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osts were found.

熱門文章
/
專欄評論

工業4.0的技術起源歸功於互聯網的成熟,但政策的起源卻是一個歐洲的製造業大國為了對抗失業率與產業外移,所主張的產業策略。這套思維影響了每個面臨經濟停滯的工業大國,尤其在這個貿易自由化引起貧富不均的時間點,相繼提出了屬於自己的工業4.0,這也恰巧成為全球川普主義快速繁衍的溫床。

本文將撇開政治因素,以日本政府及民間調查之公開資訊為依據,並輔以各國政府食品進出口現狀,試著彌補台日雙方資訊不對稱所造成的認知差異。

閩南語在馬來西亞遭到中文、馬來語和英文的強勢打壓成為一個越來越少人說的方言,沈志偉創辦推廣福建話運動組織,試圖振興這門方言,並從中比較方言在台灣與香港面對不同的狀況。

/
團隊企劃

在2016年的今天,我們做這樣一個關於未來的思考,除了嘗試將視野拉寬拉遠,更是建構起一種意識,對所處的世界和所生存的土地,做出開拓性的思考。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和貌似實驗室,這回攜手一同探討台灣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未來的台灣會變成如何,並試圖採取更寬廣的國際視野和多元的角度,來審視台灣未來不同的可能性。未來兩周我們兩個團隊將會推出數篇文章做出各種面向的探討。

TPP讓毛利人嚴重反彈的原因: 1. 毛利人也是主權的持有者,為何被排除在談判之外? 2. 簽署合約後可預期更容易遭受財團的威和與剝削;這些是讓毛利人之所以加入反TPP陣營的最大理由。少數族群的權利,從自治權到基本的狩獵文化,都未予以妥善的法律寬容,台灣若要積極爭取TPP,亦需要好好進行內部的溝通與協調。

isds 1「投資人-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nvestor –State Dispute Settlement,以下簡稱ISDS),是雙邊投資協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 BITs)和其他國際投資協定常見的制度設計,不少區域性貿易協定(RTAs)也都納入此機制,主要是讓投資者在地主國違反條約義務時,可跳過地主國法院直接尋求國際仲裁解決爭端並請求救濟賠償,其限制是,仲裁人不得要求地主國更改法律和法規。不少非政府組織(NGOs)認為該機制侵害地主國的司法權,賦予投資者特權(special rights),侵害地主國利益,尤其異議者認為ISDS機制沒有正當性(legitimacy),凌駕地主國主權,應整部棄用,改由地主國法院或國對國的方式解決爭端。

但本文不在於批判,而在於釐清ISDS,希望讓讀者了解,ISDS發展至今已是國際慣行的制度,立意出於良善。國際投資是當代不可逆的潮流,由於不少地主國的法規落後或法庭審理欠缺法治觀念,加上非民主政權不時的刻意刁難,使得外國投資人往往權利受損而無以救濟,ISDS引入的仲裁機制正是解決問題的良方。此外,ISDS並非前期的資本進入審查機制,而是後期的法律救濟/爭端解決機制,若硬套上強權資本入侵的帽子,恐怕流於偏頗煽情。

在雙邊投資協定出現之前,外國投資人資產在面臨地主國徵收或其他不公平待遇時,必須仰賴投資人母國政府出面尋求損害賠償。而後果是,強權國家往往經由各種外交和經濟手段干涉,保護其國民經濟利益,舉例來說,美國建國以來,發動了88次的軍事干預以保護私人的商業利益。國對國解決爭端的方式,在國家實力為上的鐵律下,強國的做法常被惡評為砲艦外交(gunboat diplomacy)。

再者,由於國際法中外交保護(diplomatic protection)的限制,使得投資人只有在地主國當地法院窮盡一切法律救濟手段(exhausting all host national legal remedies)後,才能尋求投資人母國政府協助。地主國為避免直接與投資人母國經外交途徑談判,使得投資人在地主國的法律訴訟多被質疑不公正,訴訟常曠日廢時、審判無法預測,尤其部分國家的法治環境不友善(poor rule of law),對投資人的侵害甚鉅。

