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專欄評論[歐亞連線] 我不是查理

[歐亞連線] 我不是查理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文/張育軒

幾天前三名恐怖份子持著AK47衝進法國雜誌社Charelie Hebdo開槍殺死12名員工震驚全球,據信因為該雜誌社過去數次以漫畫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隨後各國政府和國際媒體一致譴責,許多人更高舉「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來表示支持該雜誌社的言論自由。梅克爾說:「今天發生在巴黎的事件是對我們所分享價值的野蠻攻擊。」歐巴馬說:「表達意見的自由與出版自由是核心價值也是普世價值,他們會被攻擊但是永遠不會被消滅。」

不,法國雜誌的慘案和言論自由沒有關係。這是一場血腥的攻擊、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殺。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mazanto/16219884346/in/photolist-qHi9wo-qKYs6v-qJ5HBg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mazanto/16219884346/in/photolist-qHi9wo-qKYs6v-qJ5HBg

讓我們先認識什麼是言論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或做意見表達自由),我就拿約翰密爾(John Mill)論自由第一句話來說明:「這樣一個時代,說對於’’出版自由’’,作為反對腐敗政府或者暴虐政府的保證之一,還必須有所保護,希望已經過去。」密爾是自由主義的大師,言論自由意謂一個人可以自由地發表言論不受到限制。對密爾來說,即使有錯誤的言論,也可以在討論之中讓真理勝出。真理會越辯越明,而政府又何德何能決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三位暴徒既不是手握公權力的政府,也不是買下整個國家大部份媒體的大亨,三位暴徒殘忍奪人性命,言論自由根本不是主要問題。

Charlie Hebdo是一家以諷刺漫畫聞名的左派雜誌,在他們筆下被挖苦過的從法國總統到教宗,從先知穆罕默德到ISIS領袖巴格達底都在其列。通常來說,在言論自由的範圍內享有表達任何意見的自由,但部分的仇恨言論不在此列。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的當中20(2)條要求立法禁止任何會造成歧視、敵意和暴力基於國家、種族或宗教的言論Any advocacy of national, racial or religious hatred that constitutes incitement to discrimination, hostility or violence shall be prohibited by law. )法國1881年訂立的媒體法(Press Law)第24條也有相關的立法。然而,該如何界定得以個案檢視。究竟Charlie Hebdo的哪一個畫作屬於仇恨言論並應當禁止屬於法國法院的裁決範圍,更重要的是公眾需要不斷深入討論。

諷刺與挖苦分對象,如果對象是高官侯爵,那麼這可以視為言論自由的展現,但如果對象是劣勢的團體呢?或者是婦女?同性戀?外來移民?或者是今天我們討論的宗教。最重要的是諷刺的方式。如果看過那些漫畫,Charlie Hebdo的品味顯現出來的有時粗俗不堪甚至近乎野蠻。這些漫畫除了可能造成數億穆斯林信徒的不滿以外,試問有任何促進言論自由或者大眾辯論的功用?又或者足以彰顯言論自由的高貴精神?類似的漫畫如果針對其他宗教也會引起其信徒深深的反感。

法國哲人伏爾泰(Voltaire)說:「即使我不同意你說的話我也要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然而,在這場高舉「Je suis Charlie」的聲援運動之下,這句話卻演變成:「為了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所以我同意你說的話」紐約客甚至建議:「So we must all try to be Charlie, not just today but every day.」。紐約客是什麼意思?難道要我們一起用低俗、諷刺的方式挖苦別人的信仰?在言論自由的高貴原則下,我們確實有批判與討論的自由。但何以這樣自由的象徵不是其他許多深層、理性、對他者尊重的聲音,卻是Charlie Hebdo這種諷刺刊物?

