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洞見報告[洞見報告] 當中國龍盤踞拉美大陸,是吉是禍?

[洞見報告] 當中國龍盤踞拉美大陸,是吉是禍?

圖表來源:作者自製
圖表說明:拉美各國至2014年與中國累積借貸。(單位:十億美元)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八月中旬,人民幣創下20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衝擊全球金融市場。其中,拉丁美洲國家高度依賴出口大宗商品至中國,比如銅和原油,人民幣走軟將削弱中國對拉美產大宗商品的購買力,加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即將加息之際,導致拉美貨幣正跌至紀錄新低。

圖片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圖片說明:綠鬣蜥分布於中美洲的墨西哥至巴拉圭間、南美洲、加勒比海及佛羅里達等地。

圖片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圖片說明:綠鬣蜥分布於中美洲的墨西哥至巴拉圭間、南美洲、加勒比海及佛羅里達等地。

然而,中國龍早已降落在綠鬣蜥領土,它對拉丁美洲的影響力,實如樹根一般,既廣且深。

習近平2014年7月訪巴西、阿根廷、委內瑞拉和古巴期間,曾形容拉美與中國是「命運共同體」。雙方交易自2000年起,呈現指數成長,從120億美元直線上升至2,890億美元。中國已成為巴西、智利與秘魯的第一大輸出國,為阿根廷、哥斯大黎加與古巴的第二大輸出國。中國甚至盼未來十年內對拉美國家雙邊貿易規模加倍,能達5,000億美元。

然而,拉美出口到中國幾乎全是初級產品,如鐵礦、銅礦與大豆。因此,當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營建業採剎車,原物料需求下降,拉丁美洲首當其衝。世界銀行甚至預測,2015年將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拉丁美洲表現最差的年份。拉美各國經濟不是減緩就是衰退,並且是最容易因中國經濟減緩與市場崩潰而受衝擊的地區。

中國對拉丁美洲最有興趣的,是其豐富的天然資源;利用借貸與企業收購,強化中國對能源與原物料的控制與影響力。

中國對拉美天然資源的興趣,反映在一連串數十億美元的收購行為。例如2014年中國財團以58億美元購買秘魯 Las Bambas 銅礦公司,掌握秘魯三分之一的礦石產業,為秘魯礦業史上最大的收購案;更甚之,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在以26億美元,收購巴西石油秘魯分公司(Petrobras Energia Peru)後,擁有四個秘魯最大石油生產地的開採權。

此外,中國財團也投資了5億美元,開採巴西里約外海的大型石油田,其規模之廣,預計將使巴西整體石油產量提升至目前的四倍之多;而在委內瑞拉奧里諾科河(Orinoco)的石油帶,投資了280億美元,每日可生產120萬桶的石油。藉由這些顯著的投資,看得出中國不再只是拉美的原物料進口商,龍頭已朝向上游,更進一步控制其生產源頭。

圖表來源:作者自製 圖表說明:拉美各國至2014年與中國累積借貸。(單位:十億美元)

圖表來源:作者自製
圖表說明:拉美各國至2014年與中國累積借貸。(單位:十億美元)

今年1月,於北京舉辦首次「中國-拉丁美洲加勒比共同體論壇」。為中國與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CELAC)33個成員國,制定經濟、投資和相互政治支持的合作戰略。當中,習近平宣佈在此後10年間,每年向拉丁美洲能源、基礎設施和創新領域投入250億美元,共2,500億美元將投入龐大的拉美市場。

事實上,自2005年,中國借貸給拉美國家與企業超過1,190億美元;2010年,其借貸金額超過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行與美國進出口銀行的加總。借貸對象主要為委內瑞拉、阿根廷、厄瓜多與巴西,這些國家的共同點是難以向其他國際組織借款,因信用不足或是條款附帶人權問題改善。反觀中國,幾乎沒有條款限制,只需保證中國能參與不同的基礎建設項目。

