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osts were found.

熱門文章
/
專欄評論

今年五月中旬,美國國會兩院通過了一項支持台灣的88號「共同決議案」(HCR 88)。 在這個決議案中,首次透過決議案文字,將1982年時期,美國總統雷根對台灣的「六大保證」付之於文字。對於讀者而言,這個距今34年前出現的友台外交綱領,又再次被正式提及且文字化,到底有何意涵,而這對於台灣又有什麼樣的啟示,這值得我們一起來細細思索。

當世界經濟進退兩難,台灣殺出重圍連兩月景氣燈號亮綠燈,更獲選外派人士心中最宜居住地,究竟實情為何?

業主還款困難時,銀行究竟是雨天收傘或聖誕老人呢? 中國新出台政策「債主轉股東」,洞見解析國務院如何化殭屍為神奇。

/
團隊企劃

「安居樂業」好難… 時序來到2016火猴年,的確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大鬧天空一樣,攪得台灣不得安寧:一開年國際金融市場動盪不安、小年夜地牛翻身,造成維冠大樓倒塌奪走多條人命、三月中政府公告土壤液化區潛勢區資訊,為低迷房市投下一顆震撼彈、身為台灣經濟命脈之所繫的出口金額連13個月衰退,即將追平金融海嘯(連14黑)紀錄…。 經濟不振無法操之在我,連最基本的居住安全也無法確保,相信有不少人想問:為何「安居樂業」的小小願望竟難如上青天?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同時滿足「預防災難」與「振興經濟」兩個目標? 有!而且也有國家成功過。   1995年1月17日凌晨,日本關西地方發生芮氏規模7.3的大地震(中文稱之為阪神大地震或神戶大地震),重創日本第二大的京阪神都會區、毀損近10.8萬棟建物,若加計半倒無法居住者,受影響建物總數逼近45萬棟。官方統計有6,434人死亡、43,792人受傷、近30萬災民無家可歸,災損金額約莫10兆日圓。 阪神大地震在日本地震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因為它直接帶動了災後日本(不論政府或民間)對於地震科學、交通防震、都市建築防震法規等的積極重視。由於當時尚未對關西地區斷層帶有全盤認識,許多日本學者認為關西地區不會有大地震發生,使得該地區缺乏防災意識與救災系統,因而造成極大規模與重建速度緩慢的天災人禍。 生命無價,防災第一 其中,尤以「修訂建築相關法規,強制提高房屋抗震係數」更是重中之重,因為住宅是人民最主要的生活場域,一旦遭受無法回復的傷害,將會使災民與受災地區長時間處於痛苦與不便當中。於是,日本政府自1996年起連續三年修訂《建築基本法》,大幅提高各類建築的抗震基準,要求建商(除木造住宅外)必須保證其所經手的建物(尤其是商辦大樓)耐得住八級地震不倒,而且使用期限可以超過100年。 在日本,一個建築工程要獲得開工許可,除需提供設計、施工圖紙等文件資料外,還必須提交建築抗震報告書,其內容包括:根據地震的不同強度,計算不同的建築結構在地震中的受力大小,進而確定建築的樑柱位置、承重及施工中鋼筋、混凝土的規格和配比,只有擁有一級建築師以上的人,才能有資格編製報告書。一幢普通的八層樓公寓,光是抗震報告書就厚達兩、三百頁,且報告書必須經過相關監管部門的審查,確認無誤後才能開工。 不僅法規嚴格、執法更嚴。