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osts Tagged "非洲"

儘管憑著雄厚的樁腳、媒體喉舌和政壇資源優勢,作為萬年執政黨的「安解」敗選機率甚低,但由於這次是37年來「安解」首次由桑托斯以外的政治人物領軍作戰,這會否為5個月後的選戰帶來意外懸念,現階段實難斷定。同樣值得留意的則是其經濟狀況,隨著油價走勢持續飄忽不定,安哥拉政府已難以準確預測國庫收入,一旦其經濟秩序崩潰,除了國內選舉,非洲大陸中南部的地緣政治局勢、以至「葡語國家共同體」經貿往來等多塊政經版圖,都有機會受到牽動。更進一步而言,以上這些變數,會否誘使「安解」試圖把對葡關係用作籌碼,作為其轉移國內矛盾的群眾心理出口?這段外交關係何去何從,進一步的蝴蝶效應會否出現,值得在接下來的半年繼續觀察。

羅卡:聖多美的處境和盤算以及其政經和外交脈絡的演化,「台聖邦誼」的消逝早成定局,實為非戰之罪。

位於歐亞交界上的土耳其在加入歐盟受挫之後,逐漸望向南邊曾經是勢力範圍的的沃土,不僅單獨出兵伊拉克,更大舉投資非洲。除了現實的地緣政治考量,還有國內利他主義的推波助瀾。究竟土耳其所圖為何,而非洲中東諸國反應又如何? 是否呼應鄂圖曼時期的輝煌榮耀?

難民,過去泛指受到外國侵略而逃離母國的人們。近期有不少國家拒收難民,許多人認為部份歐洲國家缺乏人道思維,將難民視為財政負擔。難民能否造就經濟發展?在各先進國家勞動力呈現負成長的今天,難民如果能順利轉化成國民,可能會是解套的方案之一。

喀麥隆自七月底開始驅逐數千名奈及利亞非法難民回國,此舉使得奈及利亞當局與國際社會出聲撻伐喀國政府,認為將因此造成更多無辜的人民傷亡。對此,喀國的官方說法認為既然無法確定難民之中有誰是可能採取自殺攻擊行動的人,不如將所有人都趕回奈及利亞,以保障該國人民自身的安全。而這樣的作法,也引來了區域上共同打擊博科聖地的計畫,是否能夠成功的隱憂。

文/賴寶尼 六月底的時候,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認定同性婚姻受憲法保障。不論支持與否,這件事情在當時造成全球熱烈的討論,就連多半視同志權益為畏途的非洲國家也不例外。才隔沒有幾天,莫三比克政府便順勢宣佈廢除反同志法,這讓推動同志運動的團體與成員皆振奮不已,認為是同志運動的一大勝利。 然而,並非所有非洲國家都是如此看待此事,不少宗教團體與政治人物公開呼籲反對美國對同志議題的態度。辛巴威總統Robert Mugabe便在全國廣播電台嘲諷歐巴馬,說他將飛到華盛頓特區,在白宮向歐巴馬單腳下跪求婚,看他願不願意接受。同時正好歐巴馬預計七月底出訪肯亞與衣索比亞,參與年度的全球企業高峰會,並在非洲聯盟總部發表演說。在同志議題風潮尚未退去的時刻,非洲不少國家因此展開各式爭辯,也不斷預測歐巴馬是否會就同志議題跟各國領袖們較勁。 非洲同志權益現況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35" align="aligncenter" width="427"] 圖1 非洲各國同志權益圖示(資料來源:國際特赦組織網站)[/caption]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統計,非洲54個國家裡面目前仍有36個視同性戀違法,其中蘇丹、奈及利亞北部、茅利塔尼亞與索馬利亞部分地區甚至以死刑處置被發現的同性戀者。莫三比克甫廢除的反同志法早在1886年葡萄牙殖民時期就已經存在,同性戀在該法案之下必須被處以三年勞役,這項刑責雖然自1975年便不曾實行,但該國同志仍深受法案之苦甚深。推動莫三比克同志權益的組織蘭達(Lambda)指出,廢除反同志法只不過是第一步而已,他們希望能夠像2006年即宣布同性婚姻、領養小孩合法的南非看齊,朝真正的平權努力。 事實上莫三比克蘭達組織的保守說法其來有自,並非是自身過於悲觀。過去在講到非洲的同志權益運動時,大家直接會聯想到濃烈的反同志風氣與各種慘無人寰的作為,甚至不少人在計畫到非洲旅行的時候被告知不該多提跟同志相關的議題。在剛果共和國,雖然他們並沒有任何反同志的法案,整體的社會氛圍卻有著強烈反同志的情緒,同志只能以沈默保護自己而別無選擇。(推薦閱讀:Abuse of Congo’s LGBT community puts US Superme Court ruling in perspective) 換言之,非洲的同志權益概況其實不完全能夠以相關法案的制定與否來判定,實際上社會氛圍仍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同志權益還是政治角力 [caption id="attachment_13338" align="aligncenter" width="664"] 2014年南非開普敦同志大遊行,路人譴責烏干達對待同志的惡劣行徑[/caption] 回到莫三比克過去的反同志法,其實許多非洲國家和他們一樣都是在殖民時期才開始有反同志的相關法令,不少反同志的團體也都是在殖民時期逐漸成型。因此有人會認為非洲的同志問題並不是這麼單純,在後殖民時代反倒比較像是政治問題。當各個非洲國家獨立、各自在思考要如何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時,同志平權議題如火如荼開展的西方世界讓這些非洲國家認為這是意識型態的對抗,甚至是種再殖民的可能性。 2011年喀麥隆爆發激烈的反同志抗爭,原因是人們質疑該國的同志團體大量接受來自法國與歐盟的援助,認為他們的前殖民國法國想藉此成為「道德上的領袖」。而迦納在七月月中也出現了類似的爭議,該國新愛國黨的重要成員指控同運團體將計劃以每個議員一百萬美元的價碼進行賄絡,想藉此通過同志平權相關法案。此舉造成國內宗教團體的集結抗議,並聲稱同運團體向西方國家拿到錢並不是件難事。 來自美國的訊息 在歐巴馬釋出即將拜訪肯亞與衣索比亞的消息之後,非洲同運份子皆希冀歐巴馬能夠藉此為同志權益發聲。同時也有人認為歐巴馬此行主要目的是為了非洲諸國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不讓中國獨佔鰲頭。基於這般立場,這些分析認為歐巴馬並不會對同志議題有任何表態。 然而,他卻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將會向會面的非洲領袖們提出同志權益與反歧視的訴求。對此,肯亞總統Uhuru Kenyatta認為肯亞有許多與美國相似之處、相仿的追求目標;同時也有許多不同的社會文化,對同志議題的立場便是如此。他指出這並非大多數肯亞民眾所關心的事情,更稱不上是必須或可以討論的「議題」。 如此看來,美國在六月底丟下的這個震撼彈將繼續發揮它的威力。不論採是支持或反對的立場,關於非洲同志權益的問題將持續在各國不斷的爭辯與較勁。遠在彼岸的美國對同性婚姻的判決,會是非洲同志權益的轉機抑或阻礙,是未來可以持續觀察的現象。

