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團隊企劃脫歐、脫英、愛島統一都不妙:公投後處境尷尬的北愛蘭人

脫歐、脫英、愛島統一都不妙:公投後處境尷尬的北愛蘭人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編者按:脫歐公投結束之後,英國內部不同地區呈現不同反應,也因歷史因素對脫歐有不同處境。北愛爾蘭多為支持留在歐盟,但也有支持脫離歐盟。本篇為作者親身到北愛爾蘭採訪。

北愛爾蘭人保留雙重國籍留在歐盟

脫歐成為既定事實後,不少貝爾法斯特的北愛爾蘭人深受打擊,他們憂慮經濟前景轉差、失業率攀升,人民更容易受到日漸擴張的民族主義影響,甚至面臨脫英,政治局勢轉趨不穩定,或會危害目前穩步發展的和平進程。他們對未來感到迷茫,不少人立即申請愛爾蘭護照,誓保歐盟公民的身分。愛爾蘭是歐盟的成員國之一。

在北愛長大、27歲的Matt一知悉筆者在採訪脫歐新聞,便激動地取出剛從郵局所得的愛爾蘭護照申請表格。

「我一大早專程去拿表格,我實在意料不到我們會走到這一步,這是令每個北愛人震驚的大新聞,是的,我相信全世界都十分震驚。」

Matt雖是愛爾蘭人(Irish),但他同時對英國人(British)這個身分感到自豪,自小僅持英國護照,沒想到如今需要另行申請一個愛爾蘭護照,衝擊他對英國人這個身分的認同感。「原來我和英格蘭人(English)是有這麼大的分別的,我們北愛爾蘭就因為那些英格蘭人,而走入困境!」

Matt一向認為英國留歐有其好處,例如不少大學研究依賴歐盟資助,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今年則已經從歐盟得到一千六百萬英鎊的資助。Matt擔心脫歐會影響當地大學的發展,未來可能令部分學科和研究面臨萎縮,而英國學生未來到歐洲其他國家讀書,亦不再如現在這般便利。

Matt,圖片來源:作者

Matt,圖片來源:作者

Matt以自己作例,認為德國機械工程的研究遠超英國,一心計劃數年後赴德進修研究院課程,但脫歐後,他將會需要支付較高昂的學費,差距約一萬至兩萬英鎊(台幣約46-92萬),難以負擔,而在出入境上亦預料會設有多重限制,所以愛爾蘭護照成為他一個繼續享有歐盟福利的手段。有郵局貼出告示,指表格已經在公投結果公布當天發完,需要等候數天才能有加印的表格。

根據1998年生效的貝爾法斯特協議(Belfast Agreement),英愛兩國均容許北愛人選擇自己的國籍,而都柏林政府在公投後表明,只要其父母其中一人是愛爾蘭公民,或是祖父母是愛爾蘭出世的愛爾蘭人,都有權申請入籍愛爾蘭,可以藉此保留歐盟公民身分。2011年統計,當地57%的人僅持英國護照,約18.9%的人僅持愛爾蘭共和國護照,而同時持有英愛護照則只有1.7%

愛爾蘭郵局內的愛爾蘭護照申請表格,圖片來源:作者

愛爾蘭郵局內的愛爾蘭護照申請表格,圖片來源:作者

年輕人需要歐盟這個機會

有英國人擔心到歐洲各國讀書比以前麻煩,同樣地歐盟公民將來去英國讀書,都要支付國際學生學費。有一個五歲兒子的年輕媽媽India Swan表示,脫歐後,來英國讀書的歐盟學生將大幅減少,供求失衡下或會增加學府學費,加重其兒子的負擔。可惜的是,她和丈夫是多年前移居北愛的英格蘭人,無法申請愛爾蘭護照,一家人都無法保留歐盟公民的身份。

「脫歐根本就是把小孩子的前途作賭注,將來的惡果是由他們來承受。」在這次公投當中,老一輩偏向脫離歐盟,而年輕一輩偏向留下,因為歐盟對年輕人代表更多機會和資源。老一輩的投票率又高出30%左右,幾乎變相成為老人扼殺年輕人的未來。

