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政治[洞見報告] 巴拿馬文件掀起拉丁美洲政經風暴

[洞見報告] 巴拿馬文件掀起拉丁美洲政經風暴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panama1

2016年4月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F)大舉揭露出自巴拿馬 Mossack Fonseca 律師事務所,超過1,100萬份的避稅文件。其中包含12位現任領袖、140名以上政客官員,跨足55個國家。Mossack Fonseca 宣稱其40年來操作的事務,絕對合乎法律並從未遭受指控。而 ICIF 藉由此次大規模洩密,所要敘述的不僅是全球最富有階級的秘密活動,而是在這些境外公司 (offshore company)、商業文件與無法追蹤的金流之下,政府稅收不足,秘密錢源壯大犯罪與戰爭,真正的受害者是在社會底層,被奪取家園而無法獲得幫助的人們。

 歐巴馬在2008年競選演講中說道:
「在開曼群島,有個地址註冊了12,000家公司,它若不是全世界最大的建築,否則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騙局!」

然而,中美洲避稅天堂的開端,或多或少都和美國有關。

巴拿馬成為避稅天堂的歷史,根據2013年挪威稅務中心(Norwegian Center for Taxation)研究,可追溯至1919年。巴拿馬當時幫助美國石油公司,及隨後跟進的業者協助註冊船隻,以規避美國境內的管制與稅收與當時的禁酒令。1927年,巴拿馬看準華爾街金融日益高漲,避稅需求增加,於是開始發展境外金融,引進寬鬆的公司法,並在1970年開始,仿效如瑞士的避稅天堂模式,通過個人金融資訊保密法,嚴重制裁洩密者,企業主也不需公開註冊。此外,巴拿馬沒有與任何國家簽訂稅收協議,外國客戶無需呈報任何財務流動,給予更多隱私保障。

距離巴拿馬一千多公里處,位於加勒比海的英屬開曼群島,人口只有五萬多人卻是世界第四大境外金融中心,避險基金規模超過1.4兆美元。自1950年代,其附近島嶼開始成為美國公司以及黑幫份子避稅據點,而開曼脫離牙買加成為英國直屬殖民島後,獲得越來越多財政與政治自治權,並通過申請簡化、零稅率與極度保密的公司法,使資金往來調度無須揭露,而開曼計畫性地朝避稅天堂逐漸邁進。此後,知名英國與美國律師事務所紛紛進駐開曼,並在國內積極放送宣傳,於是註冊的公司數目從1980年代約16,000家,一路扶搖直上至2016年超過95,000家公司在開曼登記建檔。

panama2

在巴拿馬文件的暴風圈周圍,是深陷政治醜聞與經濟泥沼,同時也為2016年奧運主辦國的巴西。

2014年巴西爆發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貪污案,關鍵人物為國營石油公司 Petrobras 高層人士與收受賄絡的多名官員,洗錢總金額高達53億美金。此時適逢巴西進入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蕭條,出口銳減,通膨急速上漲,百萬憤怒的公民走上街頭,要求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辭職下台。今年4月17日,巴西眾議院以三分之二的多數,啟動羅賽芙的彈劾程序,彈劾的原因並非與貪污醜聞的直接連結,而是指控總統未經核准從政府銀行裡拿出數十億美元,以資助她隸屬的勞工黨推行的社會福利措施,確保羅賽芙在左派工人階級的選票。

民調從73%直直下滑至10%的羅賽芙,指稱這是政治迫害,她並沒有做過任何不法行為。而彈劾案最重要的促使者—眾議院議長古尼雅(Eduardo Cunha),本應和巴西群眾一起歡欣鼓舞,然而巴拿馬文件披露57名涉及貪污案的官員,在海外設有避稅帳戶,其中有些人隸屬於羅賽芙的反對黨—民主運動黨,同時也為古尼雅的黨派;而古尼雅也被揭露其擁有一間境外公司。巴拿馬文件無疑讓整件事情更加錯綜複雜,巴西政治動盪仍然持續。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2015年承諾解決糾纏15年的禿鷹債務,並清算過去政府的貪污腐敗。如今他的名字也出現在某境外公司的董座上。

2001年阿根廷爆發金融危機,並與多數的債權人達成債務重整協議,但以幾家美國避險基金為代表的投資人,不願接受重整,透過國際訴訟,要求阿根廷全額支付,這批投資人被稱為「禿鷹基金」。經過15年的糾紛,今年二月終於和債權人達成初步協議,阿根廷將償還總債務的75%,為新任總統馬克里拿下一場勝績。然而阿根廷貪污的歷史又臭又長,馬克里與前任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Kirchner)也不免要記上一筆。

與ICIJ合作調查巴拿馬文件的媒體之一,阿根廷國家報(LA NACION),揭露馬克里透過 Mossack Fonseca 在巴哈馬群島一家境外公司擔任董事,阿根廷聯邦檢察著手調查其涉嫌的金融交易,馬克里宣稱從未由此公司獲得任何收益,否認任何違法行為。至於阿根廷前總統費南德茲,依據ICIJ報導,在其任期內,Mossack Fonseca 試圖隱藏費南德茲利用123家設於拉斯維加斯的境外公司,從政府契約暗中賺取幾百萬美元的證據。

5月13日,費南德茲被指控於任期最後一個月,操控中央銀行的匯市,投機拋售美元期貨合約,造成國庫虧空52億美元,最高法院因此凍結其價值100萬美元資產。同時,2013年至2015年擔任經濟部長的基西羅夫(Axel Kicillof)、前央行總裁范諾利(Alejandro Vanoli)與其他12名前官員也以相同罪名起訴,並且也被凍結資產。阿根廷要改善政治貪腐及非法致富,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panama3

避稅像是富人的遊戲,全程合法、操作容易、獎品豐盛。要完全消滅這些海外避稅天堂,唯有全球政府齊心協力,以法制法。

G-20峰會已針對避稅問題探討多年,而巴拿馬文件的爆發,促使G-20加快制定國際性防範措施。4月15日,G-20財長及央行行長警告OECD,應於七月前呈報所有不願遵循國際標準,沒有簽署稅收透明化及資訊共享的金融機構及領地。儘管會議最後並未達成任何具體協議,G-20已揚言將制定防禦性措施,嚴懲這些避稅天堂。

同時,國際貨幣基金(IMF)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於今年春季會議時,宣佈將聯合其他國際組織,針對企業非法逃漏稅、境外公司和避稅基金等有損稅賦正義的行為採取行動。英國、西班牙、德國、法國和義大利的財政首長,已簽署了資訊交換協議,期望共同揪出穿梭在稅賦制度間的避稅者。

「這個世界將會隨著社會的邁進,更加重視資訊透明化。」世界銀行主席說道。巴拿馬文件對許多國家是一記重擊,損傷名譽與民心,但對其長遠發展而言,致力公開資訊,解決富人與企業避稅問題,是掃蕩貪腐與終結貧富差距的必要陣痛。如同拉丁美洲數百萬名高舉標語的示威民眾,每一次的吶喊與遊行,都是為了把握這次契機,終結歷史深植的貪婪。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