中國彷彿成為某些拉美國家的經濟救星。石油收入佔外匯收入96%的委內瑞拉,在石油價格崩跌,經濟破產之際,及時獲得了中國高達200億美元的貸款,並以石油償還債務。另一個深受石油與原料輸出價格疲軟影響的厄瓜多,也獲得了中國進出口銀行63億美元合作貸款。中國貸款修建大煉油廠與公路拓寬項目仍在爭議中的哥斯大黎加,出乎意外的獲得了2,400萬美元無償贈款。

圖片來源:https://goo.gl/ 圖片說明:上方為巴拿馬運河,下方為尼加拉瓜運河。

圖片來源:https://goo.gl/
圖片說明:上方為巴拿馬運河,下方為尼加拉瓜運河。

中國利用拉美對公共基礎建設的需求,企圖在此片大陸建造二十一世紀絲綢之路。

距離習近平出訪拉美四國不到十個月,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再度飛往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及智利四國。光是巴西一國,李克強就承諾對其投資及貸款將達1,030億美元,絕大部分是基礎建設。這對巴西可說是及時雨,因其國內發生大型建商弊案,經濟成長倒退,卻必須加緊腳步建造明年奧運場館。

而這次拉美訪問另一種重頭戲,即是所謂「乾運河」。一條跨越安地斯山脈,連結巴西大西洋岸和秘魯太平洋岸的跨國鐵路。一旦這條跨洋鐵路建成,中國從巴西、阿根廷進口黃豆、鐵礦沙等等,就不需再走巴拿馬運河。除此之外,近期受到注目的投資建設,包含在玻利維亞一條2.5億美元的鐵路;在墨西哥最終流標的幾十億美元高鐵建設;以及預計在2020年啟用,與巴拿馬運河角逐勢力的尼加拉瓜大運河,中國將享百年經營權。

(延伸閱讀:尼加拉瓜運河正式破土動工

圖片來源:CNN Money

圖片來源:CNN Money

無疑地,與強大經濟體的穩固關係,可為國家成長帶來極大助益。但在中國資金的豐盛宴席中,拉丁美洲需在慾望與理智間保持平衡。

拉美出口大量初級產品至中國,無論是農業或礦業,皆產生密集的碳釋放與水資源消耗。這些地區經常居住著當地原住民,並且擁有高度生物多樣性。例如在亞馬遜地區,為取得天然資源,中國投資興建柏油路、運河與鐵路,導致大量的森林砍伐,切開住民的棲息之地,阻斷動物的遷移路線;而在礦坑與油田,為水力發電而建造水壩,嚴重影響下游生態環境。

幸好,拉美國家面對嚴重的環境衝擊與社會成本,並非毫無自覺與反應。巴西央行禁止銀行借貸給違反環境條款的建設工作;厄瓜多規定外來的石油與天然氣公司90%以上的員工,必須是厄瓜多本地人;而秘魯允許原住民可優先協商直接影響他們的政策,例如其傳統領地的開採權與許可權。

因此,當中國急於「走出去」而碰撞拉美當地市場時,拉丁美洲必須加強保護環境與社會的政策;保障本國人民就業機會與原住民的棲息地;在建造項目開始前,諮詢當地機構以增進社區信任度;發展投資相關政府機制,以塑造長期外資投入規範;最重要的是,妥善管理拉美最大優勢—天然資源;而中國也必須緩解對該地區投資貿易的負面影響,否則將失去在拉美的正面形象,傷害這場長期賭注。

今日的中國對拉美經濟體而言,是一個極其活躍和具有影響力的角色,並且很可能在未來重要性日趨增加,因拉美的經濟困境逐漸深陷泥沼,而中國則有良好的發展前景。雙方的關係無疑將變得越來越錯綜複雜,不會只局限於經濟領域,甚至可能導致與美國和歐盟在此塊大陸的勢力競賽。屆時,中國龍能否繼續盤旋於拉美的天際線,全球提起防範之心,拭目以待。

參考來源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