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洞見"

洞見將在雜學校和各位讀者見面!歡迎各位周末11/26, 27到華山創意園區與洞見聊聊

英國人想離開歐盟的心又到了新的高度,看來公投無法避免,為了不要真正退出歐盟,卡麥隆繼續積極與歐盟談判,深怕自己的政治險棋讓英國走上不歸路。究竟英國想要什麼?而歐盟又怎麼安撫這個三大成員國之一呢?

香港高潮迭起的經濟發展向來擺脫不了「中國因素」。如果我們分析香港奇蹟從何為來?不外乎兩大起源:一是「制度優勢」,來自於英治時期所建立的自由法治體系;二是「歷史機遇」,來自於與中國的密切往來及流動

看「貨殖列傳」的讀者也許會有個疑問,為什麼本專欄主題是經濟,但政治的成份卻很多。其實筆者的視角,大多是根據國際政治經濟的觀察途徑而來。「國政經」顧名思義,就是討論國際關係事務中,經濟與政治相互影響的議題。

韓國新任副總理崔炅煥主導韓國經濟改革,相關的改革政策被國際媒體稱為崔氏經濟學。朴槿惠提出「經濟民主化」的概念,承諾會致力將經濟成長的果實,分享給多數的國民。崔炅煥重視家戶所得成長與中小企業振興,對於韓國來說,現階段的重點不再是創造下一個國際品牌,而是如何讓青年與中小企業,成為未來韓國經濟的支柱。

作為世界工廠,加入WTO之後不斷蓬勃發展的中國是否真的盡嘗甜頭?從此一帆風順?中國作為台灣14年來總和貿易依存度最高的國家並且實為台灣許多產業直接投資與生產貿易的地方,必須去理解中國當下所遭遇的局勢。

巴勒斯坦跟以色列在過去20以來所進行的多次談判。總的來說,巴勒斯坦是越談越弱,國土越來越小,而以色列則是越來越肆無忌憚,國土越來越大

自由貿易協定的內容,因各國簽訂時之國際環境和其國內政經情勢不同而有所變化,造成國人無從理解其中原委。本文以韓國與智利在2003年簽訂跨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例子,探討兩國簽訂的政經社會因素為何,及此跨區域自由貿易如何成為韓國簽署區域貿易協定的角力的工具。(因本周亞太戰國策議題研究發行時間互換,若有不便請多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