有些論點會強調法國的世俗主義傳統和穆斯林對宗教態度來闡釋法國社會與穆斯林世界衝突的背景。殊知道Charlie Hebdo也諷刺過天主教和猶太教,這兩個宗教的人士也抗議過Charlie的行為,三個宗教的人士都曾經將雜誌社告上法庭。反對法國的世俗主義可不只是來自穆斯林而已,但卻只遭到來自伊斯蘭教徒的血腥報復,這不是因為伊斯蘭教鼓勵這樣的行為。可蘭經有一段說:「殺一個人如殺死全人類,救一個人如拯救全人類」(6:151) 一些伊斯蘭法學家也指出假使有人褻瀆神明,也只能由法庭來宣判,個人沒有奪人性命的權利。如此行為是因為他們幾人來自蓋達組織(待證實), 而蓋達組織則是美國中東政策下的產物,更何況蓋達組織的意識形態並不被大部份的穆斯林所接受。因此,今天事件的脈絡不該聚焦於文化與社會差異,而是這幾人的生平與經歷,以及過去十年歐美在中東進行一塌糊塗的反恐戰爭。

話說回來,如果西方真的這麼在乎言論自由。那麼他們怎麼會大規模地監控自己公民的網路和通訊,更別說官員往往辯稱他們只針對那些’’可疑人士’’,通常對象是穆斯林。如果民眾在乎言論自由,那麼利維坦這隻巨獸透過蒐集數據對言論自由的威脅難道不該比幾個暴徒來得大的許多?

如果言論自由是值得推廣的普世價值,那麼當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靜坐抗議時被埃及軍方屠殺西方又為何只是口頭譴責甚至靜默?又或者對三名被關押在開羅的半島電視台記者不聞不問?又或者忽視在許多與西方交好的獨裁國家的不公不義?

因此,當人們高舉言論自由的大旗時掩蓋了雜誌社的仇恨言論,而當兇手高喊真主至上時為謀殺尋找藉口,兩者在本質上殊途同歸,都是以空泛的思想包藏自身的惡意。當兇手在被法國警方攻堅時擊斃後,昨天法國人在巴黎舉行了一場以團結為名的大集會,多名歐洲領袖到場參加,我們就更該問究竟是團結在什麼之下,而又是為了什麼要團結。

如果依然是言論自由,那我只能說: 我不是查理,Je ne suis pas Charlie。


延伸閱讀

聯合國國際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

BBC: Charlie Hebdo 事件犯人背景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 查理週刊是我認識的一些法國人的精神啟蒙
    代表一種對世界上任何價值皆可嘲諷的精神
    天主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皆可嘲諷
    女性主義和壓迫女性者一樣可被嘲諷
    同性戀者和反同,外來移民和本土居民….依此類推
    它可以代表法國一種天生反骨的性格
    和對世界上的所有主流或非主流價值觀都可以詼諧反思的態度

    此外這幾十年來法國天主教人口急劇下降,伊斯蘭教比例因為移民而不斷上升
    專家估計不需要很久的時間,伊斯蘭教很可能成為法國第一大宗教
    查理週刊並沒因此手軟,對天主教的嘲諷一樣還是一直比伊斯蘭教劇烈

  • 深深認同作者的看法,但也不得不說,資訊來得太多太快,大部分人並沒有時間(或心情)深究事由。

    Google 一下 #JeSuisAhmed 吧 — Ahmed Merabet 是原本被派駐現場保護 Charlie Hedbo 的阿拉伯裔警員,在這次攻擊行動中亦被殺害喪生。據信,Ahmed Merabet 亦為穆斯林,是真正以生命護衛言論自由的代表。

    紐時報導
    http://www.nytimes.com/2015/01/09/world/europe/charlie-hebdo-terror-attack-je-suis-ahmed-merabet.html

    被 paywall 擋住的話,也可以參考這篇
    http://www.vox.com/2015/1/9/7521151/charlie-hebdo-jesuisahmed

  • 我們很多人都並未參與所有傷害自己所捍衛價值的事件,
    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能繼續捍衛這些價值。
    有無一致性往往是沒什麼別的理由好用的時候,最方便的理由。
    這個的角度檢證有正當性,但總是只能帶來有限的結果,

