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洞見報告[洞見報告] 亡命醫師的回歸:古巴無界濟世

[洞見報告] 亡命醫師的回歸:古巴無界濟世

456539682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自七月底,美國宣布將古巴從人口販運黑名單中去除後,九月初,古巴決定展開雙臂歡迎逃亡在外的醫生回國,並且保證沒有任何懲罰,甚至給予工作保障。過去,背棄古巴或是外派時逃離的醫護人員被禁止回國,而時間往往是一輩子。

圖片說明:從伊波拉疫區歸國的古巴醫師。

 

冷戰時期被孤立的古巴,靠著周遊世界的醫療人員,胼手胝足地救人、做外交。

一切從1959年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執政掌權開始,古巴國際醫療計畫將大批醫護人員分派至世界各地,尤其是拉丁美洲、非洲與天災肆虐地區。古巴表示直至2008年,超過27萬的醫療人員已在全世界154個國家工作過,在開發中國家部署的人員超過G8國家加總。去年,當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古巴也派出上百名醫護人員前往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和幾內亞的疫區,人數遠多於其他國家。

古巴遠近馳名的醫療外交,它的開端或許要感謝委內瑞拉前總統烏戈·查維茲(Hugo Chávez)在2000年與古巴簽署的第一份合作協議。委內瑞拉負責支付專業人員薪償,古巴提供免費醫療服務至委國貧困地區,而與這兩國關係良好的玻利維亞、厄瓜多、尼加拉瓜與阿根廷,也獲得古巴的醫療照護。病患得以飛往古巴或委國進行治療,並由查維茲政府負擔所有費用。藉由這種結盟關係,古巴國際醫療參與者在2002年到2005年間,從6,190人激增至31,243人。

古巴的醫療不僅大大提升其國際形象,也成為政府國庫重要的收入來源。

日以繼夜穿梭在貧困地區的醫護人員,其醫療任務為古巴帶來許多財政援助。如在海地、宏都拉斯、尼日、盧安達與馬利,獲得來自德國、法國、日本、挪威、澳大利亞政府,與世界衛生組織、泛美衛生組織、聯合國等等的資金援助。從2008年到2010年,古巴接收超過7億美金的援助;而2014年,古巴對抗伊波拉不遺餘力,預估可為國庫增加82億美元。

與許多國家的雙邊醫療協議與緊急救援合作項目,也給予古巴可觀的貿易與投資之附帶利益。一如2010年海地大地震,挪威政府立刻捐贈200萬美元,補助古巴醫療用品與救難隊服務,並在之後簽署石油及漁業的雙邊協議;同年,古巴派遣200名醫療人員至卡達,卡達立即宣布投資7,500萬美元在古巴的飯店建造。2008年,古巴出口醫療服務的營收,已超過國內觀光業營收的三倍。

古巴決定遵循這種模式,派遣大批醫療團隊前往加勒比海地區國家、非洲與阿拉伯世界。擴張最顯著的是經濟實力雄厚的石油生產國,如卡達、阿爾及利亞、科威特與安哥拉。2012年初,古巴表示相較於去年同時期,出口成長了11個百分比,其中超過七成為醫療服務。此外,「醫療觀光」提供外國人諮詢、測試、醫療加上交通、住宿和膳食的套裝行程,也為古巴貢獻不少收入。

圖片說明:古巴哈瓦那,民眾在藥局採購

 

在世界各個角落行醫。古巴還要拯救的,是自己的醫生與人民。

逃亡的醫生源起於極度限制的自由,與低落的生活水平。醫護人員未經許可不得出境,而外派醫療者的工作時數總是很長,生活長期被監控,他們可能被禁止開車、限制門禁、不得與媒體談話、甚至不能與當地人交流。古巴醫生每個月的薪水,十分驚人地只有30美金。最可怕的是在犯罪孳生的地區行醫,他們可能被攻擊、強暴、甚至殺害。即使如此,大多數人仍同意被外派做醫療服務以保障工作、存錢、寄生活物資回家,或者…找到逃離的方式。

當政府賺入大把外匯,自己的國人可能正缺乏健康照護。因派遣大量醫療團隊至國外,古巴國內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開始嚴重缺乏醫生與基本的醫療用品與設備,公共衛生設施年久失修。在委內瑞拉工作的古巴醫生表示,每星期從古巴飛來的軍機,裝載大量古巴境內無法取得的醫療用品,而這些資源如果用不完會被直接扔掉,並謊報上頭已達成目標治療配額。

儘管如此,社會主義的古巴仍有為人稱道的健保制度。看病無需花任何一毛錢,醫療人員親自到社區與偏鄉做檢查與照護,國人預期壽命為78歲,為美洲地區最高;嬰兒死亡率只有4.2(每千胎),比美國低上許多。世界衛生組織以古巴為典範,強調只要政府願意將人民健康擺在政策中心,第三世界國家也能以有限的資源實現有效的醫療系統。

圖片說明:古巴醫生至巴西貧困地區行醫

回歸醫生的本質:不計回報,拯救病人。

儘管美國總統歐巴馬與羅馬教宗方濟各,皆對美國國會施壓,要求終止對古巴禁運,但多數黨共和黨領袖以及部分民主黨國會議員認為,因古巴政府仍然採取專制獨裁的統治,所以不予解除制裁。然而如同方濟各所說,因為禁運而受苦的,只是古巴的普通老百姓。一天不停止制裁,就一天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拯救性命。

資源匱乏情況對古巴醫生並不陌生,許多在古巴學醫的學生來自非常貧窮的國家與地區,他們希望將技術與知識帶回故鄉,成為第一名醫生、成立第一間診所,照護國家無法看顧的人們。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拉丁美洲醫學學校的學生,在第一年就直接進入社區,為居民檢查與治療。他們希望所有學生一畢業,就能立刻在世界各個角落行醫,用最有限的資源,努力發揮創意,尋找替代方案,拯救最底層的人們。

一名古巴醫生接受路透社的採訪時說:「我們看見人們的痛苦並試著減輕它。因為社會主義制度,幫助患病的人完全無關乎利益。」相較於其他國家醫生的優渥薪水,古巴醫生每月只能寄30美元回家。談到此話題,這名古巴醫生告訴記者:「我們薪水是很低的…你在這裡學醫,為的是愛,而不是錢。你選擇作為一名醫生,因為你單純地想要幫助他人,僅此而已。」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