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二十年後的臺灣會是什麼樣子呢?這是我期待看到的二十年後:這個西太平洋上的蕞爾小島,可以狹地理位置、多元文化等優勢,變成能夠培養、吸引、留住國際人才的環境。

若從經濟角度或政治角度上來看,中國均為利用「一帶一路」的銀彈方式,擴張影響戰略,在推行過程中,不僅是輸出銀彈,也輸出「文化」,此種影響層面及時間是更為長久。不管歷史文化連結,或者重新形塑中國文化根基,都是中國未來推行政治經濟發展的基礎。簡言之,今日中國再有錢,沿路國家只是將其當做「暴發戶」;若今日中國是一個既有錢,又是與我文化有所連結,產生共鳴時,就成為「自然朋友」。

美國東岸時間,四月十九號星期二,川普回到十個月前首次公開聲明參選的地點,位於紐約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樓接受媒體採訪紐約的勝選感言。今非昔比,十個月的劇變,讓一度不被看好、被美國主流嬉弄的政治素人轉眼成為共和黨手頭上唯一,能與民主黨競爭總統席位的籌碼。

巴拿馬文件搓破拉丁美洲免稅天堂的騙局,免稅天堂究竟如何與貪腐掛勾? 迫在眉睫遭彈劾的巴西總統羅賽芙又為什麼這般下場, 國際重要的經濟組織能建立劃時代的創舉,終結人類的貪婪嗎?

2016年的此刻,我們也可以深度觀察與思考臺灣身為「搭橋者」的身份潛力。由於地理上的特殊位置,又因著歷史擁有語言上的共同點,這一年的TIDF(臺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香港、中國等影像工作者陸續來到影展。受「在中國暗自生產,在臺灣侃侃而談」這個政治現實,面臨壓迫的藝術工作者,來到臺灣這個民主化三十多年的島嶼,看著這些作品播映給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與評審。相對較為開放、自由的討論氛圍,臺灣這座島嶼,具備包容這些聲音的潛力,也讓我們重新思索臺灣透過民主化的道路與地理位置,在未來二十年,持續進化、自我學習的可能性。

回望臺灣,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族人1991年時發現巨木群,1995年開通聯外道路後開啟了觀光旅遊民宿業,但同樣要面對財團買地、森林遊樂園開發的計劃,以及部落內部因利益分配的衝突,好不容易才走到逐漸成形的「共同經營」的模式。不僅翻轉了「黑色部落」——路途遙遠、沒水、沒電的刻板印象,更透過漫長的摸索、磨合過程中,以確認集體利益為原則的前提,強調內部社群規範的意義,未必要與資本主義或現代化發展的邏輯有相對立的關係。如今司馬庫斯部落的觀光資源經營方式,成為備受關注的案例,正是因為部落觀光並不只是在當代重現傳統而已,而更牽連到部落的主體性發展,怎麼從傳統生計過渡到商品經濟的重要課題。

最近美國隊長3熱映中,各方宣傳鋪天蓋地的都是選邊站,究竟選邊站有何政治隱喻?又和我們是如何息息相關,就讓本篇就兩邊立場為您一一分析。

台灣由於地理位置緣故,與東南亞的互動親密。在未來政策有向南前進的趨勢之下,台灣無論在對於東南亞文化的認識、相關法律與行政規定,甚至在台灣人對東南亞的偏見與歧視上,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不要將東南亞視為廉價勞工與觀光勝地,而是台灣下一步的發展機會。

今年的菲律賓大選將會在五月九日舉行,但對於身在香港和其他海外工作的菲律賓選民,他們的大選可長得多,他們可以由四月九日開始持續一個月的選舉期內進行投票。是次選舉將會選出下任總統,一半參議院和所有眾議院議席以及各地區首長和議會議席。

在新、舊政府即將於520交接的前夕,海峽兩岸上頭似乎被一片烏雲所壟罩,一連串的事件,從「陸客來台減量」、「甘比亞建交」、「肯亞事件」,到「中國對台動武民意調查」,來自中國政府的威嚇性手法不斷,一切看似箭在弦上,令人迷惑。

在2016年的今天,我們做這樣一個關於未來的思考,除了嘗試將視野拉寬拉遠,更是建構起一種意識,對所處的世界和所生存的土地,做出開拓性的思考。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和貌似實驗室,這回攜手一同探討台灣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未來的台灣會變成如何,並試圖採取更寬廣的國際視野和多元的角度,來審視台灣未來不同的可能性。未來兩周我們兩個團隊將會推出數篇文章做出各種面向的探討。

長久以來,台灣央行為了拚/救經濟,不願讓台幣大幅升值,總是不時啟動台幣印鈔機,在市場上用熱騰騰的新台幣大量買進美元。這種干預市場供需的行為,最後僅圓滿達成「犧牲全民購買力救出口/經濟」的任務。

如果各位有跟上今年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不知是否有看出另一個端倪,不是一路爬上台領獎或者是應該要回家看一下陀螺有沒有在轉的李奧納多,而是入圍名單中,恰巧出現了兩部以美墨之間的毒品為主題的電影,例如入圍了最佳最佳攝影、最佳配樂和最佳音效剪輯這三項的《怒火邊界》(據說還有續集)以及入圍了最佳紀錄長片的《無主之地》。

TPP讓毛利人嚴重反彈的原因: 1. 毛利人也是主權的持有者,為何被排除在談判之外? 2. 簽署合約後可預期更容易遭受財團的威和與剝削;這些是讓毛利人之所以加入反TPP陣營的最大理由。少數族群的權利,從自治權到基本的狩獵文化,都未予以妥善的法律寬容,台灣若要積極爭取TPP,亦需要好好進行內部的溝通與協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