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歐洲[洞見報告] 普丁:戰鬥民族的再臨

[洞見報告] 普丁:戰鬥民族的再臨

491041478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在國際舞台上沉寂了一陣子的俄國,在本月突然升高介入敘利亞內戰的動作,並且也在與歐盟國家對烏克蘭問題的談判上,展現強硬立場。似乎讓人快要忘了,不久前,俄國才因為國際油價持續下跌,引發國內經濟危機,並且在能源外交上影響力下降。究竟俄國這次強勢回歸,打了什麼算盤?是強弩之末?還是將再創高潮?

圖片說明:俄羅斯總統,普丁

受制裁、低油價:很悶的戰鬥民族

我們先看看俄國先前面臨的處境。首先是,由於俄國在烏克蘭的內戰當中,選擇資助叛軍,因而遭受美國與歐盟聯手發動經濟制裁。此外,敘利亞內戰當中,俄國支持的阿薩德政府雖然仍然負隅頑抗,但其力量明顯受到ISIS與美國支持的叛軍削弱。而最重要的是,從2014年開始,持續探底的國際油價,並沒有任何回升的跡象,各主要產油國仍然持續增產,這重創了高度仰賴能源出口的俄國經濟。

俄國出口當中,石油與天然氣佔了70%;根據BBC的報導,每一美元石油價格的下降,會讓俄國損失二十億美元的收入。而世界銀行則警告,若油價仍不回升,俄國經濟可能在2015年負成長0.7%。俄國的利率更曾飆高到17%,充分證明俄國國內經濟的問題。

所以我們看到的俄國,其實是個內部經濟問題嚴重,外交上欠缺施展空間的處境。

普丁出手:歐洲方面

烏克蘭內戰衝突始終未解

那麼普丁最近這個時機出手究竟是為什麼呢?要記得,從古至今,冬天一直都是俄國人的好朋友,它幫忙打退了拿破崙跟德國納粹,現在也是俄國重要的談判籌碼。因為冬天,歐洲(特別是烏克蘭)非常需要俄國的天然氣來燒暖氣。

隨著冬天即將迫近,烏克蘭內戰的和平協議談判,也需要儘快獲得解決,否則俄國仍然可以讓歐洲度過一個非常寒冷難過的冬天。而更不一樣的是,現在歐洲還面臨難民不斷流入的問題。

德國才說要吸收80萬難民,結果是,這吸引了更多的難民進入歐洲。而俄國最近出手空襲敘利亞,名義上是打擊恐怖份子,但是空襲的地點只有一個地方是在ISIS控制的範圍,其他通通落在歐美支持的反阿薩德叛軍。這會進一步造成該些地區難民持續湧入歐洲,對歐盟增加更多壓力。

雖然法國與德國都已經聲明,他們不會拿敘利亞問題跟烏克蘭進行交換(用俄國在空襲上收手來交換歐盟在烏克蘭問題上讓步),但以實際上歐盟的處境而言,實在很難說他們不會對俄國退讓。

普丁出手:美國方面

歐巴馬因為在敘利亞問題上游移不定,飽受抨擊

美國從2014年以來,其實把俄國整得很慘,不但主動宣布開始出口石油,促進油價下跌,也在經濟制裁俄國當中,扮演重要角色。但隨著ISIS的勢力趨於穩定,他們的恐怖行為幾乎成為中東地區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聲望也受到影響。

歐巴馬在阿薩德政府開始使用化學武器之前,就曾公開畫下紅線,說明如果敘利亞動用化學武器,美國將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結果阿薩德真的用了化學武器,犯下國際法的違反人道罪行,但美國卻仍然僅止於空襲,這重挫了歐巴馬政府在敘利亞問題上的信譽。

俄國普丁在這個時候,對敘利亞內戰下重手,不只是空襲歐美支持的叛軍,甚至已經派遣了地面部隊跟武裝進入敘利亞,隨時有可能介入內戰。這樣的舉動無疑是與歐巴馬的猶豫軟弱形象形成對比,再度重傷歐巴馬形象。

於此同時,俄國提議,聯合美國、俄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共同商議敘利亞問題,不但排除歐洲與中國的參與,還讓伊朗參與其中。伊朗才與美國談了個核議題的協議,卡在美國國會裡面,被共和黨大加抨擊。現在伊朗參與到敘利亞問題的談判中,無疑是讓美國歐巴馬政府面對國內更多的壓力。

小結

普丁這次的出手,可以說是算準了天時、地利與人和,對歐洲與美國招招是高招。不但讓俄國重新拿回談判籌碼,也替俄國在烏克蘭與敘利亞的影響力拿回一定的主導權。而這是否意味著,烏克蘭與敘利亞的情勢可能出現重大轉變?短期或許仍不明朗,但中長期是可以預期的。連帶地,油價與國際經濟局勢是否會出現轉變,其實是值得觀察的。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