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價值觀外交"

日本外務省在4月7日公佈2015年版的《外交青書》,內容不斷重覆國際協調主義、區域合作、遵守國際法、共同價值、開發協助等重要性。亞太重心則放在強化日美同盟、推動與東協間的合作關係、加強和印澳間的合作關係與推動經濟外交

在國際社會中常用「規範性強權」來說明歐盟的權力表現,「規範性強權」的指涉除歐盟有廣大的經濟影響力外,也包含歐盟外交戰略的的設定。不運用傳統軍事實力作爲外交影響力,而運用軟實力外交戰略,是目前美國主導的一超多強體系下,區域強權經常運用的外交戰略。 其原因不外乎,目前沒有國家可以威脅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如果發展以軍事實力為主體的外交戰略,往往會被美國視為潛在的區域問題,我們可以從伊朗、伊拉克得到應證,甚至近來美國的「重返亞洲」政策皆是如此,因此區域強權運用價值外交不但可增加國際影響力,也可和美國維持較穩定的關係。安倍晉三的價值性外交,也符合了上述運用軟實力的戰略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