南非在一般臺灣人的印象裡,或許是幾十年前的種族隔離政策。然而,自從1994年南非政府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之後,該國的排外情緒與衝突卻反而不斷發生。顯然在南非的後種族隔離時代,族群之間的關係與互動發生了些改變,這必須同時把種族隔離政策的影響與遺緒帶進來討論。 六月三十日南非境內最後一個難民營於切斯華正式宣布關閉,仍居住在營區內的兩百多名蒲隆地、剛果共和國難民被迫再次陷入流離失所的處境,拒絕搬離的難民則遭到當地警方的逮捕。聯合國難民署聲稱將針對個案進行調查與安置,不排除安排這些難民到瑞士或是加拿大的難民營,但目前一切情況仍未明朗。 事件導火線 南非政府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做如此的決定呢?最直接的導火線是今年四月於德班爆發並擴散至約翰尼斯堡的大規模排外事件。當時造成至少八人死亡、數千名非裔外國人遭受攻擊,肯亞與馬拉威政府甚至公開宣布將協助南非境內公民撤退回國。對此,南非政府不僅在五月發動「Operation Fiela」行動,掃蕩境內滯留的非法移民,更以安全考量關閉難民營。此舉使得輿論抨擊南非政府公然以國家力量排外,而政府的回應則宣稱是為了穩定局勢並避免更多的傷亡發生。 [caption id="attachment_13298"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1 剛果共和國的難民營[/caption] 根據受訪的攻擊者指出,他們不滿外來移民與難民長期以來搶走他們的工作機會,造成高達24%的失業率以及各種犯罪問題。有人認為南非祖魯族國王Goodwill Zwelithini日前的失言風波使得衝突事態更為擴大,他被指控以不堪言詞公開要求移民全都回去自己的國家,此舉加劇了兩邊群體的對立情緒。現任總統祖瑪的兒子Edward也以「南非正坐在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上」,表達他對外來移民的立場。雖然兩人皆嚴正指出他們並未有任何歧視心態,只是針對國內的非法移民、難民問題提出見解,卻仍舊在南非造成極大的輿論效應。 事實上,南非的排外問題並非今年才浮現,自從1994年該國政府廢除種族隔離政策、大批外國移民遷徙至南非以後便衝突不斷。近年來較大規模的排外衝突則是發生在2008年約翰尼斯堡的亞歷山大貧民區,當時來自莫三比克、馬拉威以及辛巴威的移民遭到當地人的攻擊,最後甚至造成六十多人死亡。 永遠撕不去的標籤 [caption id="attachment_13299" align="aligncenter" width="600"] 圖2 2010年曼德拉紀念日遊行民眾對排外問題的表態標語[/caption] 許多從移民、難民角度書寫的報導還指出,除了一般居民對這些外國人不友善的態度以外,政府政策乃至於擔任執法人員的警察也同樣是造成緊張關係的幫兇。1995年南非政府修正原先的移民法案(Alien Control Act),從本來高門檻的限制入境轉為強調安全性考量的管理控制。外來移民雖然較過去更為容易進入南非,卻在防止移民排擠本地人就業機會與資源的政策之下,不僅需要在申請居留權的時候支付高額費用,定居之後的生活更顯得困難重重。 此外,不少擁有自營商店的移民共有經驗是警察時不時會找上門來惹麻煩,他們個人走在路上也時常會被警察盤問、確認身份。根據學者Themba Masuku在2006年針對約翰尼斯堡警察做的調查統計,有高達九成的人認為非法移民是滋生犯罪的主要原因,也會主動去盤查看似不是南非本地居民的人。顯然外來移民和難民往往被視為是同樣的群體,皆是南非境內永遠無法撕去標籤的一群人。 既然南非的難民多半被視為是國內的犯罪來源,他們又面臨什麼樣的處境呢?目前在該國申請已獲批准的難民數量約有六萬五千人。