Swan稱,英國人加入歐盟後,令許多英國人得到「向外闖」的機會,加深不同行業的發展,各人的專業層面毋須被困在一個島國之中,脫歐後明顯要面臨新一輪的經濟轉型,但成功的可能性甚低,也不見得脫歐後會爭取到更大的國際話語權,與歐盟或是其他國家是否會洽談出更有利的貿易協議,她同樣持悲觀態度。

「有人說英國可以模仿瑞士,但我們已經依賴歐盟多年,是否那麼簡單呢?」

北愛經濟大部分依賴外資,脫歐預料會削弱北愛對外資的吸引力,當地負責投資政策的部門稱,會考慮推出下調企業稅等措施保持競爭力,但實質措施和效果如何,有待觀察。而北愛部分基建亦依賴歐盟資助,當地政府數字顯示,由2013年至2015年兩個財政年度,北愛從歐盟得到一億三千萬英鎊補貼基建項目。

但北愛當地最重要的農業,就好明顯會受脫歐影響,皆因現時北愛有參與歐盟下的補貼計劃,估計北愛農民去年從歐盟獲得二億六千萬英鎊補貼,佔收入87%,不過脫歐陣營承諾會有新的補貼計劃,協助當地農民,但金額會是多少則從來沒有具體數字,而且錢從何來也是一個問號。

Swan說:「我猜即使是重要的農業也不見得有利,我們出口的農產品將會更加昂貴,難以與歐盟國家生產的貨品競爭⋯⋯在全球化年代,脫歐猶如把自己自行孤立。」

圖片來源:作者

India Swan,圖片來源:作者

另一焦點則是會否在愛爾蘭共和國接壤區設置邊境,大量農產品由北愛出口至愛爾蘭共和國,假如有邊境,會否有新的貿易協議?會否有新的邊境管制和關稅?脫歐陣營稱,北愛最重要的出口為英國本土,這不是大問題,但英國政府引述食品及飲料出口(Food and drink exports)數據反駁,指愛爾蘭共和國佔北愛食品及飲料出口的六成半,達八億五千萬英鎊,脫歐或威脅北愛產品的出口。

北愛爾蘭政局恐惡化

人口僅約180萬人的北愛爾蘭,合格選民約120萬人,在選舉中不算是亮點,其結果顯示,留歐比率為56%,脫歐則為44%,人數完全不足以扭轉任何局勢,更埋下了未來北愛自身分裂的伏筆。當年有份投票英國入歐的70歲北愛老翁George McGrath,與筆者聊天時眼泛淚光,他不擔心北愛爾蘭的經濟,認為經濟自有出路,但更擔心民族主義升溫下,會令北愛政局惡化,重蹈歷史覆轍。他與太太在知道結果後,趕往教會參與祈禱會。

「我當年看著北愛停火,以為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近年來雖然不盡認同歐盟決策,但英國、北愛也算是和平,你看難民問題,我們也不需要像其他國家般收容那麼多難民,是的、是有一些東歐人來搶工作,但我們的經濟、就業率在宏觀來說不算太差,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會脫歐。」

有分析認為今次脫歐,除了有機會令歐盟逐步邁向解體,亦是大英帝國分裂的開始。蘇格蘭和北愛爾蘭的高層官員都表示,需要發動公投是否脫英,甚至倫敦也有聲音要求把首都留在歐盟。整個聯合王國看起來正在分崩離析。

image02

George McGrath,圖片來源:作者

McGrath稱無法估計北愛爾蘭會否脫離聯合王國,但他不認為這會是一條出路:「畢竟北愛多年社會不穩,為求穩定的話,脫英絕不會是一個選擇。」他最擔心民族主義入侵北愛,令北愛走向兩極化和引發極端勢力再次抬頭。

