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北非中東破碎的美夢:阿拉伯之春五周年回顧

破碎的美夢:阿拉伯之春五周年回顧

揮舞埃及國旗的抗議者。圖片來源:http://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protester-waving-the-egyptian-flag-as-the-army-soldiers-news-photo/159121674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西元2011年1月14日晚上,直升機轟隆轟隆地從突尼西亞總統班阿里(Zine El Adidine Ben Ali)在突尼西亞的寓所上方倉皇飛起,他從窗內望出去的景象不再是平常順服的萬民、列隊行軍的閱兵行伍,而是手持旗幟、高喊標語的憤怒的抗議人群,執政23年的政權在這個夜晚砰然垮台。

在世界還沒從這場事件回過神來之際,革命的烽火就燒向了區域內其他國家,在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內,埃及、利比亞、葉門的獨裁者相繼被推翻,敘利亞、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的君主看來也岌岌可危,再度出乎史家意料之外,這可是自1990年蘇聯瓦解、鐵幕崩潰以來國際地緣政治最重要的一場事件,看似又應證了法蘭西斯·福山在其著作《歷史的終結》中所說世界終將服膺自由民主、資本主義的預言,連最頑冥不靈、抵抗西方價值最力的穆斯林社會如今都已轉身擁抱西方自由民主理念了,一時之間,各種未來樂觀論興起,世界終於迎來了和平穩定的中東。

然而,五年過去了,過去的這些許諾成為現實了嗎?抑或成為賣火柴的小女孩手中一個個稍縱即逝的幻想?

untitled-report

細數阿拉伯之春5年來的成績,從死亡人數來看,發生4年戰事仍在持續的敘利亞死傷人數最多,到2015年具統計有高達32萬人死亡,而其餘發生內戰的葉門和利比亞也有高達近5000名死亡人數,至於沒有發生革命的伊拉克則是因為伊斯蘭國崛起導致5年內有3000多人喪生;此外,在經濟層面上,若從PPP(購買力平價指數)來看,發生革命的國家在中東地區排名上都敬陪末座,三個飽受內戰折磨的國家更是衰退達40~50%之慘。

至於這場革命現在對世界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兩個輸出:難民和恐怖主義,敘利亞內戰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全國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外流成為2015年歐洲各國和土耳其政府最頭痛的議題,不只敘利亞,難民來源還包括同樣動盪的利比亞、葉門和伊拉克,難民潮已令人難以想像的速度和人數移入,不僅嚴重挑戰了歐洲各國的治理能力,同時也更加大人們對基督教與伊斯蘭教、政教合一亦或分離等的問題,同時巴黎恐怖攻擊事件以及伊斯蘭國在全世界的招兵買馬,都引起了以歐洲國家為首的國家不安,做為目前全世界政治思想最自由、最前衛的歐盟,會不會在種種衝突下違背其立盟的自由平等價值,不啻是2015年以後人們仍應持續關注的事件。

那些成功的

突尼西亞-阿拉伯之春的起源地,是阿拉伯之春影響的六個國家中唯一一個成功轉型為民主國家的例子,儘管經歷了恐怖攻擊事件、政治暗殺、教派分歧、政爭,靠著突尼西亞公民社會「全國對話四方集團」的協調與斡旋,突尼西亞終於舉行了制憲會議並和平舉行了國會及總統大選,突尼西亞也在今年成為第一個被美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比為完全自由的阿拉伯國家,同時在民主排名協會(Democracy Ranking Association)的排名中,該國也往前進步了32個名次,突尼西亞經驗證明,伊斯蘭主義和世俗教派政治團體可以基於國家最大利益合作,達成重大成果,突國的例子也凸顯對話的價值以及受衝突撕裂區域人民的國家歸屬感,也示範了公民社會機構和組織可以在國家民主化進程上,扮演重要角色,即使是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依然可以促成自由選舉和政權和平轉換。

那些失敗的

然而,可惜的是,突尼西亞的例子只是整個區域裡微小的一個光點而已,儘管在2011年有六個阿拉伯國家人民群起起義推翻獨裁者,但除了突尼西亞之外,沒有一個國家有好的結局:利比亞已經淪為軍閥內戰的失敗國家,有兩個互不承認、互相杆格的政府,而葉門也早已成為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代理人戰爭的戰場,同時這兩個國家內部都面臨基地組織擴張勢力的威脅,至於巴林,在革命爆發之時,屬於遜尼派的巴林皇室立即向沙烏地阿拉伯請求派兵支援,沙烏地阿拉伯軍隊也成功鎮壓了國民大部分屬什葉派的巴林,5年過去,巴林相較於革命之前變得更加的保守、專制。

至於區域裡兩個大國,埃及和敘利亞呢?

