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亞洲共和黨即將上台:對中國,和香港都有新的思維

共和黨即將上台:對中國,和香港都有新的思維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選前,不少評論均認為川普當選總統後的外交政策會放棄奧巴馬年代高舉的價值觀外交(Value-oriented diplomacy),改為實行與美國本國利益相符的、自保的外交政策,讓不少國家尤其是其盟友擔心會引起區域地緣政治動蕩。本人在早前撰寫的文章亦推測其當選很大機會令香港的自治狀況和民主進程碰壁。

然而正如他在當選後不久便在興建美墨圍墻、驅除穆斯林等外交議題上反口一樣,過去一星期內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以及個別共和黨參議員均對中國擺出強硬姿態,並且有針對香港政策的新方針出台。以下將簡介美國對港政策的新焦點。

川普。圖片來源:flickr

美國第45任總統當選人,Donald John Trump。圖片來源:flickr

中國間諜活動增 香港成活動重地

於11月16日出版的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報告中,有多次提及中國在過去十五年對美國的間諜行動和情報套取行動有增無減,當中對象包括軍方、國防工業組織、國家安全決策者,乃至是重要基礎設施等。此消彼長下去,會顯著減弱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軍事優勢,加上美中日益增長的競爭關係,以及中國軍力日漸增強,美國的安全保障計劃和未來與中國的可能衝突之決策過程,亦會連帶受影響,嚴重威脅美國自身乃至其盟友的安全。

報告亦指出中國對美國的間諜方法主要有數個,包括向留中的美國留學生套取情報、竊取在華美國智庫的資料等,而最令人觸目的則是利用香港這個自由港相對寬鬆的邊境管制來獲取美國及其盟友的先進科技。

如政治經濟學者孔誥烽和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指出,雖然北京屢次批評《政策法》干預中國內政,卻從中獲得了大量好處:如美國將香港與中國區別開來,故對敏感科技產品出口到香港遠比出口到中國的限制寬鬆得多;而中國透過在香港開設公司,輸入外國敏感的科技產品,更是公開秘密。

而11月24日香港海關當局在香港港口扣查新加坡星光部隊在台灣訓練後運回國的裝甲車和爆破品一事,除了讓外界擔心香港的自由港地位不保以外,更擔心的是在近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以及知名外交官許通美(Tommy Koh)對中國表達強硬態度的同時,中國會否透過香港竊取新加坡乃至區內其他美國盟友的軍事科技和情報

新加坡遭香港扣押的Terrex AV-81。圖片來源:wikipedia

新加坡遭香港扣押的Terrex AV-81。圖片來源:wikipedia

 

憂慮自主性縮小 促加緊檢視香港

報告本身亦有不少篇幅談及香港的自由,當中最觸目的當屬2016年初發生的銅鑼灣書店綁架事件。雖然事件發生至今只有半年左右,目前還是很難評估事件對香港長遠的影響,但目前已經影響到香港的出版自由,自我審查現象顯而易見,如知名評論人練乙錚、李怡等在報章的專欄均被取消;加上北京在2014年的“八三一人大決議”決定不容許香港有更大程度的民主選舉,使香港支持民主的人士懷疑中國是否願意繼續遵守“一國兩制”的承諾。

一國兩制的前景也令外國商界十分關注,如香港經營的英資 “匯豐控股集團”(Hong Kong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s)在16年初決定取消把集團總部從倫敦搬遷到香港的計劃,這些都反映著香港的言論和政治自由受壓之下將威脅到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除此以外,作為軍事勢力遍及亞洲的大國,這份報告亦有提及香港作為華南唯一一個可供美軍停泊港口地位之未來。在本年四月,北京當局突然臨時拒絕美國航空母艦約翰斯坦尼斯號(USS John C. Stein)以及其附屬戰鬥群例行訪問香港,使得它要改為前往區內其他美軍海軍基地如沖繩停靠。

雖然北京當局並無為拒絕訪問提供解釋,但報告推測是由於這個航母戰鬥群在較早前曾經在南海與菲律賓等美國盟友有爭議的區域執行“海上航行自由”任務有關。而因應上述香港自由受壓和北京的侵犯性舉動,報告書同時建議美國國會責成國務院提交報告,以用作判斷香港是否有在一國兩制政策下實行並維持“足夠的自主程度”(Sufficient degree of autonomy)。

美國航空母艦約翰斯坦尼斯號(左)。圖片來源:wikipedia

美國航空母艦約翰斯坦尼斯號(左)。圖片來源:wikipedia

推人權民主法案 調整對港關係法

除了國會委員會的報告以外,共和黨內個別議員亦對香港有所行動。趁著香港學生領袖黃之鋒(Joshua Wong)和敖卓軒(Jeffrey Ngo)等早前到訪白宮之際,曾經與川普爭奪共和黨總統參選人位置的佛羅里達州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以及阿肯色州參議員卡頓(Tom Cotton)均表示會在參議院提出《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該法案除了繼續重申1992年通過、認證香港自由度的《美國—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亦將賦予總統權力向北京問責,並且要求國務卿在議案通過90日內要提交一份香港民主發展報告,而該報告需要每年提交直至2023年。

然而法案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並不限於此。法案亦同時要求美國政府找出與跨境拘捕書店職員有關的香港與中國官員名單,禁止他們入境美國,甚至是凍結他們在美國境內所擁有的資產;而香港目前由於未能完全擁有出入境審批權,導致特區護照持有人前往美國時需要前往領事館進行背景審查並且申請簽證。有鑒於此,法案同時要求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不得因簽證申請人曾經因為參與民主運動被拘捕、扣押留下案底,而拒絕向該名香港人發出簽證。

的確,特朗普目前仍未上任,所以他確實的外交政策仍然不得而知。但從他當選後對共和黨內主流派態度的大轉變,以及逐漸開始與官僚體系磨合時的反應,可推測他在不少政策上並不會偏離前任太遠。正如最近川普接受海軍陸戰隊時報(Marine Corps Times)的訪問時表示,他上任後其中一個重要目標便是要建造一隊能同時贏得兩場戰爭的海軍陸戰隊,當中包括按照美國傳統基金會American Heritage Foundations的建議將其規模從24個營擴充到36個營,以及於2017年度增加11,700名海軍陸戰隊士兵。

由此可見,雖然川普日後未必會如奧巴馬般在任內高舉價值觀外交,但是卻幾可肯定不會回到二戰前孤立主義(Isolationism)外交,對香港的政策也相信不會過分流於忍讓和軟弱。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