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洞知識] 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關係很差?

[洞知識] 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關係很差?

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處決的著名什葉派教士Sheikh Nimr al-Nimr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這兩天震驚世界的大事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與伊朗斷交,起因於沙烏地阿拉伯堅持處決一名著名的什葉派教士Sheikh Nimr al-Nimr,伊朗當地隨即有抗議民眾衝進沙烏地大使館縱火破壞。儘管伊朗當局逮捕破壞的民眾,沙烏地阿拉伯毅然採取斷交行動,並截至目前為止拉上了蘇丹跟巴林一起與伊朗斷交。

然而沙烏地與伊朗鬧不愉快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情,近年來不斷聽到兩國在中東各地區互相博弈,互相指控對方。這兩國到底怎麼結下的樑子,而宗教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處決的著名什葉派教士Sheikh Nimr al-Nimr

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處決的著名什葉派教士Sheikh Nimr al-Nimr,圖片來源:wikipedia

瓦哈比與什葉國教為遠因

兩國恩怨的根源應該從17,18世紀開始講起,1500年伊朗的Safavid王朝為了跟遜尼派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抗衡,硬是將這個以遜尼派為主的帝國轉變成什葉派為國教的帝國,自此奠基了伊朗作為什葉派大本營的根基。截至1744年,整個阿拉伯半島都落入瓦哈比教派的影響力之下。阿拉伯半島上的邵德家族後與其建立盟友關係。1932年建立沙烏地阿拉伯之後,沙烏地王室給予瓦哈比教派特權,而瓦哈比教派則在政治上支持王室,奠立了沙烏地的立國基礎。因為沙烏地王室將伊斯蘭教的兩大聖地麥加與麥地那至於統治之下,一直自許為伊斯蘭的正統守護者。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近代以前,兩方宗教與政權的結盟都不具有威脅性,而是直到近二十年才產生重要影響。

1948年後以色列建國佔據中東政治

1948年以色列建國之後,中東地區進入了三十年左右的以阿衝突。諸阿拉伯國家無法接受以色列將巴勒斯坦人趕離故土,佔地為王的強硬措施。軍事力量較為強盛的埃及與敘利亞特別積極想要挫敗以色列。這段時間沙烏地阿拉伯國力頗弱,同其他國家與以色列對抗。而伊朗在巴勒維王朝之下與以色列都同為美國盟友,在以色列這個重大問題上系屬不同陣營。

60年代之後,巴勒維政權穩固,伊朗開始進行大刀闊斧的現代化大興土木開放女權學習西方文化,甚至獲得發展核能的能力。這段期間兩國關係和平但略為緊張,巴勒維國王曾經大言不慚地告訴沙烏地阿拉伯:

拜託,我的兄弟,現代化吧!  開放你的國家,讓男學生與女學生在同一間學校上學。讓女性們穿迷你裙,跳disco吧!

當時沙烏地國王Fasial 不客氣地回覆:

容許我提醒你,你不是法蘭西的國王,你也不在艾麗榭宮。 (伊朗國內對法國文化特別著迷) 你是在伊朗,你的臣民有90%是穆斯林,切莫忘記這點。

可惜地是沙烏地國王所言正確,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巴勒維國王,伊朗政權性質大幅改變,外交政策也一併變動。不過1970年代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乃是石油價格的大幅提升,作為兩大產油國的沙烏地跟伊朗獲得大筆的財富而開始有本錢推行自身想要的外交政策,伊朗在這段期間大量購買西方先進的軍火,而沙烏地樂意用這筆錢在各地支持自身偏愛的政治人物。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改變伊朗國家政策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帶給整個區域永久的變化。伊朗從原本一個美國盟友轉變成死對頭,而所建立以什葉派為主的神權民主混和政體讓國家政策武裝了意識形態主張,野心勃勃地要在地區擴張自身的影響力。其什葉派為主的號召也讓其他部分中東國家內有什葉派人口的國家坐立難安,政治忠誠度容易遭受到質疑。

雖然伊朗革命之後改成反對以色列,這點與沙烏地相同,但兩國的關係並未多大改善。其中一個原因是什葉派跟瓦哈比教派水火不容。瓦哈比教派根本不承認什葉派教徒是穆斯林。而更現實的原因是伊朗的區域野心讓沙烏地阿拉伯坐立難安。不過伊拉克跟敘利亞仍然擋在兩國之間。特別是1980年代兩伊戰爭讓伊朗忙於保衛國家,沙烏地還可以默默支持伊拉克打擊伊朗。

不過1987年發生了一件慘案: 麥加踩踏事件。在這次一年一度的朝聖,數千名伊朗人跑到麥加抗議沙烏地在兩伊戰爭中協助伊拉克,而後爆發衝突,275名伊朗朝聖者死亡。德黑蘭的抗議者衝入沙烏地大使館,綁架四名沙烏地外館人員,另外有一名沙烏地的外交官跳窗不幸摔死。兩國關係達到冰點,1988年斷交。

