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洞知識] 伊朗為何這麼討厭美國?

[洞知識] 伊朗為何這麼討厭美國?

圖片來源:https://goo.gl/GhJdb0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Death to America (美國去死, مرگ بر آمریکا)“是媒體報導伊朗經常引用的伊朗國內政治標語,街上美國撒旦的畫作也不時出現在相關報導裡頭。年中的核子協議(正式稱呼為全面聯合行動計畫)似乎為這兩個宿敵打開和解的一扇窗,在伊拉克也不時耳聞美國其實已經和伊朗合作打擊伊斯蘭國,不過令人不禁好奇,這兩個國家是怎麼結下樑子的?

圖片來源:https://goo.gl/GhJdb0

圖片來源:https://goo.gl/GhJdb0

殖民地時期

作為文化古國的伊朗,十九世紀也無法倖免於歐洲帝國主義的入侵,掌控印度的大英帝國為了保護這塊帝國明珠,不斷地擴張勢力範圍來確保安全範圍,而俄羅斯的勢力從北而下,伊朗就這麼被夾在兩大帝國勢力之間。

彼時伊朗在卡加王朝治下,貧窮、積弱不振、國王權威旁落、地方部族各自為政以及收稅能力薄弱。與清帝國一樣,卡加王朝將各式專利權讓渡給英俄兩國來換取貸款,這種日漸依賴外國金錢的行為讓卡加王朝更加貧弱,政治也更為不穩定。而英國和俄羅斯(特別是英國)也在這過程當中撈了不少好處,比如創立路透社的路透先生就拿到採礦專利權。

石油的詛咒

1908年那幾年是伊朗正經歷憲政革命的時期,在卡加王朝國王穆罕默德阿里薩阿(Mohamad Ali Shah)下令軍隊攻擊伊朗國會的前一個月,一支英國的探險團隊在伊朗的西南方發現了石油,這個時間點恰巧又是大英帝國海軍的軍鑑正從燒煤轉變成石油驅動的時期,伊朗石油的重要性直接掛鉤當時面對歐洲諸國軍備競賽的皇家海軍,成了皇家海軍的命脈。便宜的伊朗石油成為艦隊遍布五大洋皇家海軍的關鍵後盾。1901年英國商賈William Know D’Arcy與伊朗政府達成的協議中伊朗只能獲得16%的利潤,伊朗的資源幾乎賤價補給給大英帝國艦隊。這也釀下而後事件的遠因。

此時的伊朗已經在1921年政變中改為巴勒維王朝。巴勒維王朝不似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國,可以甩開西方加諸於身上的各式枷鎖,戰後負債累累的英國也更需要伊朗便宜的石油。但石油賤賣給西方的事實已經成為伊朗人心中不可忍受之重,二戰之後許多國家也發現石油,這些國家都和石油公司達成開採協議,幾乎都是對半拆帳,但無一如伊朗般簽訂16%的「賣國契約」。

1953是個關鍵的一年,摩薩台(Mohammad Mossadeq)這名聲勢如日中天的政治人物在獲得宗教界支持之後,成功地在國會投票通過國有化石油產業的議案。戰後債台高築的英國無法接受失去便宜的石油,開始出招逼摩薩台就範。

先是撤出技術人員又祭出石油禁運,英國艦隊直接部屬於波斯灣出海口,搞得伊朗石油突然變成無法賺錢的燙手山芋,政府的預算減少和失業率升高直接衝擊了伊朗經濟,加上摩薩台的大膽改革措施,摩薩台的支持者開始動搖,特別是自由派和宗教界,導致摩薩台更加依賴前身是共產黨的伊朗人民黨(Tudeh),這就引起逐漸開始冷戰的美國的憂心。此時美國還沒怎麼在中東耕耘,相當依賴英國的建議。

英國建議直接推翻摩薩台,扶植出國在外的伊朗國王回國。1953年政變正式執行下去,CIA的行動代號是Operation Ajex,英國MI6則稱之為”boot”,摩薩台被抓,監禁,而總理一職則由Fezlloah Zahedi取而代之。

事實上實際情況更為複雜,但重要的是1953年政變事件給後世的印象。CIA強調自己在這場政變中立下的功勞(阻止紅色勢力擴張),而伊朗人則認為西方帝國為了自己的私利推翻了一個自由民主選舉出來的總理。

