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阿薩德"

在前一篇洞見報告-阿拉伯之春五週年回顧當中,我們論及虛弱的政經條件,強大的守舊菁英反撲,嚴重的貧富不均,高估社群媒體力量以及國際政治環境五個原因導致阿拉伯之春幾乎失敗,而埃及與突尼西亞,究竟這兩者的走向為何會不同?

阿拉伯之春過了五年了,這五年經歷過這場運動的國家現在又變得如何了?是否過去要求的公義多少有落實,又或者政治體制接納了人民的聲音? 從目前看來,答案似乎是負面的,究竟為何會失敗而我們又從阿拉伯之春的經驗汲取什麼樣的教訓?

敘利亞內戰不只造成難民湧入歐洲外,也為國際情勢帶來不容小覷的轉變,過去因為烏克蘭事件被美國刻意冷處理的俄羅斯,藉著過去與敘利亞的長期盟友關係,以及組成國家中排除歐洲的「聯繫小組」,打算在這波敘利亞內戰中重新鞏固自己的勢力。

敘利亞內戰至今仍未平息,剛結束的日內瓦第二輪和談(Second Round Syria Peace Talks)依舊沒有結果。但就銷毀化學武器這方面成果斐然,這次美俄兩強的合作在不發動戰爭的前提下化解了可能的大規模境外戰爭,聯合國扮演輔助的角色也起了重要的作用。本文將針對當前符合國際法基礎下的國際爭端解決模式和可行手段為大家介紹。

敘利亞的局勢在化學武器攻擊事件之後,有了新一輪的發展,美國正準備採取行動。然而有限的行動終究改變不了太多,另外即使阿薩德同意摧毀化學武器,內戰未休。可預見的未來,西方關於敘利亞的辯論將會重新討論是否推翻阿薩德政權,就跟當年伊拉克一樣。不過,這合理嗎?

8月14日清晨,埃及軍方在拉比亞清真寺廣場(Rabaa al-Adawiya)執行「清場」任務,其結果造成5百多名示威者死亡,超過3千人受傷。這只是官方公佈的統計數據。穆斯林兄弟會表示,埃及軍方「大屠殺」造成2千6百人死亡,超過1萬人受傷。無論死亡人數是5百人還是2千6百人,8月14日的死傷絕對是埃及現代史上最慘痛的一天。無論是敘利亞還是埃及的大屠殺都好,這些受難者家屬的傷痛,以及穆斯林民間社群與其他公民社會的悲痛情緒,似乎已被國家間的政治角力、口水謾罵以及媒體的渲染所掩蓋。單純的大屠殺事件,成為國際舞台上各自表述的操弄議題,歡迎來到大屠殺政治學!

各位讀者大家好,歡迎收看第44期Weekly-Insight。本週為各位整理過去一週大事。美國的槍枝議題再度因最近的幾件事件而出現討論;中國的薄熙來案則出現令人意外的發展;斯諾登案中協助爆料的英國衛報,現在遭到英國政府單位阻止繼續爆料;澳洲的難民政策招致批評;我們該如何看待埃及動亂的後續發展?歡迎收看本期Weekly-Insight。 主編 理查德 謹啟

各位洞見的讀者們大家好!本週洞見的議題首先將從科技界的重大突破-幹細胞研究,開始談起,到底這個科技將為人類的未來帶來什麼樣的改變,而它又有什麼樣的爭議?緊接著,逐漸開放的緬甸,其國家領導人六十年來首次訪問美國,元首互訪是國家關係正常化的前奏,緬甸做為中國在東南亞地區的重要夥伴,美緬兩國的外交關係,牽動著中國在東南亞地區的戰略利益;中國成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國,又一個大國正式跨足北極的資源競逐;過去一週,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又再度啟動,土耳其挾著上合組織的邀約再度扣關;日本再度因為二戰的戰爭罪行成為了東亞爭論的焦點。敘利亞內戰的國際化?衰退的歐洲?北韓不甘寂寞的試射短程導彈。更多的新聞,請看本週No.30洞見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