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歐洲[洞見報告] 幽靈與黑影

[洞見報告] 幽靈與黑影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希臘債務無疑是和七月天氣一樣火辣辣的議題,本月月初,希臘人民透過公投齊聲向援助條件中的樽節說「NO」,根據各方數據,18到34歲的青壯年有60%是投下反樽節[1]。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這次突然宣布公投讓歐洲各國可以說是亂了陣腳,但當齊普拉斯挾著這份公投結果坐上談判桌後的談判結果,卻是接受比公投前更嚴苛的紓困條件,這些條件包含了大幅削減年金、國有資產民營化(包含電力公司)等,其中國有財產私有化引起最多的爭議,因為這變相的扣押這些確實會賺錢的國有資產讓賺到的錢分毫未少的落入債權人口袋,而非急需要錢的希臘。各界如法國媒體便指責說此舉(私有化):「對希臘來說會是種羞辱。」[2]

除了大筆銀子砸下去紓困外,IMF的總裁拉加德也同時呼籲歐洲各債權國考慮對希臘進行債務減記,一份「債務可持續性分析」(DSA)報告中指出,歐洲國家須給希臘30年寬限期償還所有債務,並實施債券到期年限延長計畫(maturity extension),或進行大規模貸款減記[3]。不少學者,如撰寫了《21世紀資本論》的法國學者皮凱斯便指出過去德國過去也是靠著債務減記才償還得了一戰及二戰的債務[4]。德國總理梅克爾以「所有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等理由拒絕債務減記的態度也在推特上引起一陣「#ThisIsACoup」的hashtag,這陣旋風並沒有持續多久,但是不少專家直言「德國問題」將隨著希臘債務逐漸浮出檯面。

過去德國以軍事橫掃歐洲,而如今的德國則挾帶著其經濟權力,左右了歐盟的走向,這無疑讓盤踞在歐洲上頭對過去德國的恐懼像幽靈一般又浮現在歐洲人的腦海裡。二戰過後為了重建歐洲防堵蘇聯,美國的馬歇爾計劃開始資助歐洲,德國更成為援助的重心並大幅減記戰爭債務,漸漸那個過去戰敗投降的德國發展成一個巨大的經濟體,並且在這次希臘債務中占有了極大的主導權,甚至因為其最大債權國的身分左右整場的談判,然而二戰殷鑑不遠,對於再次依靠經濟力量崛起的德國更喚起歐洲各國心中徘徊不去的恐懼幽靈。(關於德國問題更詳細的描述請見本站專文《歐盟出了什麼問題?》)

然而在對這幽靈恐懼的背後,卻還有另外一個黑影逼近,反移民反歐盟的極右派希臘政黨Golden Dawn近幾年漸漸走進希臘議會,這次更藉著希臘債務國內外動盪不安的時機裡逮到了機會讓聲勢風生水起,許多不滿談判結果的希臘人開始轉而支持這個極右派的政黨。

Golden Dawn,在台灣譯成金色黎明的希臘極右派政黨過去曾被指控帶有納粹思想的極右派政黨,該黨領導人則自稱是國家主義及種族主義的政黨,他們不只反對歐盟,甚至仇視外來者並曾被指控涉及對非洲及穆斯林移民的暴力事件及刺殺左派饒舌歌手費斯薩司。

正如同我們首段提到的,公投中有60%的18到34歲公民選擇反樽節,但這個結果一拿上談判桌卻只是一張廢紙,齊普拉斯仍然帶回比先前更嚴苛的援助條件回國,在先前的樽節造成青年失業率50%的情況下,希臘國內對現在政府及歐盟不滿的情緒無疑是火上加油,金色黎民這個極左派的政黨挾著這樣的民怨,以「除去外來者」、「體現希臘人民意志」的概念號招下,爭取到不少支持者,甚至一躍成為國內的三大黨[5]。

歐洲在對德國過去的恐懼還像面對幽靈一樣恐懼,而崛起的黑影已經悄悄立足政壇,過去本站專文《極權、民粹、極端主義:盤旋中的三大幽靈》曾提到在歐洲許多以反歐盟反移民為訴求的左派政黨興起,而金色黎明正是其中之一,加上日益嚴重的經濟及移民問題(關於歐洲難民問題請見本站專文《歐盟非法移民和難民問題》)左派的聲量勢必會更大,這些訴求鮮明甚至接近極端的左派會對歐洲造成什麼影響,值得我們繼續觀察下去。

[1] 年輕人更反撙節 希臘公投暴露的世代不公(天下雜誌)

[2] 德國提希臘資產私有化 法媒:是種羞辱(中央通訊社)

[3] Secret IMF report – Greece needs debt relief far beyond EU plans(Reuters)

[4] Thomas Piketty: ‘Germany Has Never Repaid its Debts. It Has No Right to Lecture Greece’

[5] 白曉紅觀察:歐盟緊縮政策製造極右派溫床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