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德國"

台灣人在正常外交上被國際社會隔絕已久,間接造成國際知識不足,應當思考是否還有更多透過民間交流,走進國際社會的途徑。

過去數年以來,恐怖攻擊的新聞不時映入公眾的眼簾。近兩年不少個案都和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有關係,不管是伊斯蘭國自己策劃或是主事者宣稱受到伊斯蘭國啟發。加上新聞媒體的推波助瀾,這些事件甚至令公眾譴責伊斯蘭教,把伊斯蘭國和伊斯蘭教混為一談,進而又引起社會對文明和宗教的喋喋不休。

英國脫歐後在歐洲亦將失去原本可以經由歐盟獲得的影響力,不論是經濟上還是政治上的影響力,聯合王國都必須由零再開始。對於美國來説,缺少了一個傳統上在經濟和政治均非常親美的盟友在歐洲是一大損失。對於歐盟來説,缺少英國亦有讓歐盟面對俄羅斯將減少一個有核威脅的成員國。

展望英國就留歐脫歐議題進行公投時,不難發現「金錢」– 或者是經濟利益,正是歐盟分分合合的原點。除英國不認同歐盟外,眼下連歐洲大陸上的人民也不認同歐盟,不信任體制的調查結果上升到55%,在全球化的政經革命下卻反催生民族復興的意念。

法國恐攻後,矛頭紛紛指向比利時,究竟比利時為何成為眾矢之的,多半歸因於國內各部門機能失衡導致族群衝突,但比利時國內問題又是如何擴散至歐洲各國導致法國恐怖攻擊?且讓本文為您分析。

英國人想離開歐盟的心又到了新的高度,看來公投無法避免,為了不要真正退出歐盟,卡麥隆繼續積極與歐盟談判,深怕自己的政治險棋讓英國走上不歸路。究竟英國想要什麼?而歐盟又怎麼安撫這個三大成員國之一呢?

難民,過去泛指受到外國侵略而逃離母國的人們。近期有不少國家拒收難民,許多人認為部份歐洲國家缺乏人道思維,將難民視為財政負擔。難民能否造就經濟發展?在各先進國家勞動力呈現負成長的今天,難民如果能順利轉化成國民,可能會是解套的方案之一。

  [caption id="attachment_13925"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wdm/14658220874 圖片說明:2014年12月7日,在倫敦街頭高舉抗議布條的群眾[/caption] 隨著2009年的債務危機,被暱稱為PIIGS的歐洲五豬掀起了另外一波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青年高失業率,逐漸下滑的社會福利,再再都讓歐洲經濟敲響警鐘,但在此時美國所提出將帶來約3.2兆台幣的TTIP卻在同時遭到深陷經濟危機的歐洲民眾反對。接下來歐盟也向台灣伸手提出經濟合作協議,不妨讓我們參考歐洲人民的顧慮和領導者的看法,來反思台灣在全球經濟合作的浪潮中究竟如何取捨。 歐洲的經濟危機到底有多嚴重?專門研究與保護社會責任的德國智庫「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於本月27日發表一項調查,調查報告指出,西班牙、希臘、義大利及葡萄牙境內孩童和年輕人,因國家經濟狀況而受影響的人數,自2007年來已增加120萬至760萬人,義大利年輕人失業(不含學生以及接受職業教育訓練者)占國內人數約32%,西班牙的同樣情況的失業青年則占24.8%。 當中最嚴重也是近期常因經濟問題登上歐洲各國版面的,非希臘莫屬,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OECD)的調查指出,2015年第二季國內15到24歲的失業人數占國內總人數的比例,希臘青年失業比例占比高達49.7%,24-54歲的失業人口比例,希臘仍然有24.4%。 [caption id="attachment_13924"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片說明:2015年第2三季歐洲各國15-24歲青年失業率一覽[/caption] 嚴重的經濟問題讓青年開始改變政治傾向,激進者如希臘的極左派陣營金色黎明黨為例,這個以「體現希臘人民意志」的納粹傾向政黨在上一次的大選中大步踏入國會殿堂,而同樣是歐豬五國的葡萄牙近期的大選中也因為經濟問題,加上先前希臘殷鑑不遠,讓原本即將垮台的保守撙節政黨獲得一線生機,與反撙節的在野黨都沒過國會多數,這也預告了葡萄牙國內政壇的不穩定。 然而即便經濟危機已經影響各國國內政治穩定,但當歐洲領導人們紛紛宣稱與美國的《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伙伴關係協定》(TTIP)將會為歐洲及美國分別帶來1千億美元(大約3.2兆台幣)的經濟效益,但是顯然全歐洲百萬人的反TTIP聯署並不這麼認為,原本預計2016年要完成談判的TTIP,除了許多細節尚未談攏外,累計至今全歐洲至少已有500個反TTIP組織。 反TTIP的組織多半認為這項協議的談判不夠公開透明化,尤其當談判草案遲遲未公布的時候,這更增加歐洲民眾的疑慮,同時TTIP提供的「投資人與地主國之間爭端解決機制(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ISDS)」將糾紛發生時的仲裁權交給跨國際法院,而被視為意圖向能有更多能力掌握判決的財團靠攏,另外美國要求歐盟降低其檢驗門檻也是歐歐洲民眾認為損及其原本安全標準利益的抗議項目一環。 面對歐洲領導者宣稱TTIP將會為歐洲帶來更多的利益,新的國際標準以及通則,更低的貿易壁壘和關稅措施,以及一波新的投資和採購市場准入和汽車、紡織、機械工程等9個行業的監管合作等,且一旦不制定TTIP,則將被制定規則的國家牽制。 TTIP的談判陷入似乎有所進展但民眾強力反對情況時,歐洲也積極向亞洲各國招手,藉著貿易投資協定內容在美國與中國間站穩腳步,歐盟是台灣第五大貿易夥伴,台灣則是歐盟在亞洲的第七大、全球第十九大貿易夥伴,去年雙邊貿易額達509億美元,至去年底為止,歐盟企業在台灣投資超過330億美元,是台灣最大的直接投資來源。在經濟合作協議內容尚未正式出爐前,重新思考回歸思考台灣本身的經濟缺陷,參考歐洲人民的憂慮和歐洲領袖的角度,在中、美、歐三強角力的經濟戰局中為台灣找到最好的定位。(關於歐盟在亞洲陸續簽訂經貿協議的內容,可參考本站專文《轉向亞洲,歐盟在打什麼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