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osts were found.

熱門文章
/
專欄評論

羅卡:聖多美的處境和盤算以及其政經和外交脈絡的演化,「台聖邦誼」的消逝早成定局,實為非戰之罪。

台灣人在正常外交上被國際社會隔絕已久,間接造成國際知識不足,應當思考是否還有更多透過民間交流,走進國際社會的途徑。

對於如你、我一般的市井小民來說,徹底解讀川普未來四年的財經政策與可能面臨的局面趨勢,或許遠比坐看川大爺與習大大你來我往、唇槍舌劍來得更務實。 川普主打保護主義及企業減稅對台灣第一、二大貿易夥伴 美國、中國利弊得失為何,而台灣電子產業鏈又會受到何種? 川普以擴張財政替代FED擴張貨幣政策,將利於民或壯大財閥呢?

/
團隊企劃

英國舉行是否脫離歐盟的辯論,其中反映了英國社會內部不同的看法,也同時考驗這個日落帝國,如何調整自身在世界的位置。

一個香港人沒有權利直接投票決定香港的領袖,不過在英國,如果曾經持有英國國民海外(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BN(O))護照的港人,就可以參與投票。無論是決定執政誰屬的大選,抑或即將來臨的脫歐公投,他們都有重要的一票,決定英國的前途,當中不少人是留學生。 但是,筆者身邊不少香港朋友,都不清楚自己有投票權,白白浪費這難得的機會。從身邊人談話當中,筆者發現英國的選舉制度存在許多漏洞、以及一些獨特的現象。

隨著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其選舉政見中的南向政策,開始受到民間與國際的重視。但在媒體的渲染下,南向政策被塑造成一個產業的新天地,當年大膽西進的台商,遭遇中國發展紅色供應鏈,以及歐美市場衰退的夾擊,亟需尋找一個下一片豐美的水草。

/
書評影評
/
洞見報告

原本僵持不下的權力平衡,在這個月有了一些轉變。儘管仍然維持著基本的架構,但是有了些動態變化。例如TPP協議內容對外宣布,中國便積極相應地跟日本韓國宣示加快自由貿易談判腳步;又例如俄羅斯趁歐美自顧不暇,全力支援敘利亞政府,但美國、歐洲也積極開始與俄國協商。許多地方展開了選舉,也帶來改變的可能,例如阿根廷、緬甸。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圖片說明:法國總統與突尼西亞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領導人合影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10月9日,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將2015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表揚該組織在突尼西亞歷經2011年茉莉花革命後,做出卓越貢獻,協助突國建立多元化民主制度,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表示,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集團得獎原因是,2011年突尼西亞革命後,「對建立突尼西亞多元民主做出決定性貢獻」,這項頒獎顯然是要在茉莉花革命4年後仍深陷泥淖的阿拉伯國家中指出一個明燈,期許它們也能學習突尼西亞的經驗。  2011年一名突尼西亞青年因水果攤被警察取締憤而自焚,迅速引爆百姓對於政府貪腐和民不聊生的怒火。消息透過手機和社群網站快速傳播,醞釀成龐大抗議潮,讓極權統治突尼西亞廿三年的總統班阿里下台逃亡,稱為「茉莉花革命」,這股革命浪潮迅速擴展到阿拉伯世界,接連影響摩洛哥、埃及、敘利亞等國,成為著名的「阿拉伯之春」。 然而,教派的分歧、保守派和進步派彼此之間的仇視、基本教義派的煽動和激進組織的影響,革命後的突尼西亞並未順利培育出民主果實,原本的獨裁者下台後,各種勢力傾閘而出、動亂不斷,處於內戰邊緣,2013年,為了有效介入不同政治和宗教勢力之間的衝突與交涉,進而在多元和民主的基礎上建立新的突尼西亞,由突尼西亞總工會、突尼西亞工業、貿易及手工業聯盟、突尼西亞人權聯盟以及突尼西亞律師公會四個組織正式成立「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這些組織分別代表突尼西亞不同行業與價值觀,涵蓋職業生活與福利、法制與人權準則,為了化解衝突、消除歧異,他們扮演調停者的腳色,將「對話」當作策略,從對話開始一步步地建立不同團體之間的信任,他們為公民、政黨和派系對話鋪路,透過事先擬定的協商流程讓他們可以在政治和宗教信仰分歧下,促成獲各方共識,並成功促成突尼西亞政府開放黨禁、由技術專家組成過渡政府、以及組織獨立的選舉委員會。  在經歷多次談判後,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集團被視為對於談判獲得成功發揮著重要的正向作用,隨著一系列對話獲得結果,2014年初突尼西亞進行革命後和平轉移政權,隨後突尼西亞制憲議會批准新憲法,並且在12月舉行突尼西亞總統選舉,過程中不僅憲政體制得到確立且人權也受到保障,突尼西亞也成為2011年阿拉伯之春所席捲的國家中,唯一成功從獨裁轉型到民主的國家,從修憲、國會選舉到總統選舉,無不在動盪、紛亂的後阿拉伯之春中樹立了一個榜樣。 [caption id="attachment_13965"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2014年12月突尼西亞總統大選

