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洞知識] 日韓慰安婦協議的目的是什麼?

[洞知識] 日韓慰安婦協議的目的是什麼?

Generated by  IJG JPEG Library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20151228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Kishida Fumio)與南韓外交通商省大臣尹炳世(Yun Byong-sei)在首爾會面,並就兩國紛擾已久的慰安婦問題達成共識。日本除了內閣總理名義表達「發自內心的道歉與反省」之外,也承諾將會利用政府預算撥款給予南韓政府成立相關協助前慰安婦的基金會。

事實上,對於兩國政府突然就如此重大的議題達成共識,各界大多感到驚訝,而日韓兩國內部對於協議的反對也大過於支持。究竟日韓間達成的協議內容為何?而達成協議背後真正的目的或推手又是什麼?此外,這將又會如何影響亞太地區的發展呢?

「最終且不可逆」的協議內容

日韓外長就慰安婦議題達成協議召開記者會。 (圖片來源:日本国外務省)

日韓外長就慰安婦議題達成協議召開記者會。
(圖片來源:日本国外務省)

協議的內容由兩國外長共同發表,大體而言可以分為五點:

首先,日本政府就慰安婦一事造成許多女性名譽與尊嚴的嚴重傷害表示願意負責,而安倍晉三則以內閣總理大臣的身份再度為此表達由衷的歉意與反省。

其次,日本方面為了誠摯地解決問題,將自國家預算中撥款10億日圓給予南韓政府成立基金會,日後基金會資金則一律由日本國家預算中撥款,用以處理恢復前慰安婦之名譽與尊嚴以及撫慰心靈創傷之用。南韓政府則願意全力配合日本的此項措施。

第三,南韓政府就樹立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紀念慰安婦的少女銅像一事,未來將以使館安寧與尊嚴之維持作為考量,與相關團體進行協議,妥善解決之。

第四,日、韓政府皆承諾未來在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各種國際場合當中,將會克制各自政府就本議題的譴責與批判性發言。

最後,日本政府表示在這次的協議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將會是日本就此議題的「最終且不可逆」之解決方案,南韓政府也確認了日本政府之立場。

文件政治地位升級與日本政府直接提供補償金

若單就這次協議的內容來看,或許看不出什麼特別之處。不過若從時間的脈絡來觀察日本處理慰安婦議題的態度與立場來看,則可以發現幾點特殊之處:

首先,這是日本政府首次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發表對前慰安婦的抱歉與反省。19934月,當時宮澤喜一(Miyazawa Kiichi)內閣的官方長官河野洋平(Kohno Youhei)發表了《有關慰安婦調查結果公佈之河野內閣官房長官談話》(以下簡稱《河野談話》),這是日本政府首度以政府名義表達對前慰安婦的歉意,爾後雖然多有要求修改《河野談話》內容的聲浪,不過歷任政府大多承繼此項原則。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河野談話》表達的是日本政府的立場,但是並非由內閣總理大臣本人所發佈,亦沒有納入閣議當中。這與本次作為日韓兩國正式外交聲明的協議,在性質上有很大的不同。

其次,這是日本第一次以國家預算資助成立協助慰安婦相關的基金會。雖然日本政府曾出資在1995年到2007年之間成立「財團法人亞洲婦女基金會」(Asian Women’s Fund),但是日本政府僅出組織的營運經費,給予每名慰安婦的一人200萬日圓的「補償金」是由民間的募款而來的。但是這次協議中的組織不論是營運經費與補償金將皆由日本政府預算出資,並由南韓政府協助安排其中的事宜,與「亞洲婦女基金會」全權由日本決定的模式不同。

最後,協議中特別強調協議中所提到這次的解決方案是「最終且不可逆」的。事實上,在1965年日本與南韓建交的《日韓基本條約》(Treaty on Basic Relations between Japan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第三條中,兩國已經同意日本給予南韓政府的8億美元援助金將是「兩國間一切財產、請求權的完全且最終解決」方案。從日本政府的角度來看,慰安婦議題日本已經在官方上處理完了。因此日本這次特別提到這點,是希望南韓往後不要再以政府名義在此議題上做文章,南韓政府確認日本立場則代表同意日本的此項立場。

日本與韓國國內反應相異

兩國所達成的歷史性協議在日韓兩國內都受到了不少批評。根據東京電視台與日本經濟新聞所做的民意調查,雖然有75%的民眾肯定安倍政府在改善日韓關係上的努力,但是卻有高達57%的民眾認為日本沒有必要在慰安婦議題上進行讓步(僅24%認為應該讓步)。

一般認為,安倍晉三所得到的反對大多是來自極右派的人民,中間甚至左派的選民都肯定安倍政府的作為。金城學院大學的本田雅俊(Honda Masatoshi)教授便認為:「如果一名鴿派的首相達成這項協議,右派一定會大力批判他。正因為安倍是保守派,所以他才能在議題上全身而退。」

相對於日本,南韓內部對這項協議的反彈則大上許多。根據民調機關Realmeter的調查,有50.7%的民眾認為這是項錯誤的協議,而有43.2%的人表示支持。另外針對是否應該將日本駐韓使館前的少女像拆遷一事,有高達66.3%的人表示反對,僅有19.3%的民眾支持拆遷,其中在2029歲的受訪民眾中,更有高達86.8%的民眾表示反對。