2006年,日本警方逮捕了一名建築設計師和一家房產開發公司社長,指控該設計師與房產開發公司勾結,為節省成本擅自修改設計方案,減少鋼筋用量和粗壯度,導致許多住宅樓抗震能力明顯下降,警方曾極力主張他們觸犯「預謀殺人罪」,最後雖未能如意將這兩人求以重刑,卻因此引起了全國性的住宅抗震清查運動。 嚴格法規也激發無限創意。日本一般民宅屋頂早已不使用磚頭,改用塑料製成的五彩瓦片,而牆體則多設計成「整體結構」,內部是類似石棉一類的充填物,都是用來減少房屋倒塌的傷人機率。有些大城市建築物的地基部分加上了硬質橡膠和鋼板,藉以有效提高建築物本身的結構彈性。近年來,還有一波「抗震抗災公寓」的興建熱潮,以儲備糧倉庫、抗災飲用水井、緊急醫療救護室等抗災設施做為賣點,甚至擁有可供直升機起降的場地。 各位讀者若有機會到日本去,也可以留意觀察一下,日本房子的高樓層玻璃上常能看見紅色箭頭,這是因為法令規定高樓層建築必須使用砸不碎的強化玻璃,以防震災來臨時,玻璃破碎墜落傷人;但為了方便救人與協助逃生,有些玻璃在建築之初就設計成可砸碎,所以需要貼上箭頭公告周知。 簡言之,日本的防震與建築法規是建立在一座座廢墟、一具具屍體,與許多對親人永無止盡的懷念與哀痛上,日本人的想法很簡單:逝者已矣,希望下一次不再發生如此大規模的傷亡。 防災也能拚經濟 事實上,類似這種災後重建的特殊情況,由於災後重建需求的顯著增加,雖然當年度的經濟受創難免、消費意願下降,但其後幾年的受災地區、甚至全國的經濟動能多半能明顯升高,且可一併滿足中長期的社區發展、都市計劃及產業轉型等需求。以日本為例,1995年1月中發生阪神大地震,1995與1996年的經濟成長率分別為1.94%與2.82%,是近25年來日本少見的高成長水準,上述所提及的建築業受惠尤大。 近25年日本經濟成長率走勢圖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組織(IMF)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日本的例子告訴我們,政府的責任顯然是從「公布資訊(土壤液化潛勢區)」後正式開始,後續的相關配套斷不可少,否則只是徒增民眾恐慌與惶惶不可終日而已。 首先得教育民眾,土壤液化不可怕,可怕的是無良商人。20160206的南台大地震,傷亡最慘重的維冠大樓並非位於土壤液化區,卻因為缺德建商的偷工減料,奪走117條寶貴生命;大台北地區許多標榜「河岸第一排」的豪宅都座落於土壤液化區,甚至還是河道截彎取直的新生地,不也挺過這麼多次的地牛翻身?! 接著,得趁勢重啟都市更新計畫,「都市更新」其實是許多大城市的必經之路,因為時代在進步、科技日新月異、人口也愈來愈多,不少公共建設早已不敷使用或無法滿足現有需求,但過去一段時間內的幾樁社會運動因處理失當,導致都更一事在台灣逐漸被汙名化,是時候導入防災、永續、特色產業、高齡/親子友善等「都更2.0」了。 更何況,唯有政府有足夠能力在經濟低迷時,逆勢大規模投入公共建設,最典型的例子是台灣在1960年代末期推出的「十大建設」,自中山高速公路(第一項)1971年開工後的十年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都超過10%,只有在兩次石油危機(第一次是1973~1974、第二次是1979~1980)時低於10%,足見寬鬆財政政策的效果有多大。在全球央行顯然已經束手無策的當下,即便需要舉債、縱使債台高築,寬鬆財政政策或許是各國政府不得不然的最後選項