埃及

從2011年1月25日埃及群眾在解放廣場集會要求時任總統穆巴拉克下台開始,在阿拉伯之春的所有國家中,埃及可說是占據了最多國際版面的一個,而這5年來埃及人歷經的狂喜、選舉、希望破滅、抗議、衝突,一切彷彿輪迴般在國際媒體輪番上演,埃及這5年來的故事,向世界揭示了一場革命如何走向失敗。

揮舞埃及國旗的抗議者。圖片來源:http://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protester-waving-the-egyptian-flag-as-the-army-soldiers-news-photo/159121674

揮舞埃及國旗的抗議者。圖片來源:http://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protester-waving-the-egyptian-flag-as-the-army-soldiers-news-photo/159121674

穆巴拉克政權垮台之後,埃及曾經迎來短暫的民主時光,並在2012年舉行了該國第一次的民主選舉,然而獨裁政府長期箝制反對勢力,使得以宗教之名、在地方上組建綿密勢力網的穆斯林兄弟會成為該國政治空窗結束後唯一有實力和組織出線的團體,然而,執政經驗的缺乏、對軍方的不信任以及保守濃厚的伊斯蘭背景使該國的自由主義份子、基督徒等感到擔心,再加上執政後一連串失敗且伊斯蘭化的施政以及重回威權的傾向,埃及再度爆發人民力量,但這次要對抗的是經由民主大選選出來的政府。

相比於突尼西亞成功轉型,同樣是脆弱的剛轉型國家,沒有公正、有群眾基礎的公民團體斡旋,各衝突方找不到和解的機會,衝突的白熱化讓埃及的未來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無止盡的對抗;另一種就是如泰國般,兩極對抗後,由軍方奪權,遺憾的是,埃及走向了後者:抗爭帶來的動亂使得軍方有理由以穩定之名行奪權之實,之後為了軍方打造的新憲法、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大量入獄、國防部長塞西掌權,5年過去,埃及重回革命前的原點。

然而不僅是政治上重回之前保守、威權、靠恐懼統治,在經濟上埃及也沒有因為穩定而變得更繁榮,軍隊仍然佔據了埃及經濟活動很大的一部分,貪汙的官僚、腐敗的司法以及尋租行為的盛行都一而再地摧毀投資人的信心,2011年以來埃及的預算赤字每年都以10%的速度激增,而2015年埃及的債務比重也超過其GDP100%,革命後的埃及,不僅沒有更民主、更自由,還更窮、更破敗了。

敘利亞

最鮮明的失敗例子,當然非敘利亞莫屬,5年過去,敘利亞已經淪為一個生靈塗炭的內戰國家,國家瀕臨毀滅、難民散落世界、還造成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崛起,敘利亞自古處在亞洲中心、絲路、綠洲貿易路線的中繼點,多民族、教派、文化的輻射成就了大馬士革的偉大和繁華,近數十年來都由強人阿薩德家族統治,而突如其來的權力真空引來各方勢力的角逐,究其失敗的原因,乃是敘利亞反對派、特別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太過低估阿薩德保衛其政權的決心和力量,以及忽視俄羅斯將敘利亞當作其中東勢力的前哨站願意支撐阿薩德政權;還有敘利亞內部一盤散沙的反抗軍,不成氣候的反抗力量以及各懷鬼胎、不願幫助的西方各國對上支持阿薩德政權的土耳其和俄羅斯轟炸反叛軍,造成了敘利亞如今慘絕人寰的情況,伊斯蘭國和難民問題,也將在未來數個世代持續影響世界。

