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團隊企劃[香港佔中專題] 回不去的「東方之珠」

[香港佔中專題] 回不去的「東方之珠」

Hongkong_Evening_Skyline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贊助洞見

   「…甚麼時候有了香港?香港人又是怎麼樣?…香港  香港  怎麼那麼香?…讓我去那花花世界吧!…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1997快些到吧!讓我站在紅勘體育館…

艾敬

艾敬 圖片來源:翻攝影片

在香港占中群情沸騰的夜裡,耳畔依稀響起中國歌手艾敬,在1992年一炮而紅的歌曲《我的1997》,透過艾敬清亢嗓音、簡單吉他伴奏,加上MV中平劇旦角的異國情調,層層交織出中國人對「東方之珠」的無盡憧憬與嚮往。

「中國因素」如影隨形

香港高潮迭起的經濟發展向來擺脫不了「中國因素」。

香港原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漁村,在1842年因中英鴉片戰爭失利而割讓給英國,此後改以「自由港」策略運作,快速成為中國南方首屈一指的轉口貿易航運中心;不久後迎來了其發展史上的第一個轉折點:第二次世界大戰。

戰火無情,香港經濟因此受到重創,貿易停頓、生產萎縮。不過,受惠於戰後英國政府率先承認新生中國的遠見,香港成為睡獅猶酣時的唯一對外窗口,不僅重拾過往轉口港的競爭利基,更據以深化各種基建優勢與貿易網絡,透過其對中國貿易額的激增,經濟表現在戰後短短數年內再創階段新高。

緊接著爆發韓戰,聯合國對身為北韓盟友的中國實施禁運,以轉口港做為經濟主力的香港自然大受打擊;所幸,陸續逃離鐵幕的大量資金與人力紛紛流入香港,為香港奠定了發展勞力密集輕工業的堅實基礎,催促著香港從百年來的轉口港經濟,一舉轉型成出口導向的工業城市。

1960年代晚期,香港逐漸面臨其他新興經濟體的強大挑戰(如同樣採出口導向策略的台灣與南韓),不得不改採經濟多元化策略因應;隨後,適逢中國1970年代末期的改革開放,有效助長了香港金融業、旅遊業、轉口貿易與房地產業的快速發展,對香港升級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具有不可抹滅的正面影響。

到了1980年代初期,雖然一度曾受到拉美爆發債務危機、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失誤所引發的經濟衰退波及,但在《中英聯合聲明》(1984年)公布後、中國官方的五十年不變承諾下,香港經濟利空出盡,不僅金融、旅遊等產業發展更上一層樓,外界「意在中國」的轉口貿易又重新興盛,除長期盤據「亞洲四小龍」之首外,香港的人均所得(per capita)更早在1987年正式超越英國,這些亮眼佳績一直延續到1997年正式回歸之後。

Hongkong_Evening_Skyline

2000年的香港夜晚

檢視香港經濟發展簡史可以發現,「中國因素」無所不在、如影隨形。換言之,如果我們分析香港奇蹟從何為來?不外乎兩大起源:一是「制度優勢」,來自於英治時期所建立的自由法治體系;二是「歷史機遇」(或說區位優勢),來自於與中國的密切往來及流動。反過來說,如果沒有中國這隻酣眠多時的睡獅,顯然無法造就這顆耀眼璀燦的「東方之珠」,這或多或少能夠解釋:為何當初英殖民政府選擇將香港還給中國,而非給予港人逕行獨立的民主權利。

1997年,「中國因素」開始質變

而1997年回歸之後,對香港舉足輕重的「中國因素」開始質變,其影響不再只侷限於經濟範疇,更擴大到政治、社會、文化、思想等各面向。

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雖然許下「馬照跑,舞照跳」的五十年之約,但終極目標仍是同化香港,不是統一、而是統治,不再是萬中選一的特別行政區、而是在中國夢照拂下的普通領土,因此鋪陳出脈絡清楚的收編三部曲。

