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國際政治經濟"

政治風險對經商、投資、生活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一旦有任何大幅度政策、規範的變動,都將改變遊戲規則,並因此改變市場的樣貌,也影響了整個產業生態。故自由主義市場從來便不是自由的,更了解政治才能夠更能規避風險。

近期全球被希臘與歐洲債權人的談判弄的心驚膽跳,現下以從單個國家逐漸上升到歐盟的根本結構問題。希臘問題不只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德國在這次危機處理當中所展現的強硬使得所謂「德國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在1980年代特殊的時空背景下,基隆十分盛行委託行的生意往來與舶來品的買賣;在經濟、政策的改變後,委託行幾近要成為歷史回憶。今天的理查德專欄將以一位基隆人的角度,分享這座海港城市獨有的委託行文化之興衰。

雖然中國的民營公司數量與總營業額已遠超過國有企業,但有多少民營企業受到國有企業的持股控制,或是人事與政治影響所產生的錯綜複雜關係,身為投資人,你我都應該瞭解與注意這些政治風險。

兩名美國學界研究中國經濟的著名學者所舉行的一場辯論,討論外界熱烈討論的中國經濟崩潰說。中國經濟受到高度政治力影響,過去人們認為這是中國得以快速發展的原因。而面對當前的經濟挑戰,中國的政治力究竟會成為經濟的絆腳石,抑或保護傘?

看「貨殖列傳」的讀者也許會有個疑問,為什麼本專欄主題是經濟,但政治的成份卻很多。其實筆者的視角,大多是根據國際政治經濟的觀察途徑而來。「國政經」顧名思義,就是討論國際關係事務中,經濟與政治相互影響的議題。

各位讀者大家好,歡迎收看第53期的Weekly-Insight。本週除了介紹美國國際監聽醜聞的後續發展外,在拉丁美洲的部份也介紹了墨西哥汽車工業成長加速的消息。沙烏地阿拉伯在獲選為聯合國安理會理事國後,竟然公開拒絕了這個渴望已久的位置,背後有何原因?南北蘇丹自從分裂之後,產油豐富的南蘇丹與北蘇丹的邊界便一直無法劃定,最近是否有所進展?氣候變遷帶來氣候難民,中華民國邦交國之一-吉里巴斯,便有居民希望申請成為氣候難民,是否可能成功?請收看本期的Weekly-Insight。主編 理查德 謹誌

當代國際新聞最常出現的議題之一,就是貿易與經濟發展的問題。因此本文試圖說明,貿易發展背後的經濟原理,以及近代知名的政策主張為何。雖然我們都知道當代貿易政策的基礎是比較優勢(compartive advantage)理論的產物,自由貿易被假定為促進經濟發展的關鍵。但結構經濟學卻認為,政府應該扮演指導產業政策的角色,用進口替代與出口擴張,改變強國剝削弱國的經濟體系。而主流的新自由主義學者,卻指出政府失靈的問題,認為只要讓市場開放,使貿易帶來國際競爭,就能改善一國經濟體質。但從歷史上來看,現代的經濟強國在過去都曾經施行保護政策。此外,製造業與初級產業的專業分工,也可能帶來經濟發展的不均。本文試圖比較其間差異,並提出市場力量與政府因素是否有合作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