行政院於日前公佈全台土壤液化潛勢分佈圖,然而在公開民眾查詢的同時,一連串政治問題也接踵而來。土壤液化潛勢區資料公開化有助民眾了解住家安全,但最重要的依然是對應措施。

本文洞知識將說明日本政府在海嘯防災對策上的改革,並暫且放下官方說法深入災區,一探改革所遭遇到的困難。

/
書評影評

No posts were found.

洞見報告

八月中旬,人民幣創下20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衝擊全球金融市場。其中,拉丁美洲國家高度依賴出口大宗商品至中國,比如銅和原油,人民幣走軟將削弱中國對拉美產大宗商品的購買力,加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即將加息之際,導致拉美貨幣正跌至紀錄新低。 [caption id="attachment_13497" align="aligncenter" width="532"] 圖片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圖片說明:綠鬣蜥分布於中美洲的墨西哥至巴拉圭間、南美洲、加勒比海及佛羅里達等地。[/caption] 然而,中國龍早已降落在綠鬣蜥領土,它對拉丁美洲的影響力,實如樹根一般,既廣且深。 習近平2014年7月訪巴西、阿根廷、委內瑞拉和古巴期間,曾形容拉美與中國是「命運共同體」。雙方交易自2000年起,呈現指數成長,從120億美元直線上升至2,890億美元。中國已成為巴西、智利與秘魯的第一大輸出國,為阿根廷、哥斯大黎加與古巴的第二大輸出國。中國甚至盼未來十年內對拉美國家雙邊貿易規模加倍,能達5,000億美元。 然而,拉美出口到中國幾乎全是初級產品,如鐵礦、銅礦與大豆。因此,當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營建業採剎車,原物料需求下降,拉丁美洲首當其衝。世界銀行甚至預測,2015年將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拉丁美洲表現最差的年份。拉美各國經濟不是減緩就是衰退,並且是最容易因中國經濟減緩與市場崩潰而受衝擊的地區。 中國對拉丁美洲最有興趣的,是其豐富的天然資源;利用借貸與企業收購,強化中國對能源與原物料的控制與影響力。 中國對拉美天然資源的興趣,反映在一連串數十億美元的收購行為。例如2014年中國財團以58億美元購買秘魯 Las Bambas 銅礦公司,掌握秘魯三分之一的礦石產業,為秘魯礦業史上最大的收購案;更甚之,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在以26億美元,收購巴西石油秘魯分公司(Petrobras Energia Peru)後,擁有四個秘魯最大石油生產地的開採權。 此外,中國財團也投資了5億美元,開採巴西里約外海的大型石油田,其規模之廣,預計將使巴西整體石油產量提升至目前的四倍之多;而在委內瑞拉奧里諾科河(Orinoco)的石油帶,投資了280億美元,每日可生產120萬桶的石油。藉由這些顯著的投資,看得出中國不再只是拉美的原物料進口商,龍頭已朝向上游,更進一步控制其生產源頭。 [caption id="attachment_13498"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表來源:作者自製圖表說明:拉美各國至2014年與中國累積借貸。(單位:十億美元)[/caption] 今年1月,於北京舉辦首次「中國-拉丁美洲加勒比共同體論壇」。為中國與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CELAC)33個成員國,制定經濟、投資和相互政治支持的合作戰略。當中,習近平宣佈在此後10年間,每年向拉丁美洲能源、基礎設施和創新領域投入250億美元,共2,500億美元將投入龐大的拉美市場。 事實上,自2005年,中國借貸給拉美國家與企業超過1,190億美元;2010年,其借貸金額超過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行與美國進出口銀行的加總。借貸對象主要為委內瑞拉、阿根廷、厄瓜多與巴西,這些國家的共同點是難以向其他國際組織借款,因信用不足或是條款附帶人權問題改善。反觀中國,幾乎沒有條款限制,只需保證中國能參與不同的基礎建設項目。 中國彷彿成為某些拉美國家的經濟救星。石油收入佔外匯收入96%的委內瑞拉,在石油價格崩跌,經濟破產之際,及時獲得了中國高達200億美元的貸款,並以石油償還債務。另一個深受石油與原料輸出價格疲軟影響的厄瓜多,也獲得了中國進出口銀行63億美元合作貸款。中國貸款修建大煉油廠與公路拓寬項目仍在爭議中的哥斯大黎加,出乎意外的獲得了2,400萬美元無償贈款。 [caption id="attachment_13499"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來源:https://goo.gl/圖片說明:上方為巴拿馬運河,下方為尼加拉瓜運河。[/caption] 中國利用拉美對公共基礎建設的需求,企圖在此片大陸建造二十一世紀絲綢之路。 距離習近平出訪拉美四國不到十個月,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再度飛往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及智利四國。光是巴西一國,李克強就承諾對其投資及貸款將達1,030億美元,絕大部分是基礎建設。這對巴西可說是及時雨,因其國內發生大型建商弊案,經濟成長倒退,卻必須加緊腳步建造明年奧運場館。 而這次拉美訪問另一種重頭戲,即是所謂「乾運河」。一條跨越安地斯山脈,連結巴西大西洋岸和秘魯太平洋岸的跨國鐵路。一旦這條跨洋鐵路建成,中國從巴西、阿根廷進口黃豆、鐵礦沙等等,就不需再走巴拿馬運河。除此之外,近期受到注目的投資建設,包含在玻利維亞一條2.5億美元的鐵路;在墨西哥最終流標的幾十億美元高鐵建設;以及預計在2020年啟用,與巴拿馬運河角逐勢力的尼加拉瓜大運河,中國將享百年經營權。 (延伸閱讀:尼加拉瓜運河正式破土動工) [caption id="attachment_13500" align="aligncenter"