收編首部曲:往來頻繁、以商圍政

一是讓香港離不開中國,雙方交流愈頻繁、經貿關係愈密切,就愈能確保日後不會分道揚鑣。所以中國充分利用機會深化中港聯繫,從亞洲金融風暴、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危機,到最近的金融海嘯,北京當局總是竭盡所能支援香港、意圖攏絡人心,希望透過懷柔手段建立宗主母國的形象與威望。

2003年六月,雙方更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准許1,000多項香港產品免關稅輸往中國,開放數十項香港服務業赴中國營運,多座城市的中國旅客得以個人名義到香港旅遊,安排大型優質國有企業赴香港上市等。影響所及,每年有超過1,000萬人次的中國旅客到香港旅遊,具體帶來數百億元的消費與商機;中國國企在香港上市也吸引大量外資投入港股,使得港股總市值從1997年的3兆港元不斷激增,截至去年底計有近24兆港元。

Hong_Kong_Exchange_Trade_Lobby_2005

裝修前的香港交易所 圖片來源:http://ppt.cc/s0hY

即將開通的「滬港通」也是同樣邏輯。國外投資人對這樣的安排其實十分買帳,希望藉由香港這個擁有清楚明白法治制度、公開透明市場準則,與國際金融技術和地位的中間人,協助世界外資「走進去」、中國內資「走出來」。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2014年世界投資報告》: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於2013年吸納的直接外來投資(FDI)高達770億美元,居世界第四,僅次於美國(1,240億美元)、中國內地(1,240億美元)及俄羅斯(790億美元)。在向外直接投資流出方面,香港則排名全球第五,金額達92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3,380億美元)、日本(1,360億美元)、中國內地(1,010億美元)及俄羅斯(950億美元)。

只是,按照這樣的態勢發展下去,會不會侵蝕到香港原先傲視中國所有地區的「制度優勢」?以中國上市企業在世界各地的假帳弊案頻傳為例,如果香港監管機關無法保持第三者公平客觀的超然立場,維護中國唯一法治淨土的金字招牌,精明的國際投資者恐怕很快就會棄香港而去,另闢蹊徑(或有限度地)前進中國市場。

收編三部曲之二:扶植勁敵、造成威脅

二是扶植足以與香港並駕齊驅的重量級對手,例如上海。中國改革開放超過卅年,香港早已喪失當年身為唯一對外窗口的「歷史機遇」(區位優勢),但香港自由經濟根基紮實,人民法治精神根深蒂固,一時間難以動搖,除透過各種讓利手法鯨吞蠶食外,就是培養取而代之的競爭勁敵,迫使香港自發性向中國靠攏,以求取中南海的關愛眼神,至少給予各城市公平競爭的起跑基礎。但是,如此不免會加速減損香港的制度優勢,從法治大道走上人治歧路。

上海的快速崛起有目共睹:以市場消費力為例,上海的人均所得從1980年代初期的1,800美元,跳升到去年的近15,000美元,成長幅度超過八倍,雖然仍僅為香港人均所得38,000美元的四成;但若綜合考量人口因素(上海人口約為香港的三倍),上海的經濟量體實已超越香港,加上上海的年經濟成長率幾乎是香港的兩倍左右,後續發展潛力與追趕速度不容香港輕忽小覷。

況且,上海還擁有中央政府刻意扶植的優勢,例如去年十月成立的「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擺明是複製另一個香港,具體內涵包括融資成本較低(區內利率比區外低約20%)、跨境投資效率極高(區內月內完成、區外無限期)、通關流程大幅簡化等,力促上海也成為一個「區域金融中心」,甚至憑藉低稅率、超待遇等優勢,吸引跨國公司地區總部、貿易、物流業等遷往上海。

 

上海自貿區 圖片來源:http://ppt.cc/CLuU

上海自貿區
圖片來源:http://ppt.cc/CLuU

雖然上海來勢洶洶,但至少香港目前還擁有兩大長處-高階成熟的的金融人才與公開透明的監管制度,是上海在短期內無法望其項背的絕對領先,前者或許還能透過重金挖角/重點培訓的方式突破,但後者則涉及中國整體法制缺失的浩大工程。簡言之,只要中國制度仍獨厚少數國有企業、服從「政大於法」的人治精神,上海就始終只能自滿於中國境內龍頭的夜郎自大,無法進一步升級為國際性金融中心。

