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團隊企劃TPPTPP與毛利人的長征

TPP與毛利人的長征

newzealand1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201624日對於紐西蘭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刻,因為12國代表於紐西蘭首都威靈頓簽屬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但對於紐西蘭的毛利人來說,最重要的日子其實是26日的懷唐依日(Waitangi Day),因為在1840的這天,五百多名毛利酋長與英國達成協定,毛利人將與英國女皇共享主權,以交換英國對毛利人的保護,以及原住民基本生存、土地財產與文化權利的保障,史稱《懷唐伊條約》(Treaty of Waitangi),這份條約也被視為紐西蘭建國的重要文件。

newzealand1

 懷唐伊條約相當簡明,僅有前言與三個條文,當時的毛利語版本是由牧師Henry William一夜之間翻譯完成,因此語意曖昧,條文內容不夠嚴謹。在條約簽署之後的數十年間,紐西蘭利用獲得主權後建立的法律,以各種政策或法律手段廉價取得原住民土地。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遷徙到都市的毛利人也開始與白人產生文化與經濟上的衝突,直到1970年代,毛利人開始大規模集體抗爭,發起Hikoi(原文為毛利語,意指長途的抗爭,筆者譯為長征),以遊行示威的方式,從北島行進到威靈頓,是當時世界上少數具規模的原住民社會運動。

      當時的工黨政府藉此民意進行原住民政策的改革,首度任命毛利人為毛利事務部的部長,並於1975年通過「懷唐伊條約法案」(Treaty of Waitangi Act),將原本的土地法庭從合法化掠奪毛利人土地的功能,轉化接受毛利人申訴,以著手調查原住民土地與資源喪失等問題。1993年的毛利土地法案(Te Ture Whenua Māori Act)更允許毛利人可根據習俗與文化等要素,永續持有土地,並可拒絕財團開發。因此,當資本主義席捲各國的經濟發展時,懷唐伊條約成為抵禦全球化浪潮的一盞明燈,告訴我們文化保留與經濟發展同等重要。

      時間拉回今年的懷唐伊日,今年毛利人除了緬懷祖先外,也選擇加入反對TPP的遊行。因為當紐西蘭政府對外談判時,並沒有顧及毛利人的聲音,首相John Key甚至刻意不出席懷唐伊日。寫到這裡,讀者也許會懷疑貿易協定與原住民文化究竟有什麼關係?問題就在於TPP不是單純的只談貿易,還包括外國投資與政府法令調和等議題,紐西蘭政府將修改法律以配合這份貿易協定,這已經跨到主權的範圍內。而懷唐伊條約就是確保原住民與外來移民共享主權,既然毛利人也是主權的持有者,為何被排除在談判之外?這是讓毛利人之所以加入反TPP陣營的最大理由。

newzealand5

      另一個讓毛利人憤怒的理由,來自土地被財團剝奪的恐懼。過去紐西蘭政府利用土地法庭合法化掠奪毛利人土地,如今TPP允許企業因為貿易障礙而控告國家,國家在這個條文下就處於被動姿態,除非修改法律,否則就要付出大筆賠償。不巧的是,法律對於原住民權利的保護,就是企業最大的貿易障礙。其實紐西蘭政府並非不知道懷唐伊條約的重要性,過去在台紐經濟合作協定中,就在一般例外設立懷唐伊條約專章,紐西蘭政府可根據對毛利人的義務,而取得特殊優惠待遇。但在TPP之中,完全不見對原住民的保護,尤其近幾年紐西蘭政府大舉開放外資投資房地產,毛利人擔心TPP一旦通過,就會面臨土地被合法掠奪,陷入與他們祖先一樣的困境。

       毛利人的長征雖然結束了,但仍在積極反抗TPP,並成為紐西蘭所有抗爭勢力中的領頭羊,也使原本勢單力薄的反抗勢力,增添了新的正當性。而毛利人對於TPP的表態,也成為亞太區域反全球化的新指標。筆者認為,毛利人的長征等同向世界的FTA潮流宣告,如果政府不願在對外協定上與原住民協商,那原住民將會為了保護自己的文化與傳統,而成為最大的反對勢力。

newzealand6

       回到台灣當前的處境,從政府有意開放「美國豬」來看,爭取加入TPP似乎已是基本國策。但諷刺的是台灣從未將原住民基本法納入談判考量之中。台灣原本就比紐西蘭更忽視少數族群的權利,從自治權到基本的狩獵文化,都未予以妥善的法律寬容,有時甚至判得比山老鼠更重。一旦貿然開放,我們有辦法保護原住民的土地、就業、農業等傳統習慣嗎?還是我們對於原住民的想像,就如同博物館裡的雲豹,存在不是重點,重點是可以拿來展示。也許貿易是台灣不得不依循的發展途徑,但從紐西蘭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發現政府在國際談判中對於少數族群的忽視,可能引發國內更大的反彈,最終面臨協定在國會中難以通過的狀態。台灣如果要爭取TPP,不能一味討好大國,做好充分的國內溝通與配套措施,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既然毛利人也是主權的持有者,為何被排除在談判之外?” 真是讓人啼笑皆非的原因,難道毛利人就沒有投票權? 還是說毛利人是一等公民,比所有其他的Pakeha,歐洲亞洲移民這些二等公民更有權力決定紐西蘭的未來? 算了吧,不要忘了Maori War,毛利人挑起又戰敗後,英國人大可直接宣布廢除ToW,就算後來有許多的對毛利土地的掠奪,但過去30年對他們的補償讓利還不夠嗎?

    很多人都覺得紐西蘭隊對原住民的補償/權利保障是世界的楷模,但都忽略了土地賠償和Treaty of Waitangi 早就以變成了毛利皇室/貴族/地主這些毛利人自己既得利益群族保護自己利益和對所有現代紐西蘭人勒索的政治工具。

    另外雖然我超討厭John Key 但他不去Waitangi 是因為Dildo事件,不是針對毛利人,別刻意忽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