  [caption id="attachment_13925"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wdm/14658220874 圖片說明:2014年12月7日,在倫敦街頭高舉抗議布條的群眾[/caption] 隨著2009年的債務危機,被暱稱為PIIGS的歐洲五豬掀起了另外一波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青年高失業率,逐漸下滑的社會福利,再再都讓歐洲經濟敲響警鐘,但在此時美國所提出將帶來約3.2兆台幣的TTIP卻在同時遭到深陷經濟危機的歐洲民眾反對。接下來歐盟也向台灣伸手提出經濟合作協議,不妨讓我們參考歐洲人民的顧慮和領導者的看法,來反思台灣在全球經濟合作的浪潮中究竟如何取捨。 歐洲的經濟危機到底有多嚴重?專門研究與保護社會責任的德國智庫「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於本月27日發表一項調查,調查報告指出,西班牙、希臘、義大利及葡萄牙境內孩童和年輕人,因國家經濟狀況而受影響的人數,自2007年來已增加120萬至760萬人,義大利年輕人失業(不含學生以及接受職業教育訓練者)占國內人數約32%,西班牙的同樣情況的失業青年則占24.8%。 當中最嚴重也是近期常因經濟問題登上歐洲各國版面的,非希臘莫屬,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OECD)的調查指出,2015年第二季國內15到24歲的失業人數占國內總人數的比例,希臘青年失業比例占比高達49.7%,24-54歲的失業人口比例,希臘仍然有24.4%。 [caption id="attachment_13924"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2015年第2三季歐洲各國15-24歲青年失業率一覽[/caption] 嚴重的經濟問題讓青年開始改變政治傾向,激進者如希臘的極左派陣營金色黎明黨為例,這個以「體現希臘人民意志」的納粹傾向政黨在上一次的大選中大步踏入國會殿堂,而同樣是歐豬五國的葡萄牙近期的大選中也因為經濟問題,加上先前希臘殷鑑不遠,讓原本即將垮台的保守撙節政黨獲得一線生機,與反撙節的在野黨都沒過國會多數,這也預告了葡萄牙國內政壇的不穩定。 然而即便經濟危機已經影響各國國內政治穩定,但當歐洲領導人們紛紛宣稱與美國的《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伙伴關係協定》(TTIP)將會為歐洲及美國分別帶來1千億美元(大約3.2兆台幣)的經濟效益,但是顯然全歐洲百萬人的反TTIP聯署並不這麼認為,原本預計2016年要完成談判的TTIP,除了許多細節尚未談攏外,累計至今全歐洲至少已有500個反TTIP組織。 反TTIP的組織多半認為這項協議的談判不夠公開透明化,尤其當談判草案遲遲未公布的時候,這更增加歐洲民眾的疑慮,同時TTIP提供的「投資人與地主國之間爭端解決機制(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ISDS)」將糾紛發生時的仲裁權交給跨國際法院,而被視為意圖向能有更多能力掌握判決的財團靠攏,另外美國要求歐盟降低其檢驗門檻也是歐歐洲民眾認為損及其原本安全標準利益的抗議項目一環。 面對歐洲領導者宣稱TTIP將會為歐洲帶來更多的利益,新的國際標準以及通則,更低的貿易壁壘和關稅措施,以及一波新的投資和採購市場准入和汽車、紡織、機械工程等9個行業的監管合作等,且一旦不制定TTIP,則將被制定規則的國家牽制。 TTIP的談判陷入似乎有所進展但民眾強力反對情況時,歐洲也積極向亞洲各國招手,藉著貿易投資協定內容在美國與中國間站穩腳步,歐盟是台灣第五大貿易夥伴,台灣則是歐盟在亞洲的第七大、全球第十九大貿易夥伴,去年雙邊貿易額達509億美元,至去年底為止,歐盟企業在台灣投資超過330億美元,是台灣最大的直接投資來源。在經濟合作協議內容尚未正式出爐前,重新思考回歸思考台灣本身的經濟缺陷,參考歐洲人民的憂慮和歐洲領袖的角度,在中、美、歐三強角力的經濟戰局中為台灣找到最好的定位。(關於歐盟在亞洲陸續簽訂經貿協議的內容,可參考本站專文《轉向亞洲,歐盟在打什麼算盤?》)