隨後國際上對此情況提了兩項改革,第一是建立了當代的雙邊投資協定,依早前《友好通商航海條約》(treaties of Friendship, Commerce, and Navigation),發展出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最低標準待遇等原則,以及徵收與補償相關規定保護投資人資產,衡平資本輸出國和資本進口國的利益。第二是對法律程序的改革,建立了「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ettlement of Investment Disputes, ICSID) 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縮寫:ICSID)是依據《解決國家與他國國民間投資爭端公約》而建立的世界上第一個專門解決國際投資爭議的仲裁機構。使一個專為解決政府與外國私人投資者之間爭端提供便利而設立的機構,通過調解和仲裁方式。其宗旨是在國家和投資者之間培育一種相互信任的氛圍,從而促進國外投資不斷增加。提交該中心調解和仲裁完全是出於自願。  而第一個當代的雙邊投資協定是出現在1959年,由德國和巴基斯坦締結,於此之後陸續有將近2400個雙邊投資協定和類似的法律文件生效。《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公約》(ICSID Convention)於1966年生效,至2015年全球已有159個經濟體簽署,為全球國際投資開創了新局,權利受侵害的投資人可直接提交至中立的仲裁庭,獲得公平的保障。[button color=”silver”] 在投資爭端發生時,爭端當事方通常是先經諮商與談判解決爭端,也包括使用不具法律拘束力之第三方程序在內,例如斡旋、 調節及調停等,最後階段才是仲裁。[/button]   

isds 2

亦有批評論者認為,ISDS對地主國所制定以公共利益為導向的政策會造成衝擊,外國財團常以提國際仲裁為由向地主國施壓,要求鉅額賠償,往往導致地主國不敢推行有利公益的政策或立法。但試想,若是沒有國際仲裁這種具高度專業性、中立性、雙方又可指派仲裁人的機制,走回頭老路交給地主國法院真的有利國際投資的發展嗎?或者是要另設國際投資法院呢?抑或回歸外交解決呢?縱使目前仍有少數極端外國財團控告地主國,導致地主國公益受影響的案例發生,但仍不可抹煞國際仲裁機制對國際投資的貢獻。台灣近年在境外的投資金額逐年攀升經濟部投資業務處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對海外地區投資額逐年攀升,2011 年 為 36.9 億美元、2012 年 80.9 億美元、2013 年 52.3 億美元、2014 年 72.9 億美元、2015 年 107.4 億美元。臺商對中國大陸地區投資則是在2011 年我對中國大陸投資金額達到 131 億美元高峰後,2012、2013 年投資金額均減少,分別為 109 億美元及 86.8 億美元,2014 年為 98.3 億美元、2015 年 103.9 億 美元。其中台商對外投資件數最多的國家多是TPP的締約國,包括美國、日本、越南、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等國,ISDS機制對我國的投資人保護有其必要,實在欠缺抵制的理由。

/
書評影評

No posts were found.

