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洞見報告] 埃及的運河政治學

[洞見報告] 埃及的運河政治學

蘇伊士運河位置圖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為了塞德帕夏的榮耀,我以『環球蘇伊士海洋運河公司』為名,即將錘鑿第一鋤,啟動挖掘這條將東方帶往西方文化與商業的運河。” ~斐迪南·德·雷賽布,蘇伊士運河有限公司發起人

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處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蘇伊士地峽,處於地中海側的塞德港和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這條運河連結了歐洲與亞洲之間的南北雙向水運,而不必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大大節省航程。位處埃及和地中海兩大文明、串連歐亞非三洲大陸和水域的蘇伊士運河,從上古埃及法老時代就據傳有開鑿的記錄,而近代開鑿的歷史則始於拿破崙遠征埃及,失去美洲殖民地的法國為了與英國競爭,決定把目標轉向東方,扼守地中海與紅海間的蘇伊士運河當然成為法國重要的戰略要地之一。

一旦取得這座運河的開鑿權,法國艦隊就可以從地中海一路往南抵達紅海再接波斯灣,一路朝亞洲挺進,在法國駐埃及領事斐迪南·德·雷賽布子爵,獲得了鄂圖曼帝國埃及總督帕夏塞伊德(Said Pasha )特許後,1858年12月15日,蘇伊士運河公司(Compagnie Universelle du Canal Maritime de Suez)建立。工程總共花費了11年,在犧牲大量埃及苦力的狀況下完成,並於1869年11月17日通航。

蘇伊士運河做為如此重要的戰略地點,自然吸引了列強逐鹿, 運河完工後先是落入了英國的掌控,二戰時德國的覬覦仍然沒能把蘇伊士運河從英國手上搶走。二戰後英國與埃及達成協議,將軍隊撤出蘇伊士運河,但冷戰時期由於埃及接受蘇聯的援助導致英、法和以色列入侵,爆發1956年蘇伊士戰爭,最後埃及在強人納塞爾領導下,成功從英國和法國手中奪下營運權,把運河收歸國有。

這是埃及擺脫殖民統治實現真正獨立的象徵,蘇伊士運河不僅是埃及的驕傲,同時也是埃及的重要外匯收入來源,每年約25,000艘船隻通過蘇伊士運河,占世界海運貿易的14%,在2014年替埃及創造了外匯收入達53億美金,對埃及特別是從2010年茉莉花革命以來孱弱的經濟可以說是最穩定的外匯來源。

圖片說明:美軍航母通過蘇伊士運河
圖片來源:http://slide.mil.news.sina.com.cn/slide_8_198_24607.html#p=1

受限於地理環境,埃及經濟表現本來就不是太好,僅佔全國面積3%的可耕地卻要養活全國高達8000多萬且仍持續增加的人口,大量失業、沒有受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再加上腐敗、壓迫的官僚,龐大的壓力最後終於在2010年爆發成舉世矚目的茉莉花革命。5年來,當初走上街頭大聲疾呼的年輕人的夢想落空了,他們盼望的民主仍舊沒有結果,動盪不安的局勢以及害怕國家淪入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掌控讓軍政府再度回潮。埃及年輕人發現他們以血換來的改革又回到的革命前的情況,失業率依然罩頂、官僚依然顢頇腐敗、社會仍然高度不自由,他們的拳頭正隨時準備第二場革命。

為何是蘇伊世

作為前朝國防部長的埃及現任軍事強人總統塞西,不可能不知道經濟衰退對他政權的穩定度有多大的危險。埃及自從茉莉花革命以來由於政局騷亂不安、動亂頻傳,經濟持續衰退,在埃及外國直接投資從2007年和2008年的130億美元下降到2010和2011年的22億美元,儘管在2013和2014年外國直接投資恢復到40億美元,但要回到革命前的水準仍有一段很大的差距。這對承諾為埃及帶來穩定和經濟發展的軍政府而言不啻是一大隱憂,因此塞西及需要一項政績,來向國內的民眾和國外的投資者知道它發展經濟的決心,他很自然地將目光轉向了埃及的驕傲-蘇伊士運河。

圖片說明:埃及總統塞西參加蘇伊士運河拓寬完工典禮
圖片來源: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5/08/150806_suez_canal

蘇伊士運河對塞西軍政府的重要性有二,一是他又重新喚起了埃及人關於軍方將運河從列強手中奪回那段榮耀的記憶;二是這樣國際標竿性的工程,能向全球投資人展現他領導能力和雷厲風行拚經濟的決心。因此他在去年五月上台後不久,就下令擴建蘇伊士運河,這項新挖37公里航道和另把原有35三十多公里河道,加深從現有8公尺增為24公尺的計劃,原本需要三年才可完成,但他卻下令必須要在一年內完工。

而耗費的近九十億美元,全部來自埃及國內投資,且集資在短短六天內達到目標,完工後,新的更深的運河將可加快船隻通行速度,並可讓更大船隻通行,航行時間也將縮減一半,原本往南駛航程從18小時縮短7小時,且等候通行時數從11小時降為3小時。埃及官方估計,蘇伊士運河擴增後輸運量可增一倍,每日可通過船隻從現行49艘,在2023年前增至97艘,營收可望從今年約53億美元,2023年增至約132億美元。埃及政府更計畫在運河周圍成立自由貿易區,並希望能在2023年該自由貿易區的產值可達到埃及經濟的三分之一。

然而分析人士對政府的這一預期數字提出質疑,他們指出,世界貿易的流量可能不會增長到埃及政府所希望的那樣高;此外,來自於巴拿馬運河的競爭可能也會影響蘇伊士運河的收入,巴拿馬運河的擴延將於明年完工,尤其是在亞洲和北美的航道。同時經濟學家也表示,腐敗的官僚和落後的法規才是埃及經濟發展落後的元兇,因此擴展蘇伊士運河的最直接好處可能更是政治上的,而非經濟利益。

許多埃及人也提出質疑,是否應該把這筆錢花在社會福利或是改善基礎設施方面。作為阿拉伯世界裡人口最多的國家同時也是美國在中東地區重要的盟友,埃及急欲重返昔日榮光,希望蘇伊士運河擴建的工程能為埃及經濟注入一陣活水,穩定發展的經濟才會帶來埃及人期盼很久的民主。

參考資料: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