文/賴寶尼 六月底的時候,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認定同性婚姻受憲法保障。不論支持與否,這件事情在當時造成全球熱烈的討論,就連多半視同志權益為畏途的非洲國家也不例外。才隔沒有幾天,莫三比克政府便順勢宣佈廢除反同志法,這讓推動同志運動的團體與成員皆振奮不已,認為是同志運動的一大勝利。 然而,並非所有非洲國家都是如此看待此事,不少宗教團體與政治人物公開呼籲反對美國對同志議題的態度。辛巴威總統Robert Mugabe便在全國廣播電台嘲諷歐巴馬,說他將飛到華盛頓特區,在白宮向歐巴馬單腳下跪求婚,看他願不願意接受。同時正好歐巴馬預計七月底出訪肯亞與衣索比亞,參與年度的全球企業高峰會,並在非洲聯盟總部發表演說。在同志議題風潮尚未退去的時刻,非洲不少國家因此展開各式爭辯,也不斷預測歐巴馬是否會就同志議題跟各國領袖們較勁。 非洲同志權益現況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35" align="aligncenter" width="427"] 圖1 非洲各國同志權益圖示(資料來源:國際特赦組織網站)[/caption]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統計,非洲54個國家裡面目前仍有36個視同性戀違法,其中蘇丹、奈及利亞北部、茅利塔尼亞與索馬利亞部分地區甚至以死刑處置被發現的同性戀者。莫三比克甫廢除的反同志法早在1886年葡萄牙殖民時期就已經存在,同性戀在該法案之下必須被處以三年勞役,這項刑責雖然自1975年便不曾實行,但該國同志仍深受法案之苦甚深。推動莫三比克同志權益的組織蘭達(Lambda)指出,廢除反同志法只不過是第一步而已,他們希望能夠像2006年即宣布同性婚姻、領養小孩合法的南非看齊,朝真正的平權努力。 事實上莫三比克蘭達組織的保守說法其來有自,並非是自身過於悲觀。過去在講到非洲的同志權益運動時,大家直接會聯想到濃烈的反同志風氣與各種慘無人寰的作為,甚至不少人在計畫到非洲旅行的時候被告知不該多提跟同志相關的議題。在剛果共和國,雖然他們並沒有任何反同志的法案,整體的社會氛圍卻有著強烈反同志的情緒,同志只能以沈默保護自己而別無選擇。(推薦閱讀:Abuse of Congo’s LGBT community puts US Superme Court ruling in perspective) 換言之,非洲的同志權益概況其實不完全能夠以相關法案的制定與否來判定,實際上社會氛圍仍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同志權益還是政治角力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38" align="aligncenter"

