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洞見報告[洞見報告] 實現整合的可能?非洲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未來

[洞見報告] 實現整合的可能?非洲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未來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幾經波折,6月10日東非共同體(EAC)、南非發展共同體(SADC)以及東非與南非共同市場(COMESA)這三個從開羅橫跨至開普敦的區域經濟體,終於在埃及簽署了三方自由貿易協議(TFTA)。該協議主要內容與目標在歐亞連線「非洲自由貿易區之喜與憂」一文已有相當清楚的說明,以下便不再多加闡述。

Screen Shot 2015-07-02 at 7.29.07 PM

實際上該協議並不是最近才憑空出現的。早在2008年10月,三個區域經濟體的領導人們便於烏干達首都坎培拉達成初步的共識。只是當時仍只是概略的想法,一直到2011年才有正式的談判與宣言出爐。在該宣言中,三方皆主張致力於達成市場一體化、基礎設施建設與工業發展等目標。原本他們決定2014年年底便已經要簽署協議,最後卻拖到今年6月才召開會議簽字。這還不算是完成了三方的整合,還必須得等到各會員國的立法機構審查、達三分之二以上會員國同意才能生效。由此可知,整個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過程曠日費時,這其實與非洲現存的區域經濟共同體困境有所關連。

在非洲大陸主要的區域經濟共同體就有八個,全非洲除了阿爾及利亞、莫三比克與維德角三個國家只加入一個區域經濟體外,其他國家都至少參加了兩個以上的經濟共同體。各經濟體之間的協議、規則差異造成國與國之間經貿交流的人為壁壘,本次參與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成員也有這樣的問題存在。在6月的峰會之前,三個組織便在今年2月於馬拉威舉辦了三方貿易談判論壇。該論壇除了就關稅出價、商務人員流通等規則討論外,最大的爭議在於原產地規則、貿易補救與爭端解決機制無法談攏。舉例來說,目前EAC以及SADC訂定的原產地規則標準和COMESA便有所差距,即便現在簽署了協議都還是一個沒有解決的問題點。

Screen Shot 2015-07-02 at 7.29.46 PM

此外,非洲聯盟曾於2012年提出計畫在2017年完成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議(CFTA)。這項宣言成功與否,和三方自由貿易協議接下來的發展情勢有著不可分的連帶關係。就目前的情勢看來,三方自由貿易協議各成員國能夠達成共識的時間仍遙遙無期,2017年能否真的如期完成整個非洲大陸的經貿整合確實尚未明朗。同時,三方自由貿易協議以東、南非國家為主,而並未能將西非、非洲主要產油國家納入,這也可能是接下來會產生問題的因素。由於非洲經濟發展與前景較好的國家大多位於西非地區以及產油國家,未來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成員若是要和這些國家談整合,勢必有更多區域發展不均等而來的問題需要解決。

再者,目前被納入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成員國雖然是以地域性的分類為主,它們卻也多半和非洲的英語系國家範圍是吻合的。相較之下,非洲主要的法語系國家則集中在西非,共通的語言便可能會是影響非洲經貿整合的要素之一。近年來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致力於該地區的整合,2013年便曾召開特別峰會,決定從2015年實行新的對外關稅條例(TEC)。如此看來,非洲大陸的整合要不就是隨著區域經濟體之間的協議而成功,也可能變成是英語系國家和法語系國家各自整合為獨立經濟體,反倒更有利於前殖民母國和他們的商貿往來。倘若真是如此,和三方自由貿易協議想要促進非洲內部國與國之間商貿往來的初衷就相違背了。

當然,主要和非洲有商貿往來關係的中國與歐盟動態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焦點。去年中國總理李克強訪非,強調將與非盟合作推動跨國界的高速鐵路、公路與相關基礎建設,這些不外乎和三方自由貿易協議企圖從市場一體化以及跨國基礎建設的連結著手是相同的。事實上,去年李克強在肯亞和該國以及烏干達、盧安達、南蘇丹、坦尚尼亞、蒲隆地總統簽署的蒙內鐵路共同融資協議便是一例。倘若按照其規劃在2017年完成該鐵路的修築,加上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整合,中國不僅是區域整合的推進器,未來在非洲的角色勢必將更加關鍵。

至於歐盟,去年10月它們才和東非、南非、西非的三個非洲區域經濟共同體進行歐盟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s)的談判,目前的進度仍在各國立法機構審理的階段。從歐盟今年3月針對非洲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報告來看,他們也計畫在EPAs通過以後,於三方自由貿易協議的框架之下援助各國基礎建設的興建。這也顯示了三方自由貿易協議和這兩個與非洲最重要貿易夥伴的互動與動向會是至關重要的觀察切入角度之一,不能只單看非洲各國之間的作為而已。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