只是,這樣的現階段領先足以支撐香港,堅守他們長久以來引以為傲的「制度優勢」嗎?讓我們看看今年三月由英國《經濟學人》公布的一份「裙帶資本主義指數排行榜」:香港以境內富豪財富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約八成的高水準,勇奪世界第一,並遠遠把第二名的俄羅斯(富豪財富占GDP約為20%)拋在腦後。

雖然這份調查的統計方式過於粗糙,連《經濟學人》自己也承認有其侷限性;但在香港與中國愈來愈密不可分的前提下,在大型央企、太子黨、紅二代等特權階級的商業網絡愈來愈複雜多元的趨勢下,該調查結果抑或仍有其預警價值。

來不及實現的收編最終回

最後才是水到渠成、由內而外地徹底接收香港。筆者猜想鄧小平原本打算在五十年時間內,從外透過一波波綿密不斷的以商圍政,輔以扶植強勁對手(上海)的方式,迫使香港由內自發性靠攏中國,進而達成同化香港的終極目標。

只可惜現任習大總理操之過急,激發出如今進退兩難的「雨傘革命」:強力鎮壓的成本太高,更會造成外資大舉撤出的反作用力;但若答應佔中要求,形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讓其他地區如新疆、台灣等,都有了比照辦理的正當訴求。惟今之計,似乎只能以拖待變,坐候抗議氣勢一而衰、再而竭,或許先拿特首梁振英當隻代罪羔羊…,後續變化著實得視中國當局是否心口合一主張「大國和平崛起」,及有無認真看重「法治優於人治」的普世原則。

雨傘運動 圖片來源:攝影者提供

雨傘運動
圖片來源:攝影者提供

香港,從一顆服膺西方市場規則,以自由、法治與國際化揚名於世的「東方之珠」,轉變成一個處處具有強烈中國特色的海港都會城市,這樣的改變無疑是短多長空,對國際投資人也是一大警示:前進中國的信任成本恐大幅提升,人治世界的資產與交易安全可能朝不保夕;更可惜的是:光彩奪目的東方之珠肯定回不去了…。

  艾敬的歌聲又輕輕響起:「…讓我去那花花世界吧!…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此時此刻,傘花怒張的香港,還是廿年前中國人期待的同一個香港嗎?

 

分享文章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Latest comments
  • 臺灣本來就是獨立主權,文中把臺灣和新疆放在一起討論是不是有點不太平衡。

    • 謝謝指教!確實是…,不過討論新疆、台灣與中國間的各自處境與訴求,又是個大哉問,需以一系列專文單獨探討,作者力有未逮,請見諒!

      謹簡述筆者自設的撰文情境供參,新疆、香港與台灣,對中國當局來說,屬於三種不同層級的收編目標:新疆位處內陸,資訊流通不便,方便使用硬碰硬的武力手段;香港國際知名度高、資訊無從隱匿,可好歹還是內政問題,國外勢力無從置喙,以拖待變的冷處理為佳;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雖然承認者不多…),總統直選超過廿年(亦有政黨輪替經驗),且地理位置敏感,容易牽動美、日等大國的亞洲利益,宜透過長期蘊釀的鯨吞蠶食妥善布局,方能成事。

      但無論如何,這三者都是中國(不論誰當家)無法放棄、也放棄不起的終極領土範疇;也因此,筆者私以為,居中間地位的香港經驗,不管後續情勢如何演變,對其他兩者多少具有未來映照價值,但受限於文章篇幅已過長,無法一一詳述,謝謝您的提醒,也感謝您細讀本文,煩請繼續支持洞見文章!

  • 看了这个网站的几篇香港评论文章,个人觉得没有什么深度和广度,不知道台湾人是不是都是这样愚昧?虽然我不喜欢政府,但我知道在美国和中国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不能扯后腿。香港问题,民主还没一步到位,香港就已经这样了,中央政府当然会分几步走,看看情况。台湾人的心里是不是变态啊?看不清局势就算了,还老抹黑中国政府,包括大陆人!如果你们的地理位置换一个地方,我真希望你们是一个国家,省的以后统一了,拖累我们努力几辈人才得到的大好局面!