洞見報告

 “在巴格達的一場恐同暴力攻擊事件中,他們用榔頭重捶我的睪丸、用電線勒住我的脖子、用金屬物刺穿我的下巴”-納瑟(Nasser) 納瑟的男友最終喪命在這場慘無人寰的攻擊事件裡,納瑟本人則奄奄一息地被棄置在巴格達近郊的一個垃圾處理場。這只是中東地區每天數以千計針對LGBT族群(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和變性人)的攻擊事件的冰山一角而已,儘管納瑟最終存活下來並成功地逃到土耳其尋求聯合國的難民庇護,但其他跟他有相同遭遇的人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中東地區向來因宗教和文化問題對LGBT族群非常不友善,全球7個將同志性行為列為最重可處死刑的國家就有四個位在中東地區,然而隨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崛起並控制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大片區域,LGBT族群在中東的人權狀況更是每下愈況。單單2014年,伊斯蘭國就發布了將同志從大樓樓頂丟下、石刑等等人神共憤的影片。 LGBT族群人權狀況的惡化,也逼使聯合國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針對LGBT族群人權問題的會議。儘管會議宗旨,是要討論伊斯蘭國如何殘暴地對待其控制區內的LGBT族群,然本文認為,改善該地區性少數族群的人權狀況,最根本的方法是將其放置在宗教乃至殖民、族群、政治經濟等更恢弘的脈絡下去處理。 伊斯蘭教作為和基督教、猶太教同源的亞伯拉罕宗教,古蘭經裡同樣記載了同志性行為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刑的文句。儘管如此,受限於伊斯蘭教更為嚴格的男女隔離教條,中世紀一直到前現代的阿拉伯世界,同志文學和同志性行為甚至比同時期的歐洲來得活躍,甚至連英國文豪王爾德都曾逃離保守恐同的維多利亞時期英國,前往對同志更為寬容、開放的阿拉伯地區「朝聖」。 然而隨著西方的殖民和侵略,西方勢力的進逼迫使原本多元開放的阿拉伯地區,逐漸成為保守激進的伊斯蘭價值捍衛者,而西方現代性的傳入也一併將西歐當時的恐同、同志性行為有罪等思想傳入阿拉伯地區。從此,原本自由的社會風氣已不再復返。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84"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Abu Nuwas,阿拉伯第一名同志詩人[/caption] 波斯灣地區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83"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來源: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整理:林敬博、製作:李厚穎[/caption] 根據國際男女同志協會(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Association) ,現在世上7個仍將同志性行為列為最重可處死刑的國家,就有四個位在中東地區:沙烏地阿拉伯、伊朗、葉門、阿富汗。區域內其他國家,包括阿聯酋和卡達等,儘管同志性行為不會遭受死刑,同志性行為可能會導致入獄或罰款。 2010年卡達成功獲得2022世足賽主辦權時,人權組織曾質疑同志球迷可能會因觸犯當地法條而入獄。中東地區另一大國-埃及,過去穆巴拉克執政時期埃及對同志較為開放,但自從塞西軍政府上台後,埃及社會政治分為漸趨保守。同志性行為在埃及屬合法,但同志可能會被控「放蕩背德」而入獄。單在2014年就有超過150名男性因此被逮捕下獄。 去年9月,有8名男子因參加在尼羅河上舉辦的同志婚禮而被逮捕,他們都被判1年徒刑。原本在中世紀繁榮多元的阿拉伯地區,因為反對西方全面高舉保守、伊斯蘭教條。現在的波斯灣地區,女權、性少數族群人權的低落已不再是新聞。 伊朗-同志墳場 "要在伊朗生活不管用甚麼方法都不可能"~亞坎(Arkan),伊朗變性人 [caption id="attachment_13685"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伊朗變性人亞坎(Arkan)在土耳其中部等待難民庇護時與女友在skpye上聊天圖片來源:http://www.bradleysecker.com/kutmaan-ongoing#0[/caption] 做為區域內足以跟沙烏地阿拉伯分庭抗禮的神權國家,伊朗對LGBT族群的態度可說是惡名昭彰,不僅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講時公然表示,伊朗境內沒有半名同志引來全場噓聲不斷;伊朗大使也曾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宣布伊朗斷然不會接受同志這樣的「生活方式」。 如此仇視同志族群的社會氛圍,伊朗成為全球處死最多同志的國家也不太令人驚訝,從1979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已處決超過近4000名同志,除了將同志判刑、入獄外,伊朗也對同志採取強迫變性的手段來「矯正」他們同志傾向。伊朗是全球僅次於泰國執行最多變性手術的國家,政府甚至負擔手術一半的補助、在身分證上也可以改性別,然而這樣卻不代表伊朗社會對性別認同有障礙、或是拌裝的變性人就很開放和接受。 在伊朗,若是已經被醫生診斷性別認同障礙、或是有拌裝慾望的男/女,並沒有權力選擇他們要不要接受變性手術,因為若不接受,他們將因同志行為判刑,在這樣面對家庭、社會到國家系統性的歧視和排擠,伊朗LGBT族群人權的低落需要被世人所了解,而伊朗也因此成為土耳其因性傾向逃亡的政治難民中最大的來源國。 土耳其、以色列-沙漠裡的一抹彩虹 儘管整個中東地區在地理上和心理上好像是LGBT族群的沙漠,但幸好有土耳其和以色列給當地的LGBT族群希望。土耳其早在1858年鄂圖曼時代就對同志性行為除罪化了,土耳其共和國成立以來,嚴守政教分離和西化傳統的土耳其,國家社會對LGBT族群的歧視和霸凌,遠沒有地區內其他伊斯蘭兄弟嚴重。 1951年土耳其甚至簽署條約,內容載明難民將可因為性傾向等因素向土耳其尋求政治庇護,土耳其更是全球唯一一個舉行同志遊行的穆斯林國家,伊斯坦堡與安卡拉分別在2003年和2008年舉辦其第一場的同志遊行。然而儘管同志在法律上獲得了承認,但土耳其至今並沒有一部法律保護LGBT族群免於被歧視、騷擾、因出櫃而被開除、跟家庭決裂等危險。土耳其的LGBT族群在土耳其社會裡仍然持續面對恐同的歧視和騷擾。 2015年土耳其國會大選出現史上第一個同志候選人,Baris

