同時也是國會最大黨的黨魁,因此大黨的黨魁都是潛在的首相,選擇黨魁意味著選擇該黨黨員心目中的首相候選人。工黨黨魁參選者必須擁有至少15%目前黨在國會中議員的提名。對於內閣制國家國會議員的數量乃是政治的中心,議員不僅審核政府政策,執政黨議員更成為部會閣員,這與台灣的政府閣員經常外找有很大差別。目前工黨席次為232席,意味著任何候選人至少需要獲得35名議員的支持,也議著最多只會有6名候選人。

投票方式採用黨員一人一票制,不過黨員必須登記才能投票,而不是身為黨員就自動可以投票。投票的方式採用一人一票,英國常見的排序複選制(Alternative Voting),也就是在選票上寫下你對候選人的偏好順序,在計票的時候依序將最少票的候選人刪除並將其選票重新分配給剩下的候選人直到有候選人得票過半為止。

事實上,工黨是第一次採用一人一票制的方式來選出領導人,2014年以前工黨因為其政黨架構,將票的比重公平分給三個團體: 國會議員, 歐盟議會議員和一般工黨黨員。而後在2014年的改革之中才改成一人一票的簡單架構。

保守黨也採用類似的方式,有一點不同的是保守黨會先用排序複選制來篩選到剩下兩位最強候選人再開始也是差不多為期三個月的競選期,最後再投票選出黨魁。而工黨則是一開始就讓所有候選人比拼。

從六月17號的競選活動開始一直到九月10號黨員投票那天,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給與候選人從事競選活動,包括電視直播的辯論。相較於台灣政黨相對速成的方法(沒有辯論跟競選),英國政黨對黨魁選舉的嚴謹程度堪比國會大選。

四弱爭霸

目前有四位參選人角逐工黨的黨魁,分別為:Jeremy Corbyn, Yvette Cooper, Liz Kendall 和 Andy Burnham。

Jeremy Corbyn 擔任議員超過30年,是著名的反戰派,Yvette Cooper強調她奮鬥的歷史(1990拿到牛津大學政治哲學與經濟第一等文評畢業),主張提供全國免費保母服務,並希望大幅興建公共住宅。Liz Kendall被視為中間派,主張承認過去工黨管理經濟不佳,重新振作,並下放中央權力。Andy Burnham也是十年以上的資深國會議員,還曾擔任過衛生大臣,作為曾在2010年競選過一次的參選人(當年結果不佳),這次他幾乎大幅翻新他的政見,主張給富人加稅。

實際上,經過兩個月的選戰,整個選戰幾乎被第一位參選人: Jeremy Corbyn給主導,另外三個人在其鮮明的主張下都幾乎要被邊緣化。

Jeremy Corbyn的兩大爭議主張在於他明確的反對樽節政策,甚至加碼要重新國有化一些企業(特別是鐵路),以及他的反戰立場。這兩大主張深深地激化整個黨內矛盾,並嚴重舖路出今天工黨缺乏核心價值的問題。

工黨在享受12年前首相布萊爾執政之後,隨後不久被卡麥隆領導的保守黨給擊敗,而同時伊拉克戰爭-布萊爾時期最具爭議的政策,也在10年之後慢慢險露出弊病,無止盡的恐怖攻擊和運作不靈的伊拉克政府。保守黨上台以後開始實行樽節政策,逐漸刪除各部門支出以及社會福利,甚至加碼喊出要終結英國作為一個福利國家。工黨在這段期間作為在野黨不僅沒有提出可以信服的替代方案,更有意無意地附和保守黨的政策。須知兩黨政治反對黨必然要擁有有別於執政黨的政策,否則很難說服選民有什麼理由把票轉投給你。

去年的蘇格蘭公投可謂壓倒工黨的最後一支稻草,原本蘇格蘭是工黨的大票倉,在公投期間工黨不僅缺乏與蘇格蘭當地選民接觸,立場上更實質上跟保守黨站在一起,導致今年五月大選蘇格蘭席次整個崩盤,讓了40席給蘇格蘭國家黨,這也意味著工黨要在2020年奪回政權須要在英格蘭多拿下106席,幾乎不可能。

這也其實意味著,不管今天誰選上工黨黨魁,都很難成為首相。

Jeremy Corbyn同時說如果當選將以工黨黨魁身分對伊拉克戰爭作出更正式道歉,對在戰場中犧牲的英國士兵和因此受難的伊拉克民眾道歉。並且表示如果當選首相也會道歉。事實上工黨多年來一直以非正式的方式對當年的決定在道歉,道歉本身其實爭議不大,但關聯的是他鮮明的反戰立場,反對進一步參與中東的戰爭、反對繼續更新英國的核子潛艇、甚至反對參與NATO的活動,以及高度同情巴勒斯坦和對以色列不怎麼親近。這些立場或許可以獲得左派喝采,但是要進一步吸引全國選民恐怕就有些爭議。

工黨除了面對Jeremy Corbyn引起的旋風以外,還面對另外一個混亂的問題。這次選舉首次採取只要工黨相關人士注冊就可以投票,也因此工黨相關的工會團體大幅動員會員注冊投票。怪不得有資深黨員抱怨繳了一輩子黨費卻跟只交3鎊(約150台幣)的工會會員都只有一票。而這些工會團體偏好Corbyn鮮明的反樽節立場,這是另外三位候選人無法企及的。

[embedplusvideo height=”283″ width=”450″ editlink=”http://bit.ly/1PSMLKc” standard=”http://www.youtube.com/v/jrNfhEfowlM?fs=1″ vars=”ytid=jrNfhEfowlM&width=450&height=283&start=&stop=&rs=w&hd=0&autoplay=0&react=1&chapters=&notes=” id=”ep4570″ /]

(6月15號工黨黨魁競選人辯論)

英國的政治風

與台灣的意識形態選戰很不同,英國的政治極度講究數據,並大部分的議題都集中在經濟與NHS(英國的健保系統)上面,有時候幾乎到了鉅細靡遺的程度(比如單一病人平均看一個醫生須要等待多久,細微到不同選區),保守黨的樽節政策固然打擊到了不少中產階級與社會弱勢,但英國優良的經濟表現已經讓保守黨成功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優秀經濟管理者的形象。相對著工黨仍然背著過去執政灑大錢的包袱,並且在布萊爾時期大幅往中間靠攏之後,便幾乎找不到自身的主張。有候選人喊出說將最高累進稅率從45%調高到50%就是張顯工黨價值,著實令人困惑工黨是什麼價值。

不過,台灣的政黨應當多參考英國政黨的黨魁選舉模式,多一點政策辯論,而不是只要定位好兩岸政策就可以上台,或是上演宮廷鬥爭戲碼,這樣對我們這些喜歡琢磨各項政策的年輕一代,說來沒什麼意思。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 如果連兩岸問題都定位不好,那也甭上台了,但若只剩兩岸問題可定位,那也挺悲哀的,偏偏這是刺激選民神經及意識形態(選邊站)的興奮劑,若能更專注於國內議題及周邊國際關係的定位,或許會比只關注大陸問題更顯深度。

  • 說的好!
    唯有結尾一句我不太認同。
    『喜歡琢磨各項政策的年輕一代』?
    可能我在網路上都看不到吧!
    老的不上網,小的不講理。所以我實在對年輕一代的琢磨能力存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