    • 首先希望你了解,本網站並不批評大陸人,我們只批評不良的治理、人治的政治、還有缺乏獨立自主意識的公民。

      「虽然我不喜欢政府,但我知道在美国和中国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不能扯后腿。香港问题,民主还没一步到位,香港就已经这样了,中央政府当然会分几步走,看看情况。」

      中國的政治權力完全被共產黨壟斷,中共領導的政府跟美國競爭到了白熱化,與人民何干?什麼叫扯後腿?缺乏獨立自主判斷能力的公民,才會把政府跟國家搞混,政府的政策,就算禍國殃民,也不能扯後腿?如果不是共產黨執政,是不是根本就不會有這種莫名的競爭?共產黨說美國與西方勢力圍堵並且試圖干涉中國內政,你就決定站在共產黨這邊替他們護航了?他們圍堵的是中共政權還是中國?

      香港的民主沒有到位的唯一阻礙就是共產黨,最有趣的是中共竟然有資格評斷一個地方是否有實行民主的條件?

      中國大陸努力了幾輩人,經濟發展與公民素質竟然還晚了台灣幾十年?以中國大陸的天然資源、人口條件,要不是共產黨專斷的大躍進、文革、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中國早就是世界大國了。也不會現在在國際社會上還是個財大氣粗卻無法贏得尊敬的國家。

      台灣人不想被中共統一,跟經濟好壞無關,也跟國力無關,而是跟造成經濟實力與整體國力的背後,其法制是否完善,其統治是否具有正當性有關。否則中國再強大,作為一個世界獨夫,台灣人恐怕興趣也不是太高。

      • 对于我的胡乱之语我再次诚恳的歉意,我也希望您可以理解那是我的一时气话。
        很感谢您的回复,其实我只是看看我的评论是否还在,没想到还在。既然您连我的不当言行也予以尊重,说明您是一个讲理的人。我很乐意与您探讨一下!再次希望您可以忘记我暂时消消气,原谅我的不当言行。

        「秉持著求真、中立以及提供完整脈絡的國際新聞與分析,是我們一貫的理念。」
        这是你们网站的宗旨,但是我看了香港占中,从头到尾没有一篇文章是反对占中的,实在无法理解你的中立在哪里?

        Q1、「本網站並不批評大陸人,我們只批評不良的治理、人治的政治。」
        A1、很赞同你说的这句话,也希望您可以多正面看待一下大陆。我的评论是过激了,希望你可以暂时遗忘我上一个评论,不然咱没

        法和你交流!对于“缺乏独立自主意识的公民”,不知道您的标准是什么?如果说我的一时气话让你认为我没有,或者说不民主的

        国家就没有独立自主意识,我不敢苟同!

        Q2、「中國的政治權力完全被共產黨壟斷,中共領導的政府跟美國競爭到了白熱化,與人民何干?什麼叫扯後腿?缺乏獨立自主判

        斷能力的公民,才會把政府跟國家搞混,政府的政策,就算禍國殃民,也不能扯後腿?如果不是共產黨執政,是不是根本就不會有

        這種莫名的競爭?共產黨說美國與西方勢力圍堵並且試圖干涉中國內政,你就決定站在共產黨這邊替他們護航了?他們圍堵的是中

        共政權還是中國?」

        A1、中国的是一党专政,但是政府代表的是国家,这个竞争是整个中国能不能成功和平崛起的问题了,不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了,

        如果失败,受苦的还不是我们老百姓,怎么能说与人民无关?扯后腿,就是给美国奉送搞乱中国的途径,香港最想他繁荣的是共产党

        和所有的中国人!
        国家是国家,政府是政府,这一点谁都知道!所有的内地人都是认为只要再忍耐十年或二十年,等人民富裕起来,民主自然会到来

        !这是大势所趋,民意共识!政府的政策就算不是祸国殃民该反对也要反对!但是香港政策中央决策没有错!