根據美國司法局的統計,2011 年全美 14,610 起殺人案件中,有 67% 和槍枝有關。另外,由 2014 年民主黨國會議員 Robin Kelly 提供的數據顯示,2003 年美國殺人案件是其他高收入國家的 6.9 倍,其中由槍枝所造成的案件更是高達  19.5 倍。 每一年,美國重大槍擊案件未曾從新聞報導中缺席,就算數目逐年下降,但是近期像是 WDBJ7 記者直播現場槍擊案、查爾斯頓(Charleston)教堂槍擊案仍歷歷在目,伴隨而來的槍枝管制的議題更是吵的沸沸揚揚,然而至今卻始終沒有定論。 對美國人民而言,槍枝究竟應該是要管制還是開放呢?本月洞見北美洲月報將圍繞槍枝議題進行討論,初步了解美國主流民意以及國家政策發展,進一步了解未來槍枝議題的發展方向。 View image | gettyimages.com 圖片說明:一場位於芝加哥伊利諾州的槍擊案件追思會,紀念一位在 2015

東京出現十二萬人上街的抗議,反對安倍政府提出的安保法案。這個看來平常的修法,在日益緊張的東亞局勢中,卻可能讓日本捲入戰爭的風險提高,因而引起民眾反對。而這個法案若通過,會有什麼影響呢?

如果大家不介意我繼續沿用上個月的註解,過去與未來仍舊貫穿這個月的主要全球局勢。紀念二戰結束,以及面對當前亞太地區的緊張關係,我們不知道中國的閱兵跟日本安保法案修法,哪一個對周邊局勢影響是可以被忽略的。歐巴馬任期倒數,他還有多少未竟的計畫?有多少成就呢?中國在拉美的經濟活動相當活躍,也曾有一說,台灣在拉美的邦交國,可能在中國大手一揮,就全部斷交,這是真的嗎?非洲的發展常是讓人鼻酸又感到無奈的,這個人類發源地所發生的事情,常讓我們回想最根本的人權應該是什麼樣子。埃及新運河即將啟用,對政局、經濟有什麼影響呢?歐盟的治理問題,隨著各國分歧日深,挑戰日增,我們如何面對這個局面?

/
活動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