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洞見報告[洞見報告] 後種族隔離時代-南非排外衝突與族群關係

[洞見報告] 後種族隔離時代-南非排外衝突與族群關係

圖1 剛果共和國的難民營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南非在一般臺灣人的印象裡,或許是幾十年前的種族隔離政策。然而,自從1994年南非政府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之後,該國的排外情緒與衝突卻反而不斷發生。顯然在南非的後種族隔離時代,族群之間的關係與互動發生了些改變,這必須同時把種族隔離政策的影響與遺緒帶進來討論。

六月三十日南非境內最後一個難民營於切斯華正式宣布關閉,仍居住在營區內的兩百多名蒲隆地、剛果共和國難民被迫再次陷入流離失所的處境,拒絕搬離的難民則遭到當地警方的逮捕。聯合國難民署聲稱將針對個案進行調查與安置,不排除安排這些難民到瑞士或是加拿大的難民營,但目前一切情況仍未明朗。

事件導火線

南非政府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做如此的決定呢?最直接的導火線是今年四月於德班爆發並擴散至約翰尼斯堡的大規模排外事件。當時造成至少八人死亡、數千名非裔外國人遭受攻擊,肯亞與馬拉威政府甚至公開宣布將協助南非境內公民撤退回國。對此,南非政府不僅在五月發動「Operation Fiela」行動,掃蕩境內滯留的非法移民,更以安全考量關閉難民營。此舉使得輿論抨擊南非政府公然以國家力量排外,而政府的回應則宣稱是為了穩定局勢並避免更多的傷亡發生。

圖1 剛果共和國的難民營

圖1 剛果共和國的難民營

根據受訪的攻擊者指出,他們不滿外來移民與難民長期以來搶走他們的工作機會,造成高達24%的失業率以及各種犯罪問題。有人認為南非祖魯族國王Goodwill Zwelithini日前的失言風波使得衝突事態更為擴大,他被指控以不堪言詞公開要求移民全都回去自己的國家,此舉加劇了兩邊群體的對立情緒。現任總統祖瑪的兒子Edward也以「南非正坐在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上」,表達他對外來移民的立場。雖然兩人皆嚴正指出他們並未有任何歧視心態,只是針對國內的非法移民、難民問題提出見解,卻仍舊在南非造成極大的輿論效應。

事實上,南非的排外問題並非今年才浮現,自從1994年該國政府廢除種族隔離政策、大批外國移民遷徙至南非以後便衝突不斷。近年來較大規模的排外衝突則是發生在2008年約翰尼斯堡的亞歷山大貧民區,當時來自莫三比克、馬拉威以及辛巴威的移民遭到當地人的攻擊,最後甚至造成六十多人死亡。

永遠撕不去的標籤

圖2 2010年曼德拉紀念日遊行民眾對排外問題的表態標語

圖2 2010年曼德拉紀念日遊行民眾對排外問題的表態標語

許多從移民、難民角度書寫的報導還指出,除了一般居民對這些外國人不友善的態度以外,政府政策乃至於擔任執法人員的警察也同樣是造成緊張關係的幫兇。1995年南非政府修正原先的移民法案(Alien Control Act),從本來高門檻的限制入境轉為強調安全性考量的管理控制。外來移民雖然較過去更為容易進入南非,卻在防止移民排擠本地人就業機會與資源的政策之下,不僅需要在申請居留權的時候支付高額費用,定居之後的生活更顯得困難重重。

此外,不少擁有自營商店的移民共有經驗是警察時不時會找上門來惹麻煩,他們個人走在路上也時常會被警察盤問、確認身份。根據學者Themba Masuku在2006年針對約翰尼斯堡警察做的調查統計,有高達九成的人認為非法移民是滋生犯罪的主要原因,也會主動去盤查看似不是南非本地居民的人。顯然外來移民和難民往往被視為是同樣的群體,皆是南非境內永遠無法撕去標籤的一群人。

既然南非的難民多半被視為是國內的犯罪來源,他們又面臨什麼樣的處境呢?目前在該國申請已獲批准的難民數量約有六萬五千人。然而,即便已經取得難民證,有些公共機構仍不願接受他們的工作申請等要求,甚至有難民指控警方在盤查的時候直接將難民證撕毀的情況。

在境內的難民營陸續關閉以後,負責承辦申請難民資格與延長難民身份的中心也關到只剩下普勒托利亞、德班、穆西納三間而已。這意味著難民在逃到南非以後還必須自行前往這三座城市申請,且每三到六個月都必須回到難民中心延長身份許可。

聯合國難民署2015年南非評估報告(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網站)
類型 來源 2015年1月 2015年12月
南非境內總數 難民署介入協助 南非境內總數 難民署介入協助
難民 剛果共和國 15,000 3,000 16,000 3,200
衣索比亞 9,600 1,920 11,600 2,320
索馬利亞 24,000 4,800 27,000 5,400
其他 20,400 4,080 22,900 4,580
尋求庇護者 剛果共和國 8,500 1,700 9,000 1,800
衣索比亞 4,600 920 4,400 880
其他 189,900 37,980 194,600 38,920
辛巴威 43,000 8,600 46,000 9,200
總數 315,000 63,000 331,500 66,300

上表是聯合國難民署今年針對南非的難民所做出的評估報告。該報告的預測相較於往年增加的幅度低,原因是南非政府在去年一月公開指出將開放更多經濟移民的簽證給其他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的成員國,而限縮原先給予難民的配額。如此看來,政府對難民的諸多限制並非奠基於就業資源的排擠問題上,這卻經常是難民被拿出來攻擊的點。

正視南非的族群關係變遷

從關閉難民營的事件,我們重新爬梳近年來南非排外衝突的事件與問題癥結點。過去我們多半關心的是南非在種族隔離政策廢除之後的轉型正義問題,這並不是說不重要,但是顯然在後種族隔離時代的族群關係變遷也是不能忽略的現象。

南非在打破壓制黑人發展機遇的種族隔離政策後,黑人的生存景況並沒有真正獲得大幅度的改善,我們反而可以見到因為貧富差距的擴大而有不斷大規模的工人騷亂、罷工等事件發生,犯罪率也始終居高不下。相較於其他鄰近國家,南非是經濟發展與機會較好的地區,多年來持續有不少移民、難民嘗試到此尋夢,卻因此成為國內這些不滿情緒發洩的標靶。

這是一個值得臺灣社會借鏡與警惕的議題。過去漢人從中國大陸遷徙至臺灣的時候,因為視原住民族為野蠻、不文明的群體而劃定番界隔離,甚至稱其為「番仔」。時至今日,原住民族和漢人雖然已經沒有番界的區隔,階級與社會資源取得的機會仍有結構性的落差。

當臺灣政府宣稱因為人力缺乏而引入外籍移工的時候,同樣造成國人對這些外人的歧視與不友善態度。透過反思南非的例子,不論是政府對移民、移工的政策需要更加謹慎之外,我們要真正認識與瞭解這些人的文化與處境,顯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Post Tag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