為何失敗

阿拉伯之春的挫敗對許多人而言應證了杭廷頓伊斯蘭文明是專制的文明,無法採用西方的自由民主」理論,但這樣的論述卻無法解釋同屬伊斯蘭文明的土耳其和印尼都有一套成功運作的民主機制,因此,阿拉伯之春的失敗必將跟這個區域諸多國家所共享的政經條件有關。

第一是這些國家虛弱的政經條件,不像第三波民主國家,如台灣、南韓、東歐各國,不是有蓬勃興盛的民間經濟、有組織的反對力量或是可供學習仿效的鄰國經驗,阿拉伯諸國的經濟部門大多掌握在過去威權時代的個人、軍隊或黨派手上,龐大的威權政府、反抗勢力力量不足,也讓政府部門傾向依賴舊有的權威行事。

第二是輕忽舊政權菁英勢力的反撲力道,不管是埃及的軍隊或是敘利亞阿薩德的阿拉維派軍隊,在舊勢力垮台、新勢力上台時興黃不接的階段,缺乏強有力的外來勢力奧援,鬆散脆弱的新勢力終究會被這些團結的舊勢力一一擊倒。

第三是區域內嚴重的貧富不均,過去區域內嚴重的貧富不均所造成的機會不均等儘管是獨裁政權用來獎勵其菁英階層、維持統治的一貫手法,但在國際經濟情況丕變的今天,大量的青年失業族群最終成為政權覆亡的最後一根稻草,然而,大批未受過教育的人民渴望新政治制度,依賴舊有政制的菁英階層卻無法提出一個新政治體制的草圖和方案,衝突的結果就是讓主張穩定的軍方勢力回籠或是持續不斷的衝突。

第四是過度被高估的社群媒體,儘管社群媒體的出現造成了人們能快速分享資訊、集結並因此推翻舊獨裁者,然而社群組織人人都是領導者的優點反而也是缺點,個別國家反對者沒有組織的特性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被放大,結果就是阿拉伯之春沒有產生幾個能真正帶領人民、領導倡議、組織群眾、展開政治工作的領導者,沒有這些領導者、沒有能貫穿整場運動的中心思想、以及沒有具體的行動方案,下場就是人們迅速回復到自身的利益去思考、而不是國家、社會的利益,分裂化的人民無法為了一個更崇高、更一致的目標努力。

最重要的則是區域內強國的態度,撇除掉美國曖昧且尷尬的角色不談,發生革命的國家多是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長期就受到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波斯灣富國金援,這些國家保守、獨裁的政治光譜也是廣受人知,因此,從巴林請求沙烏地阿拉伯派兵鎮壓到葉門如今成為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代理人戰爭的戰場,還有每年支援埃及軍政府的波灣富國們,雖然波灣國家內如卡達支持穆斯林兄弟會,但在美國的施壓及區域內各國的反彈下,卡達在2014年將其境內的兄弟會成員逐出,我們就可以知道單憑人民的力量,要對抗這些口袋滿滿、武器豐沛的富國及其附庸會有多難。

展望未來

儘管目前看來,阿拉伯之春盡成就的是更失敗、更獨裁、更破碎的國家,然而我們不應該對未來感到悲觀,現在的景象總讓我們聯想到18世紀剛爆發法國大革命時的歐洲還有1848年法國二月革命時的歐洲,這兩場革命都造成了全球革命的浪潮以及保守階級的反撲,儘管這兩場革命在歷史上失敗了,但直到現代,他所高舉的旗幟、捍衛的理想和價值仍然持續影響世上各個受壓迫的民族,這該是阿拉伯之春所該代表的意義,作為阿拉伯地區有史以來最大、涵蓋最廣、影響最深遠的人民起義,他讓今後的執政者,不管民主與否,都認知到建構一個更公平的社會、更雨露均霑的經濟體、更多發言權和寬容的社會之必要,儘管現在失敗了,但這些改變,將會影響之後數代的穆斯林,直到他們認為有必要再次建立一個更好的社會為止,歷史終究不如法蘭西斯·福山預測般終結如一尊,革命是個持續不˙斷的過程,人們仍持續為了更好的未來奮鬥,我們不應對歷史感到悲觀。

贊助洞見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