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洞見報告] 五國聯軍會是消滅博科聖地的契機嗎?

[洞見報告] 五國聯軍會是消滅博科聖地的契機嗎?

圖1 博科聖地的炸彈攻擊景況
圖片來源: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21483302@N02/15054634794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近日來,我們可以見到以西非為主的幾個國家積極地進行軍事合作與部署,企圖以聯軍形式消滅在奈及利亞北部叛亂已長達六年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8月25日法國總統歐蘭德更是提議應該召開國際會議,他預期在接待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之後,能夠藉此整合嘗試對抗博科聖地的各方勢力。然而這些跨國勢力的整合並不是新鮮事,包含奈及利亞、喀麥隆、查德、尼日和貝南這五個國家,早在今年二月的跨國會議即宣布將組成8700人的聯軍來對抗博科聖地,並預計年底殲滅博科聖地。當然他們在宣布這項計畫的同時也激起了博科聖地的憤怒情緒,引發更為頻繁的自殺炸彈攻擊。這般情況在五月底奈及利亞新任總統布哈里就職以後甚至更加嚴重,因為布哈里主張上任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殲滅博科聖地。

圖1 博科聖地的炸彈攻擊景況
圖片來源: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21483302@N02/15054634794

從聯軍在8月21日於查德首都恩加美納召開的跨國會議看來,他們主要將紮營並集結兵力的地區共有三處:一處在奈及利亞,而另外兩個地方皆位於喀麥隆北部。首當其衝的喀麥隆原先在今年二月的協議是派遣750人加入聯軍,八月中旬又宣佈將加派2450人投入聯軍行列。喀麥隆總統畢亞指出,這項決議是基於今年六月該區域的領導人會議所做出的決定,並非該國單方面所下的指令。與此同時,喀麥隆自七月底開始驅逐數千名奈及利亞非法難民回國,此舉使得奈及利亞當局與國際社會出聲撻伐喀國政府,認為將因此造成更多無辜的人民傷亡。對此,喀國的官方說法認為既然無法確定難民之中有誰是可能採取自殺攻擊行動的人,不如將所有人都趕回奈及利亞,以保障該國人民自身的安全。

喀麥隆為何這麼做?

圖2 博科聖地主要分佈位置
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Islamist_insurgency_in_Nigeria.svg

喀麥隆是目前中非地區最大的經濟體,其主要收入源於可可及石油。此外,雖然被劃定在中非,喀國卻因為鄰近西非而被視為是連結中、西非政經的重要橋樑。該國與奈及利亞從過去便一直是彼此長期的商貿夥伴,兩國也有不少跨國合作開發計畫持續不斷地進行著,由非洲開發銀行投資、預計今年底完工的喀麥隆-奈及利亞大橋便是一例。然而,這六年來在博科聖地的影響之下,當我們將目光聚焦於兩國北邊國界相接之處,感受到更多的卻是劍拔弩張的緊張情緒。

特別是最近博科聖地在奈國、喀國北部犯下數起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造成多人嚴重的傷亡。喀麥隆政府派遣軍隊在各個重要城鎮搜索、盤查往來的人、貨、商家甚至私人住家,該國國防部也呼籲商家、教會與學校等公共機構雇用私人保全。他們嘗試透過這些管控減少自殺炸彈攻擊的可能,不少居民也認為雖然不方便,但這是解決博科聖地的必要之惡。當局聲稱這樣的高度警備狀態,再加上他們七月底以來致力於驅趕境內的非法難民,將有效的抑制自殺攻擊的發生。這樣的說法誠然是個重要的因素,但事實上喀麥隆政府在處理博科聖地的議題時,既與他國進行軍事合作,另一方面又驅離境內奈及利亞的難民,這個原因遠比前述的理由更為複雜些。

雖然喀麥隆在中非已經是經濟發展表現較好的國家,但該國自獨立以來一直在位的總統畢亞卻總是為人所詬病,認為其施政之下的長期基礎建設不足,造成國家經濟發展的限制。對此,喀麥隆近年來嘗試針對北部地區多半尚未開發的石油產地推動相關建設計畫,企圖擺脫前述之困境。只是這些石油開發計畫一方面受到近來油價低迷之衝擊,同時博科聖地的攻擊、彷彿不定時炸彈的難民群也都同樣是造成威脅的原因。

導因於石油的緊張外交關係

實際上在博科聖地盤據奈及利亞北部地區之前,奈國與喀麥隆的邊界領土便因為喀國極北地區富含石油資源而一直處於相互爭奪、混亂不明的局面,要到2006年雙方簽署了Greentree協議才算是釐清了領土的爭議。只是在協議簽署之後沒幾年的時間,博科聖地開始在該地區造成極大的動盪,使得當地的石油資源一直無法被開採。

 

08-30

從上圖來看,北部難民主要聚居地區就在蘊藏石油區域南邊一點的位置。基於建設開發油田基礎設施的考量,這些難民及其分佈的位置確實造成某種程度上的隱憂。首先,近來由奈及利亞湧入喀麥隆的大量難民不斷擴大其群聚位置,難保未來不會擴散到油田預定的所在之處。此外,開發油田的接下來需要一路建設油管至喀國西南部港口以便輸出。雖然目前仍未有明確的管線規劃資料,但若是依照預計開發油田的喀麥隆領土位置,可以想見油管勢必通過目前難民佔據的狹長領土地區。如果難民之中確實混有自殺炸彈攻擊份子,確實對開發油田有相當不利的影響。

往喀麥隆中南部看去,有一條已經架設完成的東北-西南走向油管。那是查德為了出口石油而架設的管線,在2003年便已經竣工。同樣由上圖可知,油管的周圍有多處難民聚居的地區,那又是來自於中非共和國的難民。中非共和國的人民自2013年開始受到國內叛軍相互衝突內戰的影響,大批難民湧入周邊國家的邊境,光是喀麥隆境內便預估有將近20到25萬人次。喀國政府最近也開始大規模的逮捕逃竄於各城鎮的中非共和國難民,只是處置的方式與北部對待奈及利亞難民的方式略有不同,多半是確認身份後送往邊境數個合法的難民營之中。由此看來,喀麥隆近來對難民的態度與對策,皆與該國的石油產業有很大的關係,我們在思考五國聯軍對抗博科聖地這件事情上也不能忽略這個面向。

博科聖地佔據非洲新聞版面也已經有六年的時間,五國聯軍的出現確實是一個得以解決現存處境的可能途徑。聯軍之間的合作關係其實仍受到各國彼此的外交關係、國內發展情勢左右。從喀麥隆的例子可以見到,石油產業的發展影響了當局決策的思維。一方面他們想藉由密切與聯軍的合作來打擊博科聖地,另方面也驅逐境內難民以保障國內發展石油產業的可能性。只是這麼做是否反而造成國家之間合作的變數,便是一個必須重視的部分。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