冷戰結束之後中東進入一段不太確定的時期,1997年伊朗溫和派的總統哈塔米 (Mohammad Khatami )上台之後試圖改善與各方的關係,1998年 歷史性訪問沙烏地阿拉伯,2001年連任之後還收到沙烏地國王的恭喜。兩國當年還同意就打擊毒品,恐怖主義和非法移民等議題合作。

1987年麥加踩踏事件現場,圖片來源:wikipedia

1987年麥加踩踏事件現場,圖片來源:wikipedia

2003年後伊拉克倒台與敘利亞內戰掃除兩國之間的屏障

2003年之後進入了美國主導反恐戰爭的十年,阿富汗的遜尼基本教義派的神學士政權垮台,爾後美國迅速推翻伊拉克的海珊政權。伊朗這時候被美國的小布希政府莫名其妙一併打成邪惡軸心(伊拉克-伊朗-北韓),殊不知伊拉克與伊朗乃是水火不容。

倒台後的伊拉克逐漸成為沙烏地與伊朗較量的場域,但合作可能多於競爭,畢竟美國仍佔主導地位。然而美國的反恐戰爭所打倒的海珊政權和神學士政權湊巧都與伊朗相處不佳,反倒是幫忙伊朗除去敵人,讓伊朗勢力在過去十年間延伸到巴格達。

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是為另外一個轉折點。儘管這場阿拉伯的公民運動所達到的民主政治成就不盡人意,但著實讓兩大昔日的中東強權弱化。埃及開始靠著海灣國家的大量金援維持穩定,而敘利亞直接陷入至今仍未結束的內戰。伊朗與沙烏地成為中東地區兩大主要強權,而敘利亞的內戰成了沙烏地與伊朗近乎公開爭鬥的場域。

地緣政治衝突乃是本質

在這場內戰當中,沙烏地力主推翻阿薩德政府,而伊朗則是力保。從沙烏地的角度來看,伊朗的勢力從黎巴嫩的真主黨,連結敘利亞的阿薩德,轉而到伊拉克的巴格達再到葉門的胡賽組織,形成一新月狀將沙烏地包圍,沙烏地可謂芒刺在背。更甚者,沙烏地有種必須承擔伊斯蘭世界領導的責任感 (這個責任曾經落在埃及和敘利亞),因此自新國王薩爾曼去年上任開始,外交政策大幅轉為積極,不僅直接介入葉門內戰,出手外交手段交涉敘利亞問題,以及建立軍事同盟。

然而從伊朗的角度來看,當前各式各樣的聖戰恐怖組織幾乎清一色都是遜尼基本教義派,追本朔原都可以連接回沙烏地的瓦哈比教派。特別是伊斯蘭國,其部分殘酷的做法和對什葉派教徒的敵意都可以在沙烏地裡找到。另外,伊朗的官方意識形態也自詡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者,至少是什葉派,也因此常為伊斯蘭世界裡的不公不義發聲,甚至出手干預(或基於利益)。

加深沙烏地緊張的是世界大國剛與伊朗簽訂核子協議,終結伊朗與世界交流的主要障礙。伊朗長期的孤立與經濟制裁狀況很有可能即將結束,大筆的石油收入與活絡的經濟將會讓本來就活躍的伊朗更加強大。沙烏地阿拉伯只有三千萬人口左右,不到伊朗二分之一。除了石油之外沒有其他有實力的產業,而伊朗勞動人口年輕,受教育基礎高,工業潛力佳,如來一場中國式的經濟改革開放,必然如虎添翼,屆時沙烏地阿拉伯的未來就更堪憂,更別說沙烏地的幾個盟友不少都是看錢辦事,極不牢靠。

在這場鬥爭之中,地緣政治的衝突乃是伊朗與沙烏地的本質,勢力範圍的爭奪以及國家利益的計算體現在敘利亞,伊拉克與葉門。實際上,兩國不管什麼政體都是主權國家,安全議題無以迴避。兩國的國家機構加上宗教教派意識形態的加持使得這場衝突範圍更廣更複雜。

今天沙烏地阿拉伯毅然斷交,除了長期以來沙烏地跟伊朗就一直暗地裡博弈對抗之外,一方面也是沙烏地新的決策高層較為年輕也較為大膽。敘利亞問題遲遲未決也可能讓沙烏地決定採取激進的做法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美國的制約之下,沙烏地恐怕也難以跟伊朗有進一步的直接衝突。再者伊朗目前更關心經濟制裁的解除,以及二月即將大選,也不會有心思對沙烏地採取什麼大動作,但依照伊朗有仇必報的個性,某種程度上的報復恐怕難以避免。不過,對美國政府這不是什麼良性發展,本來力圖透過外交促進和平的歐巴馬政府和繼任者,得面對更不穩定,敵意更深的局勢。

延伸閱讀

什麼是伊朗伊斯蘭革命?

新王登基: 石油王國的內憂外患

伊朗核子協議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