如果要了解北愛人的想法,便要從近代北愛歷史入手。1921年,愛爾蘭獨立戰爭結束,南部正式成立愛爾蘭自由邦,北部阿爾斯特省的六郡,亦即北愛爾蘭,決定不跟隨愛爾蘭自由邦,留在聯合王國之

但並非所有北愛人都希望留在聯合王國,有少數民族派,則希望加入愛爾蘭共和國。追朔歷史的話,民族派為愛爾蘭當地的天主教徒,而主張留在聯合王國的聯合派,大多為百多年前,從英格蘭、蘇格蘭移居當地的新教徒,這是聯合王國統治愛爾蘭時的殖民政策,淡化了當地愛爾蘭天主教徒的影響力,地理位置上,北愛爾蘭是聯合派陣地,所以對入愛十分反感。

兩派之間相處毫不和平,雙方經常就資源分配、宗教問題上存在極大矛盾,至1960年代起,兩派爭拗演變成暴力衝突。聯合派中,以阿爾斯特志願者力量(Ulster Volunteer Force)為有最大的武裝組織,經常襲擊公共設施和殺害天主教教徒,並嘗試把襲擊嫁禍民族派;而民族派的武裝代表,則是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簡稱IRA),其政治組織則是新芬黨,主張結束英國對北愛的統治,加入愛爾蘭共和國。兩個武裝組織都曾被視為恐怖組織,但阿爾斯特志願者力量在當時已被指控,與政府安全保隊勾結,到和平進程開始時,亦陸續有文件證實英國的部隊與這個組織,有人事上重疊和合作。

雙方衝突中,最為人熟悉的是1972130日發生「流血星期日(Bloody Sunday),當日萬人上街遊行,反對英國統治,示威者與英軍爆發衝突,在驅趕示威者期間開槍,造成14人死亡、13人受傷,死傷者皆為沒有武器的平民,事件引發天主教徒都質疑英國統治的合理性,而受民族主義影響的年輕人,則轉趨更為激進,靠攏主張英的民族派,壯大愈來愈激進的共和軍,多年來,兩派衝突造成逾五萬人死傷。

到1998年4月11日,雙方簽署《貝爾法斯特協議》,才開始逐步落實停火,期間雖然仍有襲擊、暗殺事件,但到2005年,各個武裝組織可說是完全解除武裝,暴力事件大幅減少,為北愛邁向和平。

這份協議,歐盟是擔當重要的斡旋工作,協助愛爾蘭和英國修補關係,而歐盟機制亦促進了南北愛的關係、交流和融合,可說是在北愛和平進程中擔當重要角色,比起解除武裝前,是一大進步。

見證整個北愛問題的聯合派McGrath擔心,如今兩地或再次被邊境分隔,可能會挑起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讓激進分子趁機煽動民粹:「我希望不要再有暴力事件,但說真的,即使現在解除武裝,激進分子仍然可以策動襲擊,你知道公投前有議員遭槍殺,歐洲其他國家也有恐怖主義活動,會有槍擊案、炸彈襲擊,我想強調的是破壞和平和製造衝突,是十分容易,而北愛是前車可鑑。」

公投結束後,北愛爾蘭副首席部長、新芬黨領袖麥吉尼斯(Martin McGuinness)呼籲舉行公投,讓北愛人決定是否留英,還是加入愛爾蘭共和國,不過他的說法得不到其他政黨支持,而北愛首席部長、民主統一黨的佛斯特(Arlene Foster)更是脫歐派,表明不會發動脫英公投。

目前北愛爾蘭議會108個議席中,民主統一黨佔最多,有38席,新芬黨則有28席。正副首席部長在權力上沒有分別,但就一定會是一個來自聯合派、一個來自民族派。北愛大臣表示,除非兩黨提出公投訴求,否則不會受理,意味短期內,北愛不會有脫英公投。但長遠來說就難以預料,今次公投北愛爾蘭留歐派佔多,脫歐後北愛人面臨種種改變,或會一改當地政治版圖以及北愛人對不列顛的認同感。