1979年革命

無論如何1953年政變都是伊朗政治的轉淚點。伊朗國王回到國內重掌大權,而伊朗政府和國際石油公司重新擬定合約,對半拆帳。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的石油公司分到總額20%的利潤,英國也是20%,但對英國來說卻是得和美國分享利益,可謂巨大損失。如果英國早些接受伊朗重新談判的要求,或許不必跟美國分一杯羹。而政變之後美國成為在伊朗影響力最大的國家。

伊朗國王Shah受益於新的石油協議,國庫大為充盈,在西方的幫助之下極力改革伊朗並推行現代化,大修道路、投資、改善教育以及花費最多的:購買新式武器與裝備。但西方不只是幫助伊朗國王現代化而已,CIA同時也幫助伊朗國王建立惡名昭彰的秘密警察SAVAK來實行獨裁統治。

如同當年美國給獨裁的國民黨政權撐腰一樣,美國也在伊朗做類似的事情。伊朗之所以在1970年之後受到西方高度的支持部分是因為當時中東只有伊朗願意也直得同西方合作。彼時的沙烏地阿拉伯太過貧弱,伊拉克的海珊侵略性甚強,埃及仍與以色列刀劍相向,也難怪美國政府讚譽當時伊朗為中東的穩定之島。直到80年代末期美國卡特政府上台之後,開始挑惕伊朗的人權紀錄。伊朗國王也在壓力之下和一些反對人物對談,不過為時已晚,伊朗國王執政時期所種下的過度依賴西方、貧富差距、經濟利益分配不公、獨裁統治等問題捲起了革命的怒火。1979年伊朗革命,伊朗國王倉皇逃到美國。

有趣的是,卡特政府接納了逃亡的伊朗國王,新的伊朗政府不斷要求引渡伊朗國王未果,直到他在美國病逝。這就增加了伊朗人心中美國庇護伊朗頭號罪犯的印象。同時,革命中附帶產生的人質事件(參考專文伊朗人質事件),也成了伊美兩國爭論的焦點。而後兩伊戰爭當中,美國冷眼旁觀海珊使用化學武器,幫助伊拉克侵略伊朗都一再加深伊朗人心中美國邪惡的形象。

改編自1979年的伊朗人質危機的《亞果出任務》。圖片來源:IMDb

改編自1979年的伊朗人質危機的《亞果出任務》。圖片來源:IMDb

兩千年以後

兩千年之後,伊朗發展核武的謠傳浮出檯面,國際社會對伊朗開始施加相關制裁。2001年小布希總統的反恐戰爭開打之後,出於莫名原因他將伊朗與北韓和伊拉克列為邪惡軸心,忽略伊朗跟伊拉克打過八年戰爭,塔利班跟伊朗也互看不順眼的事實。

這幾年時間美國與以色列合作干擾伊朗核計劃的發展(包括駭客攻擊或者暗殺科學家),不斷施加經濟制裁以及反恐戰爭中也把伊朗不時列為目標之一,都只是加深伊朗人對美國的負面印象。不過最重要的仍是1953年到1990年這段期間的歷史記憶。一個高喊人權至上的國家不斷因為其自身利益做出口是心非的事情,才是讓伊朗如此痛恨美國的原因。

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與伊朗外交部長阿里·阿克巴爾·薩利希進行伊朗核問題的談判。圖片來源:https://goo.gl/JeSZrU

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與伊朗外交部長阿里·阿克巴爾·薩利希進行伊朗核問題的談判。圖片來源:https://goo.gl/JeSZrU

後協議時代

然而,中東局勢不若往昔,這次核子協議給兩國關係搬開了一顆大石頭,在伊拉克兩國也低調合作共同打擊伊斯蘭國,在葉門也共同討論解決方案。不過在敘利亞兩國仍是壁壘分明,在以色列問題上也沒有交集。

國與國的關係有時候可以很簡單,有時候可以很複雜,伊朗與美國的關係恐怕是很複雜的那一種。伊朗每個禮拜五的聚禮一樣高喊著美國去死,然而新一代的富有年輕人恐怕在市集裡面預購走私進來的腦殘粉Iphone6S。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或許繼續低哼著炸炸炸炸炸伊朗的小曲,但國務院的官員肯定忙著偷偷跟伊朗官員打交道,西方的企業也觀望著準備回到這個七千萬人口的市場。一切在未來都會變得更有趣,但過去肯定一去不返了。

炸伊朗小曲,8:09秒開始,唱的人就是2008在總統大選中對上奧巴馬的共和黨參議員John McCain。

參考資料

Michael Axworthy, Revolutionary Iran, Peguin Books
Al Jazeera, the secret of seven sisters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