然而,即便已經取得難民證,有些公共機構仍不願接受他們的工作申請等要求,甚至有難民指控警方在盤查的時候直接將難民證撕毀的情況。 在境內的難民營陸續關閉以後,負責承辦申請難民資格與延長難民身份的中心也關到只剩下普勒托利亞、德班、穆西納三間而已。這意味著難民在逃到南非以後還必須自行前往這三座城市申請,且每三到六個月都必須回到難民中心延長身份許可。 聯合國難民署2015年南非評估報告(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網站) 類型 來源 2015年1月 2015年12月 南非境內總數 難民署介入協助 南非境內總數 難民署介入協助 難民 剛果共和國 15,000 3,000 16,000 3,200 衣索比亞 9,600 1,920 11,600 2,320 索馬利亞 24,000 4,800 27,000 5,400 其他 20,400 4,080 22,900 4,580 尋求庇護者 剛果共和國 8,500 1,700 9,000 1,800 衣索比亞 4,600 920 4,400 880 其他 189,900 37,980 194,600 38,920 辛巴威 43,000 8,600 46,000 9,200 總數 315,000 63,000 331,500 66,300 上表是聯合國難民署今年針對南非的難民所做出的評估報告。該報告的預測相較於往年增加的幅度低,原因是南非政府在去年一月公開指出將開放更多經濟移民的簽證給其他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的成員國,而限縮原先給予難民的配額。如此看來,政府對難民的諸多限制並非奠基於就業資源的排擠問題上,這卻經常是難民被拿出來攻擊的點。 正視南非的族群關係變遷 從關閉難民營的事件,我們重新爬梳近年來南非排外衝突的事件與問題癥結點。過去我們多半關心的是南非在種族隔離政策廢除之後的轉型正義問題,這並不是說不重要,但是顯然在後種族隔離時代的族群關係變遷也是不能忽略的現象。 南非在打破壓制黑人發展機遇的種族隔離政策後,黑人的生存景況並沒有真正獲得大幅度的改善,我們反而可以見到因為貧富差距的擴大而有不斷大規模的工人騷亂、罷工等事件發生,犯罪率也始終居高不下。相較於其他鄰近國家,南非是經濟發展與機會較好的地區,多年來持續有不少移民、難民嘗試到此尋夢,卻因此成為國內這些不滿情緒發洩的標靶。 這是一個值得臺灣社會借鏡與警惕的議題。過去漢人從中國大陸遷徙至臺灣的時候,因為視原住民族為野蠻、不文明的群體而劃定番界隔離,甚至稱其為「番仔」。時至今日,原住民族和漢人雖然已經沒有番界的區隔,階級與社會資源取得的機會仍有結構性的落差。 當臺灣政府宣稱因為人力缺乏而引入外籍移工的時候,同樣造成國人對這些外人的歧視與不友善態度。透過反思南非的例子,不論是政府對移民、移工的政策需要更加謹慎之外,我們要真正認識與瞭解這些人的文化與處境,顯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人口最多的非洲大國,亦被預期為經濟進步最快速國家之一奈及利亞(Nigeria),原定2015年2月14日的總統投票日,受到博科聖地攻擊猖獗,選舉委員會將投票日推遲至3月28日。該次總統候選人共14位,最終由穆罕默德・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代表全體進步黨,擊敗原任總統古德勒克・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緩解外界質疑人民民主黨將一黨獨大的疑慮,這是奈及利亞自1999年文人執政後,首次透過民主選舉進行和平政黨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