世代、階級、地區全部分裂

筆者在公投前參與一個研討會,一位來自倫敦的愛爾蘭研究教授Dominic Bryan,為大家介紹了英國國旗發展史,他指英國國旗每約二百年便會改頭換面,1606是英格蘭與蘇格蘭旗的合體,1801年加入了愛爾蘭旗,即現在的英國旗。

「我一直在猜2000年後英國旗會變成甚麼樣子,看來不會有新成員加入,但脫英就好大可能會令英國旗某些原素消失。」言下之意,蘇格蘭和北愛或許會離開。

Bryan教授分析指,今次公投是英國人身分認同的投票,不單是他們認不認同自己是歐洲人,而是到底如何定義不列顛(British)。他認為脫歐者失去了左翼提倡合作、共融的思想,這和支持留歐的北愛爾蘭人和蘇格蘭人大相徑庭,在他們心目中,左翼思想才是British,講融合、講協商,亦是因為這種種價值,令他們願意留英。

據2011年的統計,北愛僅約四成人,會把自己視為「純英國人(British Only)」,另有四分一人,把自己視為「純愛爾蘭人(Irish Only)」,五分一人則為「純北愛人(Northern Irish Only)」,稱自己同時具備兩個身分的人少於一成。

Bryan教授稱,北愛人自身的認同感甚低,容易受到外圍因素所影響,脫歐後身分認同感的變化值得關注,亦會是北愛會否脫英的重要指標。

圖片來源:作者

Dominic Bryan教授,圖片來源:作者

而今次公投,除了突顯聯合王國內的分歧和矛盾,亦有人把公投視為世代之爭和階級鬥爭,教育程度偏低、勞動階層兼長者是脫歐派主打票源,早在拉票活動時,留歐派批評脫歐陣營煽動民粹,但脫歐也稱留歐派精英主義、忽視勞工階層權益和誇大脫歐後果。

這種情況筆者也略有感受,筆者留學英國多個月,難以認識脫歐陣營的支持者,大學圈子中實在沒有多少人預測脫歐成真。在社交媒體時代,同溫層效果:不同立場的人社交圈不重疊,也在這次公投中體現。在Facebook,有英國朋友直言要封鎖所有支持脫歐的人,筆者問她認識多少人在Facebook是脫歐派,她隔了一陣子回應:「好像一個也沒有。」她在公投前,於Facebook圖文並茂稱自己去過脫歐陣營的拉票活動,有傾聽他們的聲音,形容民主有多美好,如今卻想推翻公投結果,鼓勵筆者於網上聯署,爭取發動第二次公投。

主流「精英」傳媒也早已靠邊站,反對脫歐。結果公布後,英國媒體大肆報道脫歐選民如何犯下彌天大錯,有投票脫歐的選民因為發現英鎊急挫至數十年來新低、股市大跌、信貸評級機構一下子把英國由「穩定」降至「負面」、大公司表明撤走部分英國業務、蘇格蘭北愛或舉行公投,種種震盪令他們表示感到後悔,直言結果不似預期般嚴重,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會轉投留歐。

筆者從朋友中得悉,在公投前形勢勢均力敵下,也有年輕大學生投脫歐,原因是不知道真的會脫歐而投錯票,稱本來僅想向政府與歐盟釋出信號,表達對移民政策、歐盟資源分配不均的不滿。

北愛的脫歐民眾也擔心移民

要找到脫歐受訪者並不容易,筆者嘗試在貝爾法斯特尋找脫歐選民,沒有人如選前般敢言,全部人不願意面對鏡頭,他們稱這不是一個好時機發聲。

「現在大家都在批鬥(criticize)脫歐者,我覺得很不公平,這是一人一票的公投,即使如何不滿也應該尊重公投結果。」其中一個50來歲的中年男速遞員Peter,直斥媒體渲染和抹黑脫歐派,刻意找一些後悔的選民營造脫歐者沒有在投票時深思熟慮的形象。