幾年前認識到來自布吉納法索的一個朋友時,他很驕傲的說他的國家並不像是非洲其他地方一直在政變。這個才二十多歲的大男孩某種程度上並沒有說錯,因為布吉納法索的前任總統龔保雷(Blaise Compaore)執政了二十七年以後,在去年才遭到民眾起義推翻掉。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今年九月該國又發生了為期一週的政變未遂事件,主謀則是總統府護衛隊的狄安德瑞將軍(Gilbert Diendere)。布吉納法索的過渡政府原本預計在十月重新舉行總統大選,現在卻因為政變未遂事件而改為十一月底進行。究竟近來的政治局勢對布吉納法索有著什麼樣的意義,這跟去年的政變又有什麼樣的關聯性?本文嘗試藉由布吉納法索的個案,更進一步的討論非洲國家幾十年來在邁向所謂民主之路的爭議情形。 龔保雷下台後的政治角力 在龔保雷 1987 年執政之前,光是 1980 年代那短短七年時間內,布吉納法索就有四次的政變。倘若把今年九月的政變未遂事件也給算進去的話,總共有八次政變經驗的布吉納法索無疑是整個非洲大陸的第一名。在十月份經濟學人的分析裡,布吉納法索政變次數之所以得以一枝獨秀,得力於該國長年來豐富的公眾抗議與勞資糾紛歷史。然而既然之前都相安無事,布吉納法索人民為何直至龔保雷執政 27 年之後才決議要起身反抗呢? [caption id="attachment_16710" align="aligncenter" width="815"] 布吉納法索本次政變領袖狄安德瑞(圖片來源:wikimedia)[/caption] 有些媒體指出,那是因為龔保雷執政多年並未真的帶領人民脫離貧窮,不斷攀升的物價與持續的低薪,讓該國於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標的排名敬陪末座。對龔保雷政府的抗議也不是什麼新鮮事,2011 年便曾經有過人民上街頭的事件,甚至也有軍隊加入示威行列。布國人民於去年發起推翻龔保雷的抗爭,其直接的導火線在於龔保雷意圖再次修正憲法,使其得以再繼續擁有參選連任資格。至於今年九月的政變未遂事件,其實是龔保雷被迫下台的餘波。狄安德瑞隸屬於專門保護總統安全的總統府護衛隊(Regiment of Presidential Security,簡稱 RSP),過去他也曾經擔任過龔保雷的幕僚長。在過渡政府上台以後,他所面臨的是官方與各方輿論針對總統府護衛隊是否該廢除的處境。 總統府護衛隊其實和布國的軍事系統不同。它是龔保雷創立的單位,由 1300 人組成,無論是待遇和訓練都比國家軍隊好,還被形容是「平行軍隊」,凌駕於法律之上。前總統在位期間將該護衛隊當作是自己的私人軍隊,這意味著他們只聽命於總統,不受一般軍隊管轄。這也是為什麼狄安德瑞雖然聲稱其叛變是因為過渡政府限制了龔保雷所屬政黨之總統參選資格,不少人卻認為背後真正的原因是總統府護衛隊這個前朝勢力的最後一搏。也因為該政變並沒有受到國家軍隊的支持,再加上民眾普遍對其主張訴求無感,政變僅延續短短一週便宣告失敗,過渡政府決議正式解散總統府護衛隊。 這一連串的風波恐怕還沒有辦法真正平息。在狄安德瑞等發起政變的要角遭到逮捕以後,該國過渡政府下令徹查可能涉及政變的相關人士,並由法院凍結總共 14

/
活動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