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安倍晉三"

自民黨總裁任期至本月30日期滿,安倍自然將尋求連任,最後確認以無投票方式連任總裁,主因為:黨內外支持率的保持、自民黨派閥政治的轉向與缺乏黨內對立軸;即便安倍順利連任,但挑戰才正開始,安倍經濟學的成效、憲法改正的走向與新保安體制國內的反彈均考驗著安倍的智慧。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和及盟友公明黨,日前召開執政黨協議會,作出了安全保障相關法案(安保法案)全文的最終確認案,未來只要日本取得國會同意將可隨向海外派遣自衛隊。此舉是否是對目前緊張的日韓關係甚或是日中關係投下震撼彈,又真是對國際社會作出貢獻,未來如何發展仍值得期待。

日本外務省在4月7日公佈2015年版的《外交青書》,內容不斷重覆國際協調主義、區域合作、遵守國際法、共同價值、開發協助等重要性。亞太重心則放在強化日美同盟、推動與東協間的合作關係、加強和印澳間的合作關係與推動經濟外交

【北美】達賴喇嘛與歐巴馬首次共同出席公開活動 【拉丁美洲】墨西哥—最危險的新聞工作地點 【北非中東】伊斯蘭國處決被俘約旦飛行員、葉門危機:胡塞武裝 「宣佈接管政府」 【非洲】利比亞油田遭襲 影響紐約期油 【歐洲】慕尼黑安全會議主題「崩解的世界秩序」 【亞洲】APEC支持反恐、日本國內掀起自衛隊論戰、阿里巴巴在美遭集體訴訟

雁行理論(the flying-geese model)是日本學者赤松要於1935年提出的國際分工理論,主張當先進國家的技術成熟時,會將舊技術移轉至鄰近的發展中國家,而自身產業則轉型、開發新技術。而今,由於中國的崛起,雁行理論模式失效,逐漸轉為以本國產業為核心,其餘國家配合的軸輻模式。請看今日貨殖列傳,了解東亞國家的分工解體與變形發展。

東亞─東南亞─南亞這三個地區之間的互動密切。不論是中國「海上絲路」或「珍珠鏈」、印度的「季節計劃」,甚或是日本的「亞洲民主安全之鑽」、澳洲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等,都會有一定的市場和阻力。這些不同的戰略如何編織成更為複雜緊密的「亞洲季風區」區域關係,更值得我們仔細觀察。

各位讀者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Weekly Insight。 回顧過去一週大事:【北美】美國組建反伊斯蘭國跨國聯盟【拉丁美洲】墜機意外 巴西總統大選風雲變色【北非中東】ISIS視頻稱已斬首另一名美國記者【非洲】美國空襲索馬利亞 青年黨領導人確認死亡【大洋洲】 澳洲採買日本潛艦【歐洲】北約高峰會大開支票 成員國軍費態度不一【亞洲】安倍內閣改組,強調復興經濟與改善對中關係;中國政府拒絕香港真普選,港人抗議;亞洲的冰桶挑戰。更多週報內容,請點選連結了解更多詳情!

安倍晉三在2012年12月回任日本首相之後,從2013年以來日本在日美同盟的前提下,積極與東協各國、印度、澳洲等國發展進一步的外交關係,引起所謂「圍堵中國」的議論。同時,在「安倍經濟學」的指導下,日本經濟在貨幣貶值有利對外出口的情況下似乎得到好轉。安倍政府一改民主黨政府的作為,改採積極進取的政策作為,其實與安倍晉三的「強大日本」戰略有密切關係,其終極目標是希望提升他心目中的「美麗之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並重新擦亮日本經濟大國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