他認同脫歐會衝擊經濟,短期內有機會影響就業:「但我不相信最大影響的是我們這些人,英鎊、股市跌,是有錢人受到最大影響,我們做的工作,即使經濟轉差,也是需要我們的!但我們勞動階層,許多人被其他歐洲國家的移民搶走飯碗!」翻查數字,北愛有全英最低的人口移入率,一年約二千多人。整體就業中,新移民為當地勞動人口的約4%,遠低於全國10.6%的比例。

筆者追問如果其所做的公司縮減規模,導致失業、物價又上漲,會擔心影響生活嗎?Peter堅持這是富人嚇唬窮人的手段。

鋪天蓋地的脫歐相關報導,圖片來源:作者

鋪天蓋地的脫歐相關報導,圖片來源:作者

留歐陣營批評對手誤導選民,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度有人標榜,脫歐可以節省每周三億五千萬英鎊,改為支持國營醫療保障(National Health Services,簡稱NHS),有報道指每周三億五千萬是今次公投最多人記得的數字。Peter同樣認為是傳媒刻意找脫歐陣營亂說話的痛腳。「投脫歐的人當然知道沒可能節省這麼多金錢,這樣被抹黑很不值得!」有專家指,脫歐令政府要緊縮開支,NHS反而少了資源,Peter自稱少病痛,只看過醫生一次,不明白為甚麼大家那麼在意。

此外,他也不認同選民把支持脫歐的倫敦前市長約翰遜(Boris Johnson),「醜化」成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他認為約翰遜是清楚、準確表達脫歐選民的立場,不似川普般發表過火言論,是與留歐派理智的辯論。他寄語筆者,別相信英國媒體、大學學者和智庫。

弄巧成拙

北愛爾蘭的命運,實際上也不由得她自行決定,在這個突如其來的巨變中,未來充滿未知之數,如何保經濟、保民生將會是政府的一大難題,在英國自身難保下,又能否顧及他們這一小撮人的利益呢?筆者隨街訪問數十人,大部分是留歐派,他們都對結果怨聲載道,滔滔不絕地表達他們的不滿和不安,特別是他們經歷了歷史上的跌盪,務求令社會穩定是他們和平進程中最大的目標,但今次決定卻把他們帶到迷霧裡,得來不易的短暫和平,能否繼續下去呢?

筆者對英國脫歐不感到意外,畢竟公投前民調早已明言有這個可能性,但令人驚訝的是英國很多人沒有發現自己如何不了解普通百姓的想法、不發現自己是如何分裂、也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這個事實,甚至發動二次公投,輸打贏要地想推翻公投結果。這些人用香港用語來形容,是十分「離地」,即脫離普羅大眾,不知民間疾苦。

有人說公投分裂了英國,但事實是裂痕一早便已經存在,只是一直無視,任由裂縫逐步變成深淵,把責任全歸究右翼煽動民粹、民族主義,也只是逃避自身責任的表現,倒不如反思精英主義在民主制度中的位置,以及自己是否「離地」,銘記這個沉重的教訓。世界各地都應該視脫歐公投為一面借鏡,要知道,有些你以為沒有可能會成真的事情,最後弄巧成拙會成真,沒有可能會當選總統的人,是真的會當選的。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
  • Q9; What is a sad true history theory story… 八百年來, 南北和平公投1998, 維茨和平現狀…像 UN peace 維茨 Cyprus 南北停戰 [23 degree!?], 朝鮮半島南北 [38 degree]… 停火….兩千年歷史…宗教… 種族…列強霸凌 vs. 自主自治….!?
    Replurk: 到1998年4月11日,雙方簽署《貝爾法斯特協議》,才開始逐步落實停火,期間雖然仍有襲擊、暗殺事件
    Replurk: 追朔歷史的話,民族派為愛爾蘭當地的天主教徒,而主張留在聯合王國的聯合派,大多為百多年前,從英格蘭、蘇格蘭移居當地的新教徒,這是聯合王國統治愛爾蘭時的殖民政策,淡化了當地愛爾蘭天主教徒的影響力,地理位置上,北愛爾蘭是聯合派陣地,所以對入愛十分反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