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從香港看美國大選:如坐針氈,香港命運前途未卜

從香港看美國大選:如坐針氈,香港命運前途未卜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總統大選正在邁向最後直路,電郵門的新進展使得本來幾近大局已定的選舉結果再次增添變數;太平洋西岸的大都會香港,則因立法會宣誓風波、來年行政長官選舉前哨戰,使得政局同樣陷入混亂並且備受關注。

這兩地的政治風波看來毫不相關,然而香港作為亞洲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加上作為其中一個規模最大的美國駐外使館、中美交流基金會的根據地,以及華南沿岸唯一一個容許美軍軍艦不定期停泊的港口,香港未來政局發展依然會對未來中美關係乃至東亞局勢產生重大影響。從香港的角度看來,美國大選的結果令香港如坐針氈。

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圖片來源:https://goo.gl/BNoAm7

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圖片來源:https://goo.gl/BNoAm7

若川普當選,美聯儲加息將陷香港經濟更依賴中國

經濟方面,作為通用貨幣與美元掛鉤的金融中心,美國聯邦儲備局的財金政策會對香港產生巨大影響。作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親信的聯邦儲備局主席耶倫(Janet Louise Yellen)在選前誓不加息,堅決地將量寬泡沫爆破時間拖至大選後。

既然茶黨已經牢牢地控制參眾兩院,耶倫押注在希拉蕊當選,保住自己的地位,同時保住聯儲局,如此下去香港的經濟便不會出現異樣;可是若川普當選,耶倫相信明白頂住超低息也無用,十二月可能會狠心大手加息。川普已經多次表明不信任耶倫。

如此下去,一旦美國加息,歐日仍然負息,美元匯價必升。這種情況之下,人民幣相信比定會相對美元貶值,以頂住中國的出口型經濟,但如此亦會導致擁有外國資產的香港公司蒙受匯率虧蝕而轉盈為虧、香港股市暴跌。與此同時,人民幣貶值會加速中國資金流到香港,人民銀行出招限制資金流入香港,如最近銀聯已經證實會限制中國人於香港刷卡買保險,等同實施資金和外匯管制。

管制之下,主要依賴中國投資者支撐的香港樓市勢必受到嚴重打擊。在股市和樓市皆遭受重創的香港,在吸引外地投資者作出長期投資的時候將更見艱難,港資公司和地產資產值低下的同時亦意味著中國資本將更容易對他們作出收購。長此下去,不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會褪色,在經濟上亦將更難擺脫中國的支配。

若川普當選,將不再「干涉中國內政」

川普和希拉蕊對於民主運動的取態,亦是這次選舉的焦點。希拉蕊本身已經有多年從事人權工作的經驗,在任國務卿期間亦曾推動和見證緬甸等亞洲各國的民主化,而初選期間在社會民主主義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夾擊下,更是讓風派的她許下許多民主和人權方面的承諾。而希拉蕊本身也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關係過從甚密,該組織被指早在2006年開始已經向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Benny Tai)等人捐款數十萬美元,推動香港學生參與政治,間接導致2014年佔領運動的爆發。

除此以外,希拉蕊本人亦多次與香港民主運動領袖如李柱銘(Martin Lee)等會晤,不時引起北京當局反感;與此相反的是,川普更是因為他屢次鮮明地、前所未有地展示威權主義傾向而遭引起共和黨內的自由意志主義者非議。他曾公開表示讚揚中共處理八九民運天安門事件的手法,讓作為中國境內唯一一個可以公開悼念天安門事件的地方—-香港的民主運動人士惶恐不已。而他與羅康瑞Vincent Lo和鄭家純Henry Cheng等香港親中富商過從甚密的關係,更是讓香港民主運動人士擔心他當選後會美國政府會為了商業利益而不再關心香港的民主運動發展。

回顧過去,美國兩黨的鬥爭曾經延伸影響香港的內政:2015年底香港立法會要表決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草案背後的重要推手便是與共和黨關係密切香港美國商會(AmCham HK),而力爭反對草案的公民組織『鍵盤戰線』則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所支持的泛民主派政黨緊密合作,最終由後者成功拉倒草案。故香港政界亦一直有密切留意美國總統選舉的選情。

亞太政策轉硬或撤退,對香港都是災難

兩位對於東亞格局的主張的理解和著眼點之差,同樣值得關係。希拉蕊作為奧巴馬(Barack Obama)年代的國務卿,任內力推重返亞太的政策,以應對中國在拋棄韜光養晦』原則後『有所作為』的外交政策,並且努力鞏固與韓國、日本、菲律賓等盟友的合作關係,作為美軍軍艦固定停泊港口的香港也自然是她的戰略目標之一。

作為一個鷹派,她更在早前承諾在當選後會以導彈圍堵中國。故若她當選,美國目前的基本外交方針可預期會基本上獲得延續;川普卻提出讓國內和國外都瘋狂的外交政綱:從其緊密盟友日本和韓國撤軍,讓兩國負擔起國防的所有責任,再加上近來菲律賓新當選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聲言要和美國走遠,讓不少人擔心中國在區內的軍事行動再也難以受控。

若他當選,其舊有盟友能否組成新的軍事聯盟壓制中國在南海和東海囂張的軍事行動、防止區內局勢進一步升溫和軍事衝突風險增加,以及美國會否在目前香港自治度日益受壓、面臨第二次前途問題之際為獲取中國經濟利益而取消『香港關係法』(Hong Kong Policy Act,為目前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的重要認定文件),均是目前混亂不堪的香港政局中各方關注的焦點。

綜上所述,縱使兩人政綱中的外交和經濟政策分野如此大,可是到底在以官僚決策為主的美國經濟和外交政策研究和制定過程中,政治家上台後能對這些政策帶來多少改變,相信仍有待觀察。唯可以肯定的是,在美國國內民意嚴重撕裂、東亞盟友變成風派之際,未來西太平洋局勢將會陷入不確定和不穩定,香港這座城邦的前途也難以準確預測。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