        这种竞争与是不是共产党执政毫无关系!您又是意识形态了!就算是美国的小弟日本,因为经济发展太快威胁到了美国,被美国强

        迫签订广场协议!以至于日本失去的二十年,至今经济也毫无起色!美国是不是在围堵中国,我不知道,因为他能不能围堵的了还

        是个问题!但是美国要对付中国,这是不争的事实!(从韩国要建立反导,到支持钓鱼岛,到南海鼓动菲越,再到新疆西藏,一个

        接着一个)。还有一个本质问题我希望你明白,意识形态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代表的是中国人民,对付共产

        党就是对付中国,对付中国人民!中国人一天没有推翻共产党,就轮不到其他人来对付!!!再说您是不是太天真了,中国共产党

        倒下了,中国现阶段的强势发展就要夭折,所以从另一层来说,对付共产党就是跟中国十几亿人二十年后的富裕生活过不去!

        Q3、「香港的民主沒有到位的唯一阻礙就是共產黨,最有趣的是中共竟然有資格評斷一個地方是否有實行民主的條件?」
        A3、您就不能不要老扯共产党,如果什么事都要扯个意识形态,那世界还要不要和平了?如果你从一个中央与地方政权来看的话,

        中央肯定要千方百计维护自己的权威。你要知道这次占中运动是在中央推动香港民主的情况下发生的,争论的是要不要给候选人过

        滤,您觉得一个领导人不该要政治审查吗?特别是在反对派领导人频频拜会美英的情况下,还不愿与中央接触,谁会放心交给这样

        的人管理香港?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而且中央的底线也很清晰,就是香港的行政长官需要爱国爱港,就是说你要承认自己

        是中国人,当一个地方选领导人,中央给出这样的要求,你就该知道中央的担心,以及为什么民主没有一步到位了!

        Q4「以中國大陸的天然資源、人口條件,要不是共產黨專斷的大躍進、文革、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中國早就是世界大國了。也不

        會現在在國際社會上還是個財大氣粗卻無法贏得尊敬的國家。」

        A4、你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这句话我一万个赞同,大陆经过文革,再加上教育死板,中华文化的精髓早丢的所剩无几了,现在很多

        人说要恢复繁体字,真正诉求不是字的本身,而是我们中华的文化不能再丢了,核心价值观应该恢复中华文化的价值观,如果再以

        空洞教条的社会主义核价值观,中国人将变得人人自私,追逐名利,好在习近平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过

        力度严重不够,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会拨乱反正,中华文化可以同化社会主义文化!

        Q5「台灣人不想被中共統一,跟經濟好壞無關,也跟國力無關,而是跟造成經濟實力與整體國力的背後,其法制是否完善,其統治

        是否具有正當性有關。否則中國再強大,作為一個世界獨夫,台灣人恐怕興趣也不是太高。」

        A5你这样说我是相当的理解你,如果台湾人真的是这样想的,那对我们大陆所有人来说是一种激励。你可知道当你们那个陈菊会见

        达赖和热比娅,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是一种深深的伤害,那是新疆7.4事件发生,几百上千人的伤亡,中国的本拉登却被台湾的市长

        接见,不管你们有任何的理由,这都是不被接受的。今天就有一个怀孕的新疆女警(维族人)被两个暴徒杀害,她招谁惹谁了?这

        件事和民主无关,只和基本的人性有关!如果台湾人和新疆恐怖分子纠缠在一起,那就是在大陆人的伤口上一次一次撒盐!这严重

        不利于两岸的和平相处!
        再回到香港这个话题,香港的这次民主,大陆所有人看似不在关注,其实从官员到民众所有人都在看,看民主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效

        果,有给以后中国民主探路的意思在里面。不过这次香港占中运动让我们很失望,我们看到的不是和和气气的商讨如何实现民主,

        而是吵闹,内斗,和现在的台湾一样。再说学生运动,本可以获取同情,但是他们不该与政客搞在一起,从头到尾被人当枪使。
        香港反对派背后有美英的影子,这一点我们也不必争论,香港已经开始调查(不过香港是查到什么程度不好说)。

