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洞見報告[洞見報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毒品戰爭

[洞見報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毒品戰爭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聯合國於7月2日,公布一則震驚的消息:哥倫比亞經過多年反毒努力,2014年古柯鹼種植面積居然遽增百分之44。華爾街日報訪問一名毒品交易學者,他認為主要原因是哥國政府向種植古柯鹼的農民保證,與FARC談和後將提供補助與津貼。

FARC,哥倫比亞革命軍,於1964年成立,為歷史最久、組織最龐大的左翼反叛軍,同時也被美國與歐盟等國家視為恐怖組織。冷戰後失去蘇聯及其他共產國家支持,開始涉足古柯鹼交易以籌措經費。1990年代開始,在政府大力圍剿以及右翼民兵打擊之下,FARC勢力逐漸減弱,2012年終與哥國政府開啟和平對談。

圖片說明:2008年,哥倫比亞麥德林市,反FARC抗爭行動。 圖片來源:https://goo.gl/CLnvVP

圖片說明:2008年,哥倫比亞麥德林市,反FARC抗爭行動。
圖片來源:https://goo.gl/CLnvVP

 

然而,FARC只是巨大的毒品供應鏈中微小一環,古柯鹼早已深深滲進拉丁美洲脆弱的血管。

1970年代開始,從小型走私貿易,膨脹至巨型跨國古柯鹼帝國。1982年,古柯鹼已佔哥倫比亞總出口百分之30,富裕的毒梟購買大量土地用以洗錢,社會地位與政治力量因此迅速攀高。哥倫比亞最大販毒集團「麥德林(Medellín)」,在全盛時期每星期可走私數公噸的古柯鹼,每天獲利超過六千萬美金,佔全世界百分之80的古柯鹼市場。

麥德林集團甚至曾聯合國家軍隊、立法團體與富裕地主等,組織私人右派民兵(Paramilitary),大量購買軍事武器、訓練私人部隊,防止如FARC的左派份子偷竊古柯鹼;集團同時將角力伸至官僚體系,不僅謀殺數百名威脅他們資產利益的官員與農民,還利用鉅款賄賂當權者與執法人員,以逃避法律責任,光是一個麥德林城就有高達百分之90的警察是受賄者。

1990年代,哥倫比亞政府聯合美國開始執行強力反毒政策,美國挹注13億美元的資金加強哥國軍隊的裝備與訓練,使得販毒集團首領陸續落網,組織力量日漸衰落。然而,毒品交易早已擴散至中美洲國家。哥倫比亞毒販與墨西哥毒販合作,運輸與分銷毒品利益,其他國家如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與薩爾瓦多等,皆是毒品供應鏈的中繼角色。在此情況下,脆弱的中南美各國政府,面對跨國的運毒管道,以及裝備精良的販毒組織帶來的犯罪與暴力,完全束手無策。

圖片說明:2008年古柯鹼主要流向圖,由聯合國毒品與犯罪辦公室(UNODC)統計。 圖片來源:2010 World Drug Report by UNODC

圖片說明:2008年古柯鹼主要流向圖,由聯合國毒品與犯罪辦公室(UNODC)統計。
圖片來源:2010 World Drug Report by UNODC

古柯鹼由上到下,它是政治議題,也是街道槍戰,更是數十萬農民仰賴的生計。毫無疑問,在這場毒品戰爭中,人民是最大的受害者。

種植古柯鹼植物的農民,大多數活在貧困線以下,命運被中盤商操控;許多兒童與青年被販毒集團拉攏,一輩子走不出毒品陰霾。而美國在2000年發起的「哥倫比亞計畫(Plan Colombia)」,為根除古柯樹,無差別地向農田及叢林噴灑藥物,雖然成功地在過去十年剷除百分之58的古柯耕作,卻使當地環境惡化,大量農作物枯死,農民無法維持生計,甚至被藥物影響健康。

而如麥德林一般的大型集團即使衰落,其右派民兵仍掌握哥倫比亞毒品貿易中樞地帶;墨西哥販毒集團起而代之逐漸壯大,現已主宰美國毒品市場。為了爭奪運毒的權力及利益,集團之間衝突與暴力不斷,使許多地區街頭巷尾的槍戰已成常態。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ECLAC)估計,中美洲與毒販相關的暴力罪案,造成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7.7的經濟成本。以多米尼加這個加勒比小國為例,其有高達百分之70的暴力犯罪事件涉及毒品。

毒品殘害身體,然而殘害人心的,是貪婪與慾望。

大量的毒品需求,帶來大量的經濟利益。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辦公室(UNODC)報告,美國古柯鹼食用數量佔全球百分之40,為最大消耗國。其中,光是2008年就有5300萬美國人吸食過古柯鹼,將近100萬人染上毒癮;也就是說,有百分之18的人對古柯鹼產生依賴性,比起其他毒品高出許多。2008年僅從墨西哥出口至美國的古柯鹼,就價值64億美金,從原產地走私販、跨國走私販、美國分銷商,直至賣給消費者的街頭毒販,甚至包含被賄賂的海關與政府官員,都能從中分一杯羹。

有人稱美國幫助拉美40年的反毒行動已經失敗了。在哥倫比亞大型販毒集團垮台以後,年輕的勢力採用小型團體,將製毒、運送、武力分工,使過程專業化也更容易控制。美國緝毒局與哥倫比亞國家警察認為存在300個以上這樣的活躍組織。然而,最令人沮喪的,其實是政治的貪腐,它可能癱瘓國家法律制裁系統,司法與官僚不被人民信任,低落的民意使政府不敢揭露貪污。惡性循環之下,躲在陰影下的毒品黑市,持續蓬勃運作。

圖片來源:https://goo.gl/A4WDKY

圖片來源:https://goo.gl/A4WDKY

「拉丁美洲是一個血管被切開的地區。」現在,毒品的利刃又再次劃開未癒合的傷口。

掃蕩毒品是長期而艱鉅的任務。大批農民長期依靠毒品作物維生,政府必須鼓勵種植替代作物並配合補貼措施;嚴厲杜絕貪腐現象,避免軍警走上行賄與參與販毒之路;同時,不僅以刑事嚴懲吸毒者,供應毒品者也必須接受法律制裁。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即可奏效,剷除毒品是緩慢而充滿各式因素與角力的過程。

哥斯大黎加前總統曾感嘆地說,一次成功的毒品鎮壓,僅僅只是將戰場推至其他國家。數百年殖民時期過後,古柯鹼緊接而來,壓迫拉丁美洲不得喘息。如今這個世代,西方國家對毒品的慾望帶來之傷害,竟在拉美民族手上留下深深的血痕。只有長期而不間斷的艱苦戰鬥,才可能遏止流淌在血管中,古柯鹼的癮頭。

參考來源: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Post Tag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