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洞見報告] 非洲:奈及利亞,政黨輪替是機會還是命運?

[洞見報告] 非洲:奈及利亞,政黨輪替是機會還是命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人口最多的非洲大國,亦被預期為經濟進步最快速國家之一奈及利亞(Nigeria),原定2015年2月14日的總統投票日,受到博科聖地攻擊猖獗,選舉委員會將投票日推遲至3月28日。該次總統候選人共14位,最終由穆罕默德・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代表全體進步黨,擊敗原任總統古德勒克・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緩解外界質疑人民民主黨將一黨獨大的疑慮,這是奈及利亞自1999年文人執政後,首次透過民主選舉進行和平政黨轉移。

5月29日新任總統就職典禮上,歐巴馬派出代表亦發表聲明祝賀,中國農業部長作為習近平特使道賀,非洲多國總統親臨,南非總統祖馬表示期待重建外交關係。布哈里表示,將帶領新團隊以「同心圓」建立外交關係,先強化與鄰國外交,爾後是西非整體,以及非洲聯盟所有成員國。

圖片說明:奈及利亞位置圖。圖片來源:https://goo.gl/sg0An2

圖片說明:奈及利亞位置圖。圖片來源:https://goo.gl/sg0An2

非洲民主的曙光

新上任布哈里總統是來自北方的穆斯林,為了平衡生態,他找了來自南方的基督徒律師,歐希巴卓(Yemi Osinbajo)作為副手,以避免南北雙方不服。

如同其他非洲國家一樣,奈及利亞的種族、宗教與地域交織出複雜矛盾,自1960年從英國獲得獨立以來,北方穆斯林和南方基督教徒就為了取得國家控制權而相互爭鬥、內戰不斷,文人政府被軍人推翻數次。1999年結束軍人統治後,民主總算步上正軌,每四年一次選舉,卻總會引發暴力衝突,人民也質疑選舉公平性。

此次選舉的歷史意義重大,雖仍不可避免選前與選後的人民動亂、政黨衝突,但開票結果公佈之後,當任總統喬納森於3月31公開發表敗選演說,祝賀並承認對手布哈里當選新任總統,這簡短的祝賀廣受國際讚譽,美稱為非洲國家邁入民主的一大進程。部分非洲國家領導人對此結果感到不安,因為這間接表示鼓勵在野黨、社會公民家透過公正選舉推翻執政黨,但對於奈及利亞及其它非洲國家,奈及利亞完成首度政黨輪替,實為振奮人心。

圖片說明:奈及利亞總統 圖片來源:https://goo.gl/YiQLWf

圖片說明:奈及利亞總統
圖片來源:https://goo.gl/YiQLWf

消滅博科聖地

布哈里上任引起多方關注與期待,這是他第四次競選民選總統,2003、2007、2011皆落敗,部分原因與他過去的軍事作風有關,早在1983年他以軍事政變成為奈及利亞領袖,卻因執政手段過於強硬,1985年由一位將領以不流血政變推翻政權。但近幾年博科聖地組織(Boko Haram)在北方勢力壯大,國家軍隊受限武器與人力問題,軍力不敵,人民被迫離鄉、難民數大增,人民期待一位有魄力的新領袖平反消滅博科聖地,這或許成為布哈里獲選的至關優勢。

布哈里當選後,博科聖地的攻擊行動卻更傳頻繁,似乎有挑釁意味,但布哈里也在就職典禮上承諾,面臨奈及利亞當前困境,強化軍事並消滅博科聖地是首要任務,穩定國家安全才能帶動國家經濟,以解決高失業率與高貧窮率的現況。

圖片說明:博科聖地組織旗幟。 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ababFlag.svg?uselang=zh

圖片說明:博科聖地組織旗幟。
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hababFlag.svg?uselang=zh

危機四伏的石油

奈及利亞是非洲最大石油出口國,近年石油偷竊、油管破壞、官員非法勾當、反叛組織暴力攻擊等問題,導致石油生產受影響,日前降至200萬桶/日以下,十年前日產250萬桶的盛況不再。另數據顯示,奈及利亞身為石油生產大國,汽油、工業用油卻貧乏,國內頻傳油荒,問題來自於國內煉油設備不佳、管理不善,外界寄望布哈里反貪倡廉形象,或許可以改善石油公司內部腐敗。

石油對該國經濟舉足輕重,佔出口收益逾90%,但當前全球油價跌幅超過50%,而OPEC宣告不減產,估計低油價還得維持一段時日,這對於依靠石油外匯收入的奈及利亞,實為一大經濟挑戰。此外,奈及利亞原油油質與頁岩油相似,原為主要石油出口國的美國自頁岩油革命後,幾乎停止進口該國原油,原本出口至美國100萬桶/日必須重新尋找新客戶。

專家提示,奈及利亞應著重在基礎建設,改良油品煉造技術,並且強調在地化生產,使奈國南北兩方的貧富差距縮短。

圖片說明:鑽油平台 圖片來源:https://goo.gl/staCRb

圖片說明:鑽油平台
圖片來源:https://goo.gl/staCRb

荷蘭病危機與轉機

2014年奈及利亞超過南非成為非洲最大經濟體,但在國內經濟,雖推動經濟多元化發展,身為主要推動力的製造業卻僅佔9%,明顯是「荷蘭病」症狀。

60年代,荷蘭發現石油氣,政府改以石油氣出口大賺外匯,國內景氣瞬間繁榮,卻因本幣升值、勞動力等成本增加,不利製造業與農產品出口,到了70年代,荷蘭遭受通貨膨脹,製造業嚴重萎縮,失業率大增。導因於自然資源的繁榮,卻犧牲農、工部門的國際競爭力,這類經濟案例同樣發生在俄羅斯、委內瑞拉,以及奈及利亞。

面對廣為人知的荷蘭病,專家多次提出警告,奈及利亞政府當然想解決這個危機,但前任總統喬納森任期,不但無法解決棘手的經濟問題,也增生許多違法剛記的內部貪腐問題。此次政黨輪替,布哈里揹負眾望。首先,平反博科聖地動亂活動,才能夠穩定全國安全,吸引外資投注資金、協助石油產品的煉造,以及提高政府支出興建大眾運輸。另石油產業本身勞動力需求低,高失業率產生的貧富差距,使貧窮問題長期侷限奈國經濟發展,若能持續國家安定,人民受教及識字率提升後,相對也幫助國家多元經濟發展,奈及利亞將無需依賴石油出口支持全國經濟。

布哈里上任前後,針對奈及利亞現況提出多點承諾,人民用民主選票支持他重新上任,當然也期待他真的是奈及利亞的曙光,但關鍵依舊在於布哈里能不能平反博科聖地,並且拉動國內經濟,帶領這個外界都在看的大國,走向更穩定的非洲經濟強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Post Tag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