   7月14日晚上,成千上萬的伊朗民眾在街上遊行慶祝本日稍早剛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人們在街上載歌載舞,慶祝著或許是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最劃時代性的時刻,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在國家電視台向全國演說表示,這個協議是「我們國家和革命歷史上的重要時刻」,新的一頁已然展開,這次經驗更向全世界表明「錯綜複雜」的國際問題也可以靠不那麼昂貴的方式解決。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14"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描述:伊朗民眾在德黑蘭街上慶祝圖片來源: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jul/14/joy-in-tehran-at-end-to-isolation-but-hardliner-reaction-to-nuclear-deal-feared[/caption] 伊朗核問題起源 伊朗核問題始自於2002年,2003年在國際原子能總署監督下,伊朗與英德法達成所謂的「德黑蘭宣言」:伊朗同意完全與國際原子能總署合作,中止一切鈾濃縮活動,然而,2005年支持核計畫的馬哈茂德·艾瑪丹加獲選伊朗總統,伊朗立場立刻逆轉。他在同年於聯合國發表演說宣告伊朗有權發展核領域計畫,並重新啟動在伊斯法罕的反應爐,隨後在2006年伊朗總統艾瑪丹加正式宣布伊朗已成為「核子國家俱樂部」的一員,伊朗已在納坦茲的離心機工廠跨越核子計畫的里程碑—提煉出純度百分之三點五的鈾,這是民用反應爐燃料所需純度。 儘管艾瑪丹加表示「伊朗的核子計畫純供和平用途」,他呼籲外國政府「承認和尊重伊朗的權力」,但伊朗的這項宣示立刻引起西方世界的緊張,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三月廿九日通過無拘束力聲明,要求伊朗於卅天內停止提煉濃縮鈾,美國立即發出警告,指伊朗正「朝錯誤方向前進」。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15"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描述:伊朗前總統艾瑪丹加在聯合國大會演講圖片來源:http://goo.gl/S87KAU[/caption] 在伊朗逐漸升高與西方對峙的態勢底下,2006年六月五常加一(德國)與伊朗的談判正式成形,同年7月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第一個決議案-1696號決議案,要求伊朗停止鈾濃縮和其他活動,並表示若伊朗藐視這個命令,安理會就可以就經濟與政治制裁展開辯論,隨著伊朗政府持續忽視聯合國的決議案,並繼續加大其在國內核子計畫的力道,聯合國安理會在2006年至2010年間一共採取6項決議案,逐步制裁伊朗,包含凍結與鈾濃縮活動相關人等和企業資產,也禁止各方提供核相關技術給伊朗。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16"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描述:伊朗核設施分布圖圖片來源:http://www.languagesoftheworld.info/israel/irans-nuclear-program-possibility-military-strike.html[/caption] 2008年,更為自由派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上台,伊朗與西方間的對峙仍沒有平息的跡象,2009年美國總統歐巴馬揭露伊朗福爾多(Fordow)有座地下濃縮設施,伊朗在其內安裝了將近2000台的離心機,距離製造核武器又大提升了一步,消息一接露立刻引起美國和以色列的高度重視,美國和以色列都開始嚴正商議對伊朗的軍事行動。 轉機 2013年伊朗總統大選,被視為溫和派的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當選,他曾在2003至2005年間擔任伊朗首席核談判代表,他的政見就是與國際社會建立建設性互動、以減少伊朗遭受的制裁,當選後不久他就主動在聯合國大會對西方國家釋出善意,還和美國總統歐巴馬通電話,表示希望能在互相尊重、共同利益的原則上,朝達成伊朗核子計畫協議邁進,隨後,伊朗正式和五常加一集團達成臨時性協議「聯合行動總體計畫」(General Joint Plan of Action)。該協議限制伊朗的核計畫,阿拉克重水反應爐終止、伊朗廢棄大量中程度濃縮鈾,伊朗承受的制裁遭部分減除,資產也解凍,臨時協議於2014年1月20日開始生效。