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洞見報告] 南海爭議與「菲律賓VS中國」仲裁案

[洞見報告] 南海爭議與「菲律賓VS中國」仲裁案

南沙群岛2012年形势图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南海爭議與人工島嶼

這次美國船艦目標的島嶼渚碧礁是南海上一個由環礁所組成的島嶼群,在過去就已經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控制,而且是南海各大小島嶼群中第二大島礁。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了南海中兩個最大的島礁,另一個則是在菲律賓西邊的美濟島。南海群島當中目前控制數目最多的是越南,菲律賓及馬來西亞居次。

南海的主權爭議在過去也曾因此發生過多起的區域戰爭,最著名的就是1988年的赤瓜礁海戰,中國雖當時聲稱了擁有許多島嶼主權,但一直未能實際控制,直到這場海戰之後才確定了擁有七個島礁的實際主權。在這之後雖還是在數量上不敵越南所占領的島礁,但中國以此為基點這二三十年來在此不斷新建觀測站以及人工島嶼。

自去年開始,中國在這擁有實際主權的七個島嶼上不斷的新建人工碼頭和填海等各項動作,引起了包含美國以及南海各國在內強烈的不滿。由於這七個島嶼有不少只有在漲潮時才會露出水面,因此中國才以人工填海的方式再意圖擴大領海基線的範圍。

用人工填海的方式擴大領海基線和專屬經濟海域,中國並不是世界第一個想到這麼做的,海洋法上過去最著名的案例就是位屬於日本,在沖繩附近的沖之鳥島。這座島嶼原本只是一座島礁,日本按照海洋法的規定只享有12海里內的領海範圍,12海里之外皆不屬於其專屬經濟海域。

意指周邊的漁業資源,地下探勘等都可由周圍各國共享,因此日本在過去幾十年來意圖用置放人工礁石和珊瑚礁等方式使島嶼能夠在漲潮時也能露出水面,但目前包含美國在內各國的態度都是傾向遵照海洋法第三條的公約規則:"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棚"來辦理

圖片說明:南沙海域2012年形勢圖,包括中國聲稱的九段線在內

 

美國想幹嘛?

美國在這場角力中自然是不可能會缺席的。那麼,究竟美國為什麼會突然想實體插手呢?雖具傳是在上個月歐習會時,習近平不願意對於美國要求停止在南海的建設表態,引發了美國的強烈不滿。但實際上,這項行動並不是出於偶然或是突發性行為。遠程來看,中國實際在南海獲得的主權代表著美國對於南亞的航線控制權有多少。

由於這周邊幾乎都是美國的盟國甚至是戰略夥伴,美國在此地為一的對手就只有中國,中國對於此地的控制越多,相對著美國的力量就會少一些,這對一向注重石油航線和海運路線控制的美國來說,自然是不可容忍的一件事。一切都是-石油、石油、石油。

Guided_missile_destroyer_USS_Lassen_(DDG_82)

圖片來源:Wiki。圖片說明:駛進中國領海最近最夯的一艘美國軍艦:拉森號USS Lassen

 

近程來看,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將在下周開始啟程前往南亞參加東南亞國防部長會議。美國國防部在部長出發前已經很直接的表示,卡特(Ash Carter)除赴首爾出席美韓安全諮詢會議外,為期8天的訪問還將參與東南亞國協(ASEAN)防長擴大會議,藉幫助地區長期同盟的現代化與建立新夥伴關係,增進「美國下階段在地區的『軍事再平衡』。」美國欲在此會議前先給各國一個交待,證明美國還是有在關係亞太區域發展的,除了給周圍盟國一劑強心針外也是給中國一個警告,聲明美國在此的影響力仍是存在,底線不容被打破

中美角力無害航行權

阿拉斯加外海 中國軍艦活動

如果你認為最近是美國開始實踐"無害通過"這條海洋法的話,那就錯了。在今年九月初中國就派了五艘戰艦組成的艦隊群通過美國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領海。美國於是在十月也回敬一杯"無害航行酒"。至於什麼是無害航行權呢?無害通過(innocent passage)是指任一國的船舶軍艦能夠在不危害擁有領海主權國家下有秩序的,無害的,通過其領海。所謂有秩序無害的意旨不能進行武力行為,測量,演習,下錨停止等行為。

無害通過只限於領海但不適用於一國的內水。這個概念最初是在領海及鄰接區公約第十四條所規定的,領海及鄰接區公約是早期日內瓦海洋法四大公約之一,之後被歸納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三節以及第十九條中更詳細的指出無害通過的定義外和其適用範圍。最終確認戰艦同時也享有無害航行權的見解是出現在1989年美蘇共同發表的《國際法無害航行統一見解之聯合公報》(Joint Statement on the Uniform Interpretation of Ru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Governing Innocent Passage)之中,因此可以說無害通過權除了是條約之外也相當程度上同時是一種具有時間性的習慣法原則。

美國這次的行為雖說是完完全全符合該條款所述相關規定,但弔詭的是,其實美國從頭自尾都沒有簽過海洋法公約。因此雖其這二三十年來都聲稱其會遵守除了爭議章節以外其他的條款,但是否能聲稱其納入海洋法所保障的範圍內,還是有待國際法學者釐清。

兩年前的國際仲裁案上周出爐

根據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法高聖惕教授指出,菲律賓在2013所要求申請的仲裁內容包括四大點,包括主張中國的U型線無效,以及中方在南海上所佔據的幾個礁島有部分在海水漲潮時會被淹沒,因此不能算是島嶼或岩礁,中國不能對此具有主權等幾項議題,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依據UNCLOS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申請召開仲裁庭,處理上述幾大問題。中方在當時引據了某些條文指出此仲裁庭的召開是沒有效力和對此沒有管轄權的。

  因此該仲裁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到底我自己有沒有對這個案件管轄仲裁的能力。

這個案件的進度又恰好配合南海爭議的話題熱度,在上周四出爐。由聯合國在海牙所設的常設仲裁庭宣布對此案件具有部分管轄權。要在這邊說部分是因為目前透露的訊息是指出仲裁庭只會對中方是否擁有那幾個「低潮高地」(經常會被海水淹沒的小島)做出仲裁,但對當初菲律賓提的第一項照會「主張中國的U型線」,的審理態度卻還不甚明確,而菲律賓預計此案會在明年春天結果出爐,判決結果無論如何,對於中國和南海爭議屆時無異會投下一顆震撼彈。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