 南韓人民聚集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的慰安婦少女銅像前抗議政府與日本達成協議。

目前仍在世的前慰安婦與聲援她們的團體則大力譴責南韓政府所達成的這項協議。除了前慰安婦們譴責政府並在沒有知會她們的情況下進行談判,反對派議員也認為朴槿惠(Park Geun-hye)政府此舉是「叛國」的行為,更加名正言順地將她貼上「親日派」的標籤。聲援慰安婦的民間團體「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Korean Council for the Women Drafted for Military Sexual Slavery in Japan)則批評這項協議是種屈辱性外交:「這協議是紙徹底背叛慰安婦與南韓人民盼望的外交陰謀。」

對此,青瓦台則回應道:「為了讓日本政府為慰安婦議題負起責任,並正式做出反省、道歉,政府能做的都做了,因為認為獲得具體進展,才與日本達成協議…在前慰安婦死前,僅能做到這樣,若不接受這份協議、要求(談判)重來,那政府也幫不了更多。」針對在野黨及慰安婦支援團體的抗議,金瓦台回應道:「民間團體不管怎麼努力,迄今為止都沒獲得進展,但卻把政府促成協議,炒作得好像與日本做出失敗的交涉,這樣的行為對前慰安婦完全沒有幫助…今後該做的是,督促日方正視歷史、履行協議,並以此為契機,兩國一起朝未來邁進。希望國人理解大局、一致團結。」

其他國家反應不一

中國政府對此協議則相對冷淡,外交部發言人只提到「我們再次敦促日方切實正視和反省侵略歷史,以負責任的態度處理有關問題…關注日方是否能做到言行如一、表裡如一、始終如一」。北韓則透過在日本朝鮮人總聯合會(Chongryon)發表聲明,認為「對南韓而言,沒有比與日本達成此種協議還要更恥辱的外交。南韓視此協議能最終且不可逆地解決此議題,但是日本根本未提及在此議題上的法律責任。」

台灣方面,馬英九總統在當天便指示駐日代表代表沈斯淳就台灣的慰安婦問題與日本政府交涉,並表示日方如有任何對他國慰安婦正面作為,均應及於台灣慰安婦,要求向慰安婦謝罪並賠償。在與日方交涉後,30日外交部長林永樂則表示我方預計今年初針對慰安婦議題向日本進行協商,要求道歉與賠償,日本則表示在慰安婦議題上會「誠實以對」但卻未提及具體的談判時程表。

當下政治軍事考量凌駕一切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美國與日韓間達成此項協議有關,但是一般認為美國在背後扮演一定的角色。南韓三大報之一的《中央日報》(JoongAng Ilbo)就在社論中提到「這對韓美日同盟相當關鍵…你可以選擇朋友,卻無法選擇鄰國。兩國都必須要向前邁進。」

美國在「重返亞洲」與「亞洲再平衡」的戰略下,加強了與亞洲盟國間的關係以克制中國的擴張、北韓的核武發展。而日本的亞洲盟國間,各國的政治軍事關係大體算是密切,如日本就跟澳洲、越南、印度等國有諸多軍事合作計劃,唯獨日韓關係因為歷史因素,而使得南韓選擇在此議題上與中國站在同一邊,導致兩國政治關係不佳。

相對於日本,南韓並沒有特別想加入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中,而僅關注在北韓問題上。但是南韓也瞭解到,光靠駐韓美軍以及美韓同盟是不足的,因為假設北韓真的發動大規模攻勢的話,勢必仍得有駐日美軍參戰,甚至可能需要日本自衛隊的後勤支援,這使得日本反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南韓雖然在政治關係上與日本不佳,在實務合作上仍與日本有密切的關係,如兩國國防部在2015年就交換北韓情資上達成合作協議,另外兩國為了能源問題也同意合作開發印尼的東吉塞諾羅液化天然氣(Donggi-Senoro LNG Project((有關液化天然氣案的兩國合作可以參考〈[亞太戰國策] 經團連‧全經連懇談會:日韓關係改善的契機?〉))

南韓外長尹炳世在記者會中特別提到,雙方將會在短時間內就包括安全保障合作在內之韓日合作與韓日間的懸案進行意見交換。換言之,南韓政府所著眼的應該是軍事方面的合作,這可能包括南韓加入美日間的軍事合作,以及進一步有關北韓情資的分享。日本著眼的自然是跟南韓更進一步的外交與經貿關係,這也有助於安倍達成拉攏盟邦抗衡中國的目標。

南韓在這次的協議得到了日本政府與總理的道歉,也獲得了撥自日本國家預算的經費組織慰安婦基金會。而日本則免除了南韓追咎其法律責任,賠償對象不是個別的前慰安婦而是成立基金會,同時也獲得南韓政府承諾不會再以此議題做文章。兩國各退一步達成協議,移開了進一步發展政治軍事關係的石頭,但是卻犧牲了個別南韓籍前慰安婦的權益以及要求追究日本法律責任的機會。

這樣的弔詭也反映了國際關係上的大哉問:「究竟什麼才是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日韓協議的達成犧牲了前慰安婦的權益,但是卻可能換來在外交、軍事、經貿上難以計量的緊密合作。究竟何者才重要?何者才是真正的國家利益?這留待讀者細細思考。

參考資料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台灣的慰安婦問題與日本政府交涉,並表示日方如有任何對他國慰安婦正面作為,均應及於台灣慰安婦,要求向慰安婦謝罪並賠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