        还有这次占中运动,在我看来就是违法的,学生要民主,这是应该的,你要运动,好,那你运动,但是你把街道霸占着是几个意思

        ?扩大影响吗?香港虽然小,我就不信没有地方让他们示威!你霸占着街道,人家还走不走路了,还要不要上班了,看把人家旺角

        商户逼成什么样子了,警察拼命的拦着,还诬陷警察和黑社会勾结,这是几个意思啊?真的搞臭警察名声,让以后的占中事件升级

        为暴力流血?乌克兰几声枪响杀了十几个示威民众,反对派说是政府干的,鬼才信!可是乌克兰还是就这样毁了!香港警察的职业

        素养在我们两岸三地我想是最好的,在国际上也是数的着的,毁他们的名声不是在毁香港声誉吗?

        最后在说一句,你讨厌大陆共产党,不讨厌大陆人,但是您认为这可能吗?爱屋及乌,如果您不能从共产党许许多多的负面走出来

        ,你看到的永远都只是他的负面,就算有正面也会被你忽略。敢不敢做个测试,用一张白纸写下你所知道的所有中国共产党好的一

        面(一个也没有也可以)!不强求哦!

    • 感謝讀者來函!

      既然留言在筆者版上,敝人我就把"沒有什麼深度和廣度"的評語吞下去了…,"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有鑑於已有回覆,筆者僅簡短回應若干觀點:
      Q1:台灣人是否愚昧或變態?
      A1:得從幾百年、甚至千年的歷史縱深觀察,意即這是後代史家的權力,你、我這一代人都是局中人,不具評論資格。(但你可以遺下紀錄、留待嚴格檢視)

      Q2:省得以後統一了…
      A2:”統一”是選項,不是結局,發生機率有待商榷。況且,”統一”的主客體不明,哪一邊的世代努力被拖累亦有待觀察。

      以上簡短回覆,謝謝您的來函指教!

      • 首先,对台湾的不敬之语,深表歉意。我也收回我不负责任的过激言行。对于作者对本人如此令人气愤之语表现出来的涵养,深表敬意!

        对于您的认真回复,我也认真给予我的评论!
        你的文章其他观点我不评论,我们只说扶植勁敵、造成威脅这里,您觉得为了香港的繁荣,就该抑制上海的发展?而且发展上海就为了威胁香港?
        至于您说的
        「香港,從一顆服膺西方市場規則,以自由、法治與國際化揚名於世的「東方之珠」,轉變成一個處處具有強烈中國特色的海港都會城市,這樣的改變無疑是短多長空,」
        这句话我很同意,如果香港变成了内地一个普通的海港城市,那是整个国家的悲哀,我相信共产党也没你说的那样短识!我也希望每个内地城市都能有自己的特色!
        也希望您尽量带着局外人的立场去看待我们大陆,虽然这样做很难!
        不求回复,再次对我的不敬深表歉意!

        • 感謝再度來函!

          針對上海與香港兩地的發展,筆者謹簡述撰文情境說明:
          *光是綿密不斷的以商圍政,實足以改變香港。港人的務實性格世界聞名,雖然有些人認為自由民主無價,但亦有些人的自由民主可以”定價”,端視可換得的特權利益有多大。改變是必然,差別在於得花多久時間完成。
          *上海發展與香港無關,確為一場前瞻性實驗。北京當局顯然是想透過上海,確認”在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有沒有可能發展出獨步全球的中國奇蹟”?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上海自貿區計畫宣布後,不少”香港地位威脅”論紛紛出台,某種程度反映出港人擔憂自身優勢流失的現況。筆者試圖猜測當局心態,會不會對這種”額外發展”大表樂觀其成?畢竟有競爭才有”進步”,當局又期待香港該如何進步?
          簡言之,上海與香港的發展並不互斥,可難免會對港人造成心理上的巨大威脅,從而自發性產生更加迎合中央的舉措。

          以上是筆者之所以從外部、內部兩面向,分別剖析香港變化脈絡,僅供參考。文中若有語意不清之處,也煩請見諒。

          謝謝您不吝賜教。理性討論是文明進步的基石,共勉之!

leave a comment