後來雙方同意延長會談。第一延長最後期限設定為2014年11月24日,隨後又第二次延期到2015年7月1日。 最後談判 2015年在瑞士洛桑舉行的伊朗核談判中,伊朗與六國達成框架協議,伊朗同意將用作提煉濃縮鈾的離心機數目,由現時一萬九千部,削減至約六千部;未來十五年,停止提煉濃度百分之三以上的濃縮鈾,以及建造新提煉設施,現有的提煉設施大部分會關閉;伊朗三座核設施中,阿拉克反應爐須重新設計,沒法再製造武器級的鈈元素、而福爾多地下設施,亦要改建為研究用途,不可儲存核分裂材料。而美國和歐盟會視乎協議落實的情況,分階段撤銷對伊朗的制裁措施,協議有效期是十五年,尤其是開首十年,伊朗製造核武的能力將受到重重限制,令伊朗即使違反協議,都要花一年才可製造出一枚核彈,國際社會有充裕時間應對。 [caption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希臘債務無疑是和七月天氣一樣火辣辣的議題,本月月初,希臘人民透過公投齊聲向援助條件中的樽節說「NO」,根據各方數據,18到34歲的青壯年有60%是投下反樽節[1]。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這次突然宣布公投讓歐洲各國可以說是亂了陣腳,但當齊普拉斯挾著這份公投結果坐上談判桌後的談判結果,卻是接受比公投前更嚴苛的紓困條件,這些條件包含了大幅削減年金、國有資產民營化(包含電力公司)等,其中國有財產私有化引起最多的爭議,因為這變相的扣押這些確實會賺錢的國有資產讓賺到的錢分毫未少的落入債權人口袋,而非急需要錢的希臘。各界如法國媒體便指責說此舉(私有化):「對希臘來說會是種羞辱。」[2] 除了大筆銀子砸下去紓困外,IMF的總裁拉加德也同時呼籲歐洲各債權國考慮對希臘進行債務減記,一份「債務可持續性分析」(DSA)報告中指出,歐洲國家須給希臘30年寬限期償還所有債務,並實施債券到期年限延長計畫(maturity extension),或進行大規模貸款減記[3]。不少學者,如撰寫了《21世紀資本論》的法國學者皮凱斯便指出過去德國過去也是靠著債務減記才償還得了一戰及二戰的債務[4]。德國總理梅克爾以「所有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等理由拒絕債務減記的態度也在推特上引起一陣「#ThisIsACoup」的hashtag,這陣旋風並沒有持續多久,但是不少專家直言「德國問題」將隨著希臘債務逐漸浮出檯面。 過去德國以軍事橫掃歐洲,而如今的德國則挾帶著其經濟權力,左右了歐盟的走向,這無疑讓盤踞在歐洲上頭對過去德國的恐懼像幽靈一般又浮現在歐洲人的腦海裡。二戰過後為了重建歐洲防堵蘇聯,美國的馬歇爾計劃開始資助歐洲,德國更成為援助的重心並大幅減記戰爭債務,漸漸那個過去戰敗投降的德國發展成一個巨大的經濟體,並且在這次希臘債務中占有了極大的主導權,甚至因為其最大債權國的身分左右整場的談判,然而二戰殷鑑不遠,對於再次依靠經濟力量崛起的德國更喚起歐洲各國心中徘徊不去的恐懼幽靈。(關於德國問題更詳細的描述請見本站專文《歐盟出了什麼問題?》) 然而在對這幽靈恐懼的背後,卻還有另外一個黑影逼近,反移民反歐盟的極右派希臘政黨Golden Dawn近幾年漸漸走進希臘議會,這次更藉著希臘債務國內外動盪不安的時機裡逮到了機會讓聲勢風生水起,許多不滿談判結果的希臘人開始轉而支持這個極右派的政黨。 Golden Dawn,在台灣譯成金色黎明的希臘極右派政黨過去曾被指控帶有納粹思想的極右派政黨,該黨領導人則自稱是國家主義及種族主義的政黨,他們不只反對歐盟,甚至仇視外來者並曾被指控涉及對非洲及穆斯林移民的暴力事件及刺殺左派饒舌歌手費斯薩司。 正如同我們首段提到的,公投中有60%的18到34歲公民選擇反樽節,但這個結果一拿上談判桌卻只是一張廢紙,齊普拉斯仍然帶回比先前更嚴苛的援助條件回國,在先前的樽節造成青年失業率50%的情況下,希臘國內對現在政府及歐盟不滿的情緒無疑是火上加油,金色黎民這個極左派的政黨挾著這樣的民怨,以「除去外來者」、「體現希臘人民意志」的概念號招下,爭取到不少支持者,甚至一躍成為國內的三大黨[5]。 歐洲在對德國過去的恐懼還像面對幽靈一樣恐懼,而崛起的黑影已經悄悄立足政壇,過去本站專文《極權、民粹、極端主義:盤旋中的三大幽靈》曾提到在歐洲許多以反歐盟反移民為訴求的左派政黨興起,而金色黎明正是其中之一,加上日益嚴重的經濟及移民問題(關於歐洲難民問題請見本站專文《歐盟非法移民和難民問題》)左派的聲量勢必會更大,這些訴求鮮明甚至接近極端的左派會對歐洲造成什麼影響,值得我們繼續觀察下去。 [1] 年輕人更反撙節 希臘公投暴露的世代不公(天下雜誌) [2] 德國提希臘資產私有化 法媒:是種羞辱(中央通訊社) [3] Secret IMF report - Greece needs debt relief far beyond

/
活動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