  • Charelie Hebdo的一貫作風是不留情的批評一切該屬平等的事,對於劣勢的團體,婦女或是外來移民,我想他們應該是不曾批評過,因為這已經觸犯了法國的法律,除非你有證據,否則你文長所含喻的是有誤的!
    再者,過去十年歐美在中東進行的不只是反恐戰爭,也是已發展國家對發展中國家能做的少許心力,如果歐美國家採取不理會的態度,放認那些極端者自稱為是照可蘭經上所建的政權(限制女性權力,服裝和對非飛伊斯蘭教者. “一定情況下”可殺戮…)那那些中東國的一般民眾就會被迫依照這些又古老又被扭曲又不人道的政權下苟活…雖然說戰爭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但還有甚麼辦法把那些藉宗教為名的極端者至之以法呢?
    最後你的看法就這事件的兩方本質上殊途同歸,我個人認為這是完全沒有邏輯性也沒有同情心的言論,難道你覺得那些堅持自由言論的民眾(認同死者的意念和感受家屬所承受的痛)和那些存活的兇手(利用其他社會裡的弱勢者,被殺的三位極端者是100%的法國人,但被他人在獄中洗腦)會是一樣的程度?這兩個舉動下背後的含意如此巨大,怎能相較呢?

  • 明明是件法國國內的事件,卻被引注成國際事宜,演變成仇視伊斯蘭教,法國人的思維讓人不解

  • 明明是件法國國內的事件,卻被引注成國際事宜,演變成仇視伊斯蘭教,法國人的思維讓人不解

  • 當全世界的認同都是這是一件極端份子 與恐怖份子 的腦脆弱屠殺事件

    當全球穆斯林代表與法國全球菁英都認同言論自由與穆斯林世界的可貴

    偏偏有人還在扯言論自由與恐怖份子的連結

    這種程度與對面中國的確是相去不遠啊

    • 動機不會是一天造成

      言論的散播會影響社會的思維
      報社發出言論歧視時 人們就會對這個族群有所歧視
      其實簡稱“恐怖組織” 就是一種言論迫害
      但我們都忘了這些成員也是人權保護下的一份子

      很多組織成員原本是對世界無害的
      但是外界對他們的種族、宗教批評
      身為弱勢被壓抑久了 就會強化他們的反抗的動機

      我們在安全的環境
      要撻伐他們的行為之前 請先反省自己的心態
      或許我們對他們的不公平才是“恐怖行動”的起因

      您的最後一行話 就是另一種族群仇恨的搧動主因 請小心使用你的言論自由
      (by the way 我跟你是同一國家的人)

      檢附言論自由的介紹:《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國際人權法》中亦確認言論自由為一項人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指「人人有權在不受干涉下持有意見及主張」及「每個人都有權利自由發表主張和意見,此項權利包括尋找,接收和傳遞資訊和思想的自由,而不分任何媒介和國界。」第19條亦指出,這些權利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行使時必須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確保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不受影響。

  • 當全世界的認同都是這是一件極端份子 與恐怖份子 的腦脆弱屠殺事件

    當全球穆斯林代表與法國全球菁英都認同言論自由與穆斯林世界的可貴

    偏偏有人還在扯言論自由與恐怖份子的連結

    這種對於言論自由理解的程度

    與對面中國的確是相去不遠啊

  • 作者寫這什麼鬼東西? 有舉什麼例子,還是認同因為查理雜誌嘲諷”神”就可以拿槍進去轟辦公室?今天查理周刊並不是只有嘲諷過穆斯林,他們也嘲諷過天主教基督教,你有看過那些教徒拿將去轟辦公室嗎?更別說遊行那天一堆阿拉伯來的元首一起參加,你是有病嗎?張育軒你寫這東西才是會有現世報

  • 明明是件法國國內的事件,卻被引注成國際事宜,演變成仇